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主播姜芃姬首次全互动直播完美落幕,亲爱的观众对此表示满意么?】

    【A,满意;B,一般般;C不满意】

    还没等观众点,姜芃姬快速补充了一句,让系统觉得丢人的同时,又觉得她奸诈极了。

    【主播V】:你们的直播体验评价会关系到直播间的等级升级哦,一级升二级,上限三千人数会变成一万,评价度越高,越有利于直播间升级。这次直播只是一次试水,若是收效良好的话,以后还会不定时举行各个主题的额外直播,满足各位观众猎奇心理以及体验。

    换而言之,你们要是想要继续看到有趣的直播,不想天天为了一个位置提前挂机排队,她的直播间升级越快,他们的直播体验也会越好。要是故意打差评,呵呵,她会一直记得的。

    因为这番话,原本有几个调皮想给差评的观众愣是住了手,乖乖给了好评满意度。

    系统:“宿主,你的脸呢?掉地上了,要不要宝宝帮你捡起来?”

    姜芃姬冷笑着反驳道,“我只是合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罢了,这又不是犯规举措。至于掉在地上的脸,你自己捡起来给自己贴上吧。我们俩,一个不要脸,一个二皮脸,多配?!?br />
    要脸做什么,能浪就行。

    系统听出姜芃姬话语中的威胁和火气,它愤恨发出一串文字。

    “嘤嘤嘤,你又欺负宝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不爱宝宝了?!?br />
    姜芃姬邪气一笑,“我就是喜欢看着你看我耍无赖,却又无能为力的模样?!?br />
    系统:“……”

    它怎么就那么恨呢!

    三千人投票速度很快就结束了,系统统计的速度更快,没过几个呼吸时间便出了结果。

    3000票,满意有2973票,一般般有26票,不满意有1票。

    差评那一票,不用看也知道是哪位用户投的,姜芃姬对此浑然不在意。

    【白巧克力】:QWQ主播,我向你忏悔。虽然我知道你直播的内容很精彩,我看得也津津有味,然而之前实在是被吓到了。给了“一般般”的评价,你别生气哦。

    【黑玫瑰】:同被吓到,不过我觉得直播也就那样,给个中等已经很给面子了,爱要不要。

    然后接连有几个人刷了几条类似的内容,不像是道歉,更像是故意做对,恶心她。

    姜芃姬面色如常,内心毫无波动,或者说……她根本没将这些内容放在心上,她连系统都没有放在心上,又怎么会将这些隔着虚拟屏幕、隔着位面的观众的评价放在心上?

    那不是没事给自己添堵么。

    眼睛快速扫了一眼屏幕,表面上却像是眸子半阖,在小憩,旁人看不出端倪。

    系统:“虽然是首秀,你也用了不要脸的手段,不过最后的成绩还是十分喜人的?!?br />
    3000票,满意有2973,换而言之,满意度已经高达可怕的99.1%!

    按照系统合约规定,满意度在百分之95或以上,可以获得金宝箱;满意度在百分之80或以上,百分之95以下,可以获得银宝箱;满意度在百分之60或以上,百分之80以下,获得铜宝箱;若是满意度在百分之60以下,则没有任何额外奖励。

    姜芃姬的满意度高达99.1%,毋庸置疑能得到最高等级的金宝箱。

    等统计结果出来,姜芃姬对这个数字表示略略满意。

    【主播V】:今天太迟了,直播暂时先到这里,诸位晚安。

    说完,虚拟直播屏幕猛地一黑,主播的状态从【直播中】改为【正在直播路上狂奔】。

    耳边传来电子合成的滴滴滴声,系统后台提示她收到一份奖励信封,里面装着金宝箱。

    系统颇为心动地说,“宿主,你现在开宝箱么?”

    姜芃姬暗中挑了挑眉梢,对着系统说,“开当然要开,不过不是现在,我明天再开?!?br />
    系统原本还等着她这位欧皇显示自己的欧气,一鼓作气开出等级直升卡呢,到时候直播间升到了二级,它作为系统也能获得一定好处。偏偏姜芃姬根本不着急,真是讨厌死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等一个晚上不碍事?!苯M姬不知道系统的模样,却像是“看到”它如今的着急表情一般,看穿了它的迫切,优哉游哉道,“时机不到,你再怎么急也没用?!?br />
    系统哼了一声,反驳道,“宿主,你说谁是太监呢!”

    别看它只是一个系统,但系统也是有人权的,不能这么轻易践踏它的尊严好么。

    马车一路行驶到经柳府,姜芃姬对着柳佘行礼之后,径直回了自己小院。

    再有一个时辰,天色就该亮了,然而小院内依旧挂着灯笼,整个小院照得灯火通明。

    院门还未下栓,姜芃姬进入院子,入眼便看到踏雪和寻梅两个侍女一左一右依靠着房柱,脸上有着止不住的倦容,肩上披着一件素净的保暖披风,脑袋一点一点,随时都能睡过去。

    不用猜,姜芃姬也知道这两人在外头等了多久??吹浇M姬回来,踏雪和寻梅一道起身上前,将御寒的披风给她披上,自然也能闻到她身上浓烈的脂粉味道。

    “郎君这是从哪个狐狸窝出来的?”

    进了暖烘烘的屋子,踏雪这个暴脾气忍不住出声酸了两句。

    寻梅暗中瞪了一眼踏雪,示意她稍微安分一些,别僭越过界了,不然单凭她刚才那一句话,都能给按上一个不动尊卑的罪名,轻则讯吃一顿,重则罚月银,失去如今的大丫鬟地位。

    姜芃姬从善如流地回答,“当然是一窝美艳狐狸姐姐那儿?!?br />
    踏雪被她这么一噎,顿时接不下去了。

    论嘴皮子和不要脸的功力,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水平,怎么比得了?

    “若是踏雪好奇狐狸窝的样子,下次出门,将你带过去见见世面?”

    踏雪睨了一眼姜芃姬,“郎君尽拿奴寻开心,好人家女子哪里会去那种不三不四的……”

    她剩下来的话没有说完,猛然想起郎君的性别和她们一样,也是女子,她刚才那话可是将郎君也给骂进去了,脸色煞白,对着姜芃姬惶恐跪下,“奴方才胡言乱语,还请郎君降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