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点头,承认他的猜测。

    “父亲说魏氏似乎看上了巫马君,有意结亲,将静儿嫁予他。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只是巫马君实在不是好人选,静儿真的嫁了他,以后可有苦头吃,我如何忍心?”

    姜芃姬对软萌妹子的耐性很足,大部分时间都是报以爱护珍惜的心态,魏静娴和她的交集很少,然而对于原主柳兰亭来说却像是亲人姐姐一般,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风瑾哑然,尽管他也不怎么看得上巫马君的为人,但评价也没姜芃姬那么低。

    “不知道正则哪里惹了你,你对他似乎很有芥蒂?!?br />
    “你不也不喜欢他么?”姜芃姬翻了个白眼,“我将静儿当做亲人姐妹,你设身处地想想,若是你,你会愿意将自己的至亲姐妹交与那种人手上?”

    风瑾笑着追问,“我的确不怎么喜他,但除了少数几人,哪怕连正则自己都未曾察觉,兰亭好眼光。诚然,若是我,我的确也不放心。只是,交托给我,难道你便放心了?”

    “虽然我不怎么关心东庆年轻一辈的青年才子,不过我也猜得到,你肯定是不少人家心目中的乘龙快婿,定然错不了?!苯M姬认真说道,“”其实这也只是我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正如你所说,儿女婚事皆有父母做主,在这里谈这些,似乎也没什么用?!?br />
    风景笑而不语。

    在他看来,姜芃姬提及这件事情,虽然怪了一些,但也是人之常情。

    之前就有不少同窗想要给他介绍家中姐妹,只是他都拒绝了。

    无立身之本,如何娶妻成家?

    柳兰亭将魏静娴当做至亲看待,为她婚事着急也是情有可原。

    唯一尴尬的地方在于——

    魏静娴是别人家的女儿,而且她的父母还健在。

    风瑾默默扭头,脑海中却浮现与魏静娴有关的短暂画面,那的确是个有急智的女子。

    可说起急智,他所见女子中,也没人能比得上身旁这位。

    只可惜,依照柳郡守的意思,根本没有恢复其身份的意思。

    若是恢复了……这也不成,真的公之于众了,柳羲的名声也就彻底毁干净了。

    风瑾安慰了一句,“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兰亭无需多虑?!?br />
    “希望是这样?!?br />
    姜芃姬对这话是嗤之以鼻的,远古时代可靠的男子太少,但她又不能要求女子都能依靠她们自己,这不现实,说白了……这个时代各方面都惹她厌恶,其中女子卑如草芥最甚。

    两人说话间,马车已经停在迎春楼面前。

    是的,他们并没有去柳府,也没有去风瑾下榻之处,而是去了之前的迎春楼。

    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这条街巷依旧灯火通明,绰绰人影在烛光映衬下显得格外飘忽。

    姜芃姬径直去之前的雅间,柳佘正慢条斯理端坐在食案旁,手间捧着一卷精致的书册,他眉眼微垂,正神情认真地细读书本里头的内容,屋角的伶人还在吴侬软语地唱着。

    一旁的巫马君坐着,脸色带着些喜气,可见两人之间气氛还算融洽,拉拢有望。

    “回来了?”柳佘收起书,抬头望向姜芃姬,“玩得可还愉快?”

    “还不错?!?br />
    一旁的巫马君听到父子俩令人生疑掉节操的对话,险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

    儿子跑来风尘之地玩耍,父亲不但不怪罪,还一副温和关切的模样。

    活久见!

    看样子,外界传言柳佘看重嫡子,也不是没有道理。

    心思兜兜转转,巫马君不由得将姜芃姬看得更加重要了两分。

    令风瑾担心的询问没有发生,不然他有理由相信,身旁损友会将他推出去当“替罪羊”。

    “既然这样,那便回府吧?!绷茏魇破鹕?,视线在姜芃姬和风瑾身上扫了一圈,暗中蹙了蹙眉心,始终冷着一张脸,“以后你若想要过来听曲儿松快,记得先给你母亲报备一下?!?br />
    姜芃姬哦了一声。

    风瑾暗暗狐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为何感觉柳郡守对他的态度感官越发冷淡了?

    巫马君倒是想要挽留柳佘,然而这里是迎春楼,又不是什么正经地方,他要真是这么做,那可就好笑了,所以再不舍得,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柳佘带着儿子相携离开,坐上马车。

    “怀瑜与柳郡守之子,关系真的很好呢?!?br />
    “一见如故?!狈玷ψ潘档?,“如今天色也不早了,瑾先行回去,正则可还要留在这里?”

    巫马君摇头,本来是来寻乐放轻松的,后来是一心想要拉拢柳佘,现在正主都走了,他也没有玩耍的性质,还不如就此打道回府,“不了,孤与怀瑜一道回去吧?!?br />
    马车上,柳佘凝眉细读,姜芃姬却感觉得出来,对方的心气十分浮躁,根本就是装的。

    “父亲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不用忍着?!苯M姬从马车暗箱盒匣中取出一些晒干的瓜果零嘴,丢了一些到嘴里,“从我回来之后,父亲心中便藏了疑惑,与我有关的?!?br />
    说开了,柳佘也懒得继续伪装。

    他神情纠结,视线落到姜芃姬衣裳某处,斟酌着问,“你对那个风怀瑜有意?”

    姜芃姬:“……没有,父亲怎么会这么问?”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风瑾将她当做哥们儿好友,她将风瑾当成好友兼闺蜜好么?

    “可你们……”柳佘说到这里,表情更加纠结了一些,若女儿是儿子,那个风瑾是女子,他当父亲的还能稍稍隐晦问一句……你俩刚才出去,是不是偷偷摸摸干了不正经的事情。

    可……问题眼前这个是闺女,他脸皮再厚也问不出来。

    柳佘开不了口,然而姜芃姬却不是简单的。

    她顺着柳佘的视线转而望向自己衣裳,衣角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些许墙皮灰尘……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司机秒懂。

    “我没有把风瑾摁墙上做什么,父亲你想多了?!?br />
    姜芃姬一脸正经地解释。

    柳佘:“……”

    这还不如不解释呢,越解释越觉得真的有点儿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