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唇瓣翕动,对闺女这个解释陡然生出一股无力感……他发现一个很惊悚的事情,他内心竟然也下意识觉得是闺女对风瑾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不是风瑾占闺女便宜……

    大概……是因为相较于闺女干净的衣着,风瑾衣裳上的灰渍更加明显吧?

    看着就像是被蹂、/躏欺负的那个。

    “你这个解释,为父只会更加担心?!绷芪弈蔚?,直接说没什么不就行了,何必画足添蛇加一句,“没什么最好,你年纪还小,那种事情不急。当然,若真有些什么,也不用慌?!?br />
    姜芃姬:“……”

    【在下叶良辰】:厉害了,我的岳父!意识好开放啊,他真的是土生土长的土著古代男人?

    【睡遍三国男神】:主播她爸可是穿越女麻麻一手调教出来的世纪好男人,放到我们这里都是国民男神级别,不过……我也觉得他似乎太开放了一些_(:з)∠)_

    【孬】:我倒是觉得主播父亲这个反应很正常,他是将主播当成彻头彻尾的男性教育的,本身已经摒弃对方是女性的芥蒂,既然是儿子,还纠结那些事情做什么?

    【食堂打饭阿姨】:赞成楼上的观点,如果主播父亲还用古代女性标准要求主播,那就说明对方内心根本就没有跨过那道坎儿,也没将主播当成真正的“儿子”看待,内心依旧觉得是女儿,下意识依旧以女子标准衡量主播,这样就有偏见了,也会令人觉得恶心。

    【农夫山泉有点悬】:这么一解释,突然觉得主播父亲思想境界很高的样子,至少换成是我的话,哪怕将女儿当成儿子养,可内心依旧觉得是女儿,怎么样也不可能像男孩儿一样。

    其实,直播间的观众是将柳佘过度美化了,他思想还没有到那种境界,之所以表现这么开放,全然是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是以“未来女帝”为标准看待闺女的。

    天底下最为至尊的人,谁都没有资格凌驾在她之上。

    以世俗女子标准去衡量一个“帝王”,那种感觉就像是在一副波澜壮阔的江山社稷图上胡乱作画,硬生生玷污了一副本该名流传世的画作,像是吃个苹果发现有茅坑蛆虫一般恶心。

    “我与风瑾去了一趟魏先生府邸,爬了他们家墙,衣裳这些污渍应该是那时候蹭到的?!?br />
    姜芃姬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免得柳佘越想越过分,她像是那种没有下限又不正经的人?

    虽说她看着不正经,但又不是滥情之人。

    实际上她对精神追求比常人更加高,标准也更加严苛,要么最适合,要么没有,宁缺毋滥。

    无论如何,风瑾都不可能好么。

    柳佘刚想放心,心头又是一跳,错愕问,“爬……魏功曹的墙?”

    深更半夜,闺女带着小伙伴爬魏渊家的墙,你怎么能这么作死呢?

    “是啊,之前我不是带着两位娘子离开了么?凑巧碰见一个有问题的婆子,男扮女装的,混入迎春楼不安好心,我顺手给揭穿了,没想到拔出萝卜带出泥,还是件大事儿?!?br />
    “什么大事?”

    柳佘拧着眉头,他与魏渊相识,也算有一些交情,对那人再了解不过。

    若是没什么内幕,闺女爬了人家墙,依照魏渊那个脾性,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男扮女装的是一伙人,还是沧州孟郡来的,混入旁人后宅意图不轨。我在迎春楼抓到的那人,拷问出来的线索直指魏先生宅院,生怕出事,我就连夜过去抓人了?!?br />
    柳佘闻言,神情温和许多。

    闺女也是为了魏渊府宅好,那个老古板心里再不爽,也不会因此针对她了,反而欠了人情。

    “然后呢?人抓到了?”

    原来是去了魏渊府邸,怪不得去了那么久,那地方距离迎春楼可远了。

    “抓是抓到了,不过又带出更多的麻烦?!苯M姬略过魏渊府上的倒霉事,毕竟是**,她还没有那么多舌,“据拷问出来的内容,那一伙人的头领是沧州孟郡孟氏子弟?!?br />
    柳佘听到孟氏这个词,眼神一闪

    “沧州孟郡孟氏?”

    “是啊,据说是个叫孟悢的人造孽。他在孟郡的时候,无法无天,还带人银辱孟氏扈从——孟郡都尉的妻女,将人逼得落草为寇,反了旧主不说,还一把火烧了郡守府……孟悢被家中偷偷送离孟郡,那群三教九流的也怕死,悄悄尾随孟悢一起走了,现在又跑来河间郡作妖?!?br />
    陆陆续续,手里抓着的一把零嘴已经吃完。

    全程,柳佘听得有些发懵。

    “沧州孟郡……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这下轮到姜芃姬懵逼了,“父亲竟然不知?”

    柳佘摇头,“未曾听闻?!?br />
    虽然没有听说过,不过他觉得姜芃姬说得应该是真的。

    他上任的浒郡距离沧州很远,远古时代的通讯手段十分落后,信息传递缓慢而且不准确,舟车劳顿从浒郡回家,他这几天基本窝在家里,连公文都没怎么看,不知道消息也正常。

    “无妨,回去遣人去详细问问便好?!?br />
    柳佘闭眸,自然放在膝上的右手手指有节奏地敲敲,表情略略僵硬,似乎在隐忍什么。

    姜芃姬见他这个动作,眉心一蹙,这个反应……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没等她继续分析,一旁的柳佘突???,“兰亭,你得学会一句话,看穿不说穿?!?br />
    姜芃姬讪讪挪开视线,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例如——围观观众投票。

    虽然这次全互动直播模式的主题稍稍走偏,然而姜芃姬也在迎春楼逛了一圈,听了小曲儿,也算是符合主题内容,更别提她后来还友情奉送另外一场好戏,这次直播应该算是物超所值。

    “系统,可以结算了?!苯M姬在内心对着系统说道,“结算之后让他们投票?!?br />
    已经是一条咸鱼的系统装了一会儿死,然而比耐心它还不是姜芃姬的对手。

    磨磨蹭蹭进行首次全互动直播模式结算,只见斗大的虚拟屏幕快速滚动一串黑影,正当直播观众以为直播间被病毒入侵的时候,他们惊讶看到自己的直播界面跳出一个选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