了尘大师点点头,“小施主颇具灵根,的确是这个意思?!?br />
    说是这么说,不过面前这个人身上的紫微帝气的确是老和尚平生所见最浓。

    姜芃姬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反而踏实了许多。

    反过来想一想,其实这个所谓紫微帝气根本没什么卵用。

    或浓或淡,都是人影响它,而并非它影响人。

    它再浓郁,也不能让一个醉生梦死的朽木变成明君,它再淡,也不能让一个贤明的君子化身鬼祟小人?!白衔⒌燮庇搿叭恕钡墓叵?,应该是后者决定前者的浓淡,而不是反过来。

    “小施主可是担心有人看穿这点,因此对你不利?”了尘大师倏地笑了笑,“若是如此,小施主大可放心,但凡能有这般眼力的人,不是心性足够淡泊,便是离群索居的隐士高人?!?br />
    不管是哪一类人,都不会轻易掺和天下变更。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这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非些许人力可以左右。

    更加重要的是,说句狂傲的话,能与他这般境界的人,天下五国不出五指之数!

    算一笔账,光东庆就有六州二十一郡,其他四国的国土面积只大不小,再加上辽阔的异族领地,谁也不知道这片天地有多辽阔,如此辽阔疆域,想要碰见那么几个人,这概率得多???

    哪怕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也不至于接二连三碰见四五只吧?

    如果真的碰上了,请允悲。

    下山比上山快得多,姜芃姬脚下的木屐快得简直要飞起,很快便来到上佛寺所在山脚。

    “好了,现在可以抽箱子了?!?br />
    姜芃姬进了马车,车夫熟练地扬起马鞭,驾驭马儿回程。

    系统吐槽无能,“本宝宝真不想承认你是宿主,大老远跑这么一趟,就是为了看今天运势?!?br />
    不管系统是如何吐槽,姜芃姬都不动如山,打开系统信箱后台,点开信封内放置的金色小箱子。手指虚空一点确定按键,箱子猛地碎裂开来,纷纷扬扬悬浮在半空,然后慢慢凝实。

    等金色的微光散尽,一张扑克牌大小的金色卡片出现在她面前。

    系统:“……”

    尼玛,不是说等级直升卡的爆率十分低么?

    姜芃姬抬手接过等级直升卡,唇角始终泛着淡淡的笑意,对这个抽奖结果没有丝毫意外。

    “看,我说什么来着,够红吧?!?br />
    已然是一条废鱼的系统无力气地说,“给欧皇大佬敬茶!”

    姜芃姬哑然失笑,双指夹着手中的等级直升卡片,指节稍一用力,一个选择项目跳到眼前。

    【小天使系统温馨提示您,宿主目前是一级主播,使用卡片之后将直升为二级,直播间上线人数扩展至万人。确定使用“等级直升卡片”?A,是;B,否】

    这还用想?

    反正是免费抽中的卡片,不用白不用,姜芃姬二话不说点开了A。

    脑海传来一阵清脆的沙沙声,关闭的虚拟直播屏幕边缘散发着淡淡金色,旋即又沉寂下来。

    【系统公告,热烈祝贺宿主姜芃姬正式升为2级主播,直播间上限扩展为10000人?!?br />
    一簇一簇烟花在虚拟屏幕上炸开,原本简单朴素的直播界面多了一些淡色花纹,这可比之前一干二净的状态好看多了。姜芃姬瞄了一眼上限人数,果然已经变成一万人。

    “系统,开启直播!”

    姜芃姬下达命令,系统立刻响应,直播刚开始,哗啦啦啦,一群观众涌入这间直播间。

    【推演万物】:吓死了,还以为主播今天不开直播呢,为什么今天那么晚?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提前好久挂机卡排队,不然根本挤不进来,这就是主播本人么?比视频好看多了。

    更加关键的是,这位主播的识辨度很高啊。

    画质绝对高清,主播本人也是纯天然容颜,没有聚光美颜、没有磨皮磨得看不出五官特点的美颜特效、没有扁平粗重的一字眉,更加没有尖得戳死人的下巴、或者比例怪异的脸……

    直播界的一股清流。

    麻麻再也不用担心宝宝脸盲症加重了_(:з)∠)_

    【一夜菊花残】:听说昨天主播直播上青楼啊,痛心疾首,宝宝直到最后都没有挤进去,只能去度娘贴吧围观直播录制的视频,津津有味看了好久,越看越是后悔没有围观。

    【可乐乐一乐】:我怎么感觉今天的弹幕数量比以前多了好多,你们这些丧病,手速太快。

    观众进入直播间的时候,一般是不看直播间人数的,然而屏幕上弹幕的数量多得有些反常。

    【九九八十一】:惊?。。。。。。。。?!是我看错了么,为什么有一万人?

    姜芃姬这个直播间也算是在那个位面有些名气,在小范围内传播,并且引起更多的关注。

    经常挂机追更的观众最怨念的是什么?

    当然是直播间的位置不好抢,只有三千个观众名额,网速慢的根本抢不到位子。

    现在呢?

    他们的眼睛没有看错吧?

    【主播V】:本直播间正式升级啦,目前可容纳一万名观众(*^__^*)

    面对姜芃姬这条有卖萌嫌疑的弹幕,不少观众表示有些反差萌。

    主播平时的言行要么冷淡,要么霸气凶残,何时有这么软萌的时候?偏偏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风融在一起,又有种别样的反差萌感……这引起不少老观众的起哄,弹幕乱成一团。

    姜芃姬很少会主动和直播间的观众交流,这次也是一样,稍微解释了一下直播间人数上限增长的事情,她又恢复平常的模样,安静坐在车厢内,车夫平稳老练地驾驶马车。

    柳佘一觉睡到晌午,一身寝衣变得皱巴巴的,长发也有些乱。

    坐在床榻上,看到门扉外透进来的光,他的双目露出些许迷惘,很快便恢复清明。

    屋外听到动静的侍女温声问,“老爷可是醒了?”

    “嗯,醒了?!?br />
    他稍稍收拾仪容,门外久等的侍女这才鱼贯而入,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多余声响。

    佟三娘和其他侍女将柳佘旧衣收走,步履爽利地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