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吧,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寻常女子的确不能去那种地方,免得出事?!?br />
    所以,哪天想要过去浪一把,也只能自己过去了。

    柳府的热汤都是整夜烧着的,踏雪和寻梅只要过去说一声便能送过来。

    姜芃姬好好沐浴一番,这才将身上染上的脂粉香气全部洗干净。

    “时辰还早,郎君不如去歇息一会儿,等时辰到了,奴再喊您起来?”

    换上寝衣,姜芃姬摇头拒绝寻梅的提议。

    睡眠正常的人,习惯作息时间,骤然熬夜肯定会困得受不住,然而姜芃姬不一样。

    作为联邦选拔的基因战士,她经受过很多特殊训练,其中就包括如何用最短的时间去满足身体所需的睡眠。别说她了,哪怕是普通的联邦战士,接连三五天不睡都没问题。

    “我还不困,你们去将书房的书籍搬过来,我再看一会。等天色亮了,再给去给母亲请安?!?br />
    她现在精神依旧清醒,身体状态也十分好,根本不需要睡眠。

    借着书案上摆着的案灯烛光,姜芃姬一手支着下巴,另一手手指在桌案上有节奏地敲打。

    依照坤舆图来看,沧州这块地方是兵家必争之地,易守难攻,退可可仰仗天险,攻可利用地势水流以及复杂地势,寻常军队难以攻克,又是东庆与其余两国连接之处,属于国门要害。

    沧州天险门户共有三道,寒昶关、湛江关以及彧门关。

    说它是兵家必争,除了天险门户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这里的水路和陆路都相当发达。

    不管是运输粮食还是输送军队,都有着其他地方所不具备的优点。

    可以说,若是能攻下沧州寒昶关、湛江关、彧门关这第三道天险,基本是将东庆腹地露在敌人面前,接下来便是一马平川,强兵攻陷,又占据水路陆路便利,东庆亡国可期,

    姜芃姬蹙着眉心,她一看坤舆图便知道沧州这块地方的重要性,没道理军队起家的孟氏不知道这里的重要性。知道重要性还任由孟悢作死,惹起民怨,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孟悢如此有恃无恐,还不是因为孟氏的深厚底蕴给了他犯事的底气?往小了说,不过是一个不、、/良世家子惹起民怨,可往大了说,这就是作大死……”

    孟悢这件事情放在平时,孟氏肯定有办法压下来,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如今这件事情这就像是小火苗,看似随时都会熄灭,却能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终引起大火燎原。

    只可惜,她现在人在河间郡,也不是很了解沧州那边的情况,还没办法做进一步判断。

    看了许久东庆坤舆图,姜芃姬将东西收起来,外头的天色已经彻底明亮,踏雪和寻梅领着其他侍女,踩着点儿送上一应洗漱用具,姜芃姬用温水靧面,让脑袋更加清醒一些。

    “郎君今日可有安排?”

    “父亲这会儿估计暂时起不来,你让管家去备车马,我先去一趟上佛寺,约莫晌午回来。若是父亲问起来,你就说我去上佛寺拜见了尘大师,父亲会明白。若是农庄有什么人过来传话,记得先将事情记下,等我回来之后再处理……”姜芃姬机关枪般语速飞快地吩咐完。

    系统至今还惦念着那个金宝箱,“宿主去上佛寺找那个老秃驴做什么?”

    姜芃姬神秘一笑,没有给予准确回答,不过,系统很快就知道她的目的了。

    蹬上千级台阶,爬上上佛寺,姜芃姬没有意外地发现寺庙外有一个僧衣沙弥在等她。

    老和尚虽然邪门了些,不过人家也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能力。

    姜芃姬琢磨着,估计她还在山脚的时候,那个和尚已经知道她来了。

    之前不是说她身上杀气太重,引起寺院佛气乱动?

    了尘和尚依旧在之前那个禅室,姜芃姬毫不客气地上前,坐在对方对面的蒲团上。

    “不知小施主今日到来,所为何事?”

    了尘大师念了一句佛号,一手捻着佛珠。

    “大师之前一看我的面向便知道那个什么紫微帝气,那么今日,大师还能看出什么?”

    这是偷偷背着柳施主过来挑衅?

    了尘和尚仔细看了一眼姜芃姬的面相,除了帝气比之前浓郁凝实一些,似乎没其他变化。

    姜芃姬见他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手指颠颠着桌面,不得不再直白一些。

    “我今天的运势如何?”

    了尘大师:“……”

    大老远爬山上来见他,就是为了问这么一句废话么?

    系统:“……”

    它好像有些明白这个宿主的想法了。

    了尘和尚斟酌着说道,“观小施主面相,气运自然是极好的,煞气不侵,运势高昂气盛?!?br />
    邪祟煞物也是有脑子的好么?

    实际上,就凭她那一身浓郁得化不开的煞气,就算有邪祟鬼魅,也会主动躲得远远的。

    旁人是怕鬼,到了她这里,那就是鬼见鬼愁。

    “哦,多谢大师指点?!?br />
    姜芃姬双手合十,做了个不怎么标准的礼佛手势,看得了尘大师一脸懵逼。

    哪怕他是个德高望重的出家人,这会儿也有些暗暗嘀咕,面前这位小施主有什么算计?

    实际上,正如系统猜测得那么简单,姜芃姬只是将了尘大师当做“人体运气测试机”了。

    今天运气很好,适宜抽个金宝箱。

    系统:“玛德智障!”

    既然都来一趟了,该问的问题顺道都问了,免得心里留一个疙瘩。

    “了尘大师,我有一事不解。像你这样,一眼便能看穿所谓紫微帝气的,还有谁?”

    姜芃姬觉得这个问题要问清楚一些,免得到时候怎么被人攻击偷袭都不知道。

    “这点小施主不必多虑?!绷顺敬笫Ω?,“先前老衲与小施主说过,一念之差兴许就断了你登顶至高之位的可能,可见这并非绝对,自然拥有紫微帝气的人也并非小施主一人?!?br />
    姜芃姬蹙眉,问道,“你的意思是,未来逐鹿天下之人都有所谓的紫微帝气,而帝气多少,并非固定,越有机会登顶的人,帝气越盛。假设我行事荒诞,失了民心,丢了臣心,身上紫微帝气再浓郁,也会因为这些种种措施而变得稀薄,最后成为一名输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