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和风瑾是翻墙来的,走的时候却是光明正大走出去,魏渊甚至给两人备了车马。

    只是马车的减震能力没有柳府的马车强,一路上颠簸的幅度有些大,硌得人难受。

    风瑾叹了一声,“没想到孟恒这般君子,竟然有如此龌龊的嫡亲弟弟?!?br />
    “你交朋友还管人家弟弟是不是君子?”

    姜芃姬勾了勾唇,眸色闪烁着些许冷光。

    “只是为孟恒不值而已?!狈玷耘匀饲樾鞲兄羧?,知道姜芃姬这是闹不满了,不由得解释两句,“兰亭恐怕不知,孟恒虽是孟氏嫡子,然而并不受父母重视,生活诸事更是不曾上心。我与他同窗几年,若非偶然得知他是嫡系嫡长子,恐怕现在还以为他是孟氏旁支?!?br />
    姜芃姬侧首看风瑾,他继续说道,“三年一考评,孟恒的家世、学识、性情、容貌、能力皆不差,然而其弟如此行为,必然会对他的德行评价产生极大的影响……”

    东庆选官制度类似九品中正制,但两者之间又有很大不同。

    家世、学识、性情、容貌、能力、德行乃是品评六大项目。

    在东庆建国,制度创立之初,学识、能力、德行为上三类,家世、性情、容貌为下三类。

    考评分数以上三类的六成,下三类的三成,以及考评官的一成为综合结果。

    这个标准并没有实行多久,在各大世家干预下,上三类变为【家世、德行、学识】,下三类变为【容貌、能力、性情】,并且上三类的比重加大,考评的职权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德行】属于上三类,因为孟悢的缘故,就算孟恒原本能拿优等,也会变成劣等。

    风瑾之前的反应,除了不敢相信世上有如此龌龊之人,另一个原因便是为同窗友人惋惜。

    能进入总考评的,九成都是世家子弟,彼此间的距离很小。

    【德行】一类从优等变成劣等,这会产生多大影响?

    足以让原本有望前三的孟恒变成中流水准,泯然众人。

    可惜了,谁让他有这么一个拖后腿的弟弟?

    如今这个时代可不兴一人做事一人当,孟悢的德行不行,意味着孟氏同族男性的德行都有问题,与孟悢关系越近越容易受到牵连,那个什么孟恒要倒霉,也是理所应当了。

    “你那么替他担心做什么?好歹是孟氏嫡子,孟氏不倒,他随时都能东山再起,考评而已,又能证明什么?”姜芃姬翻了个白眼,对于风瑾的担心嗤之以鼻,“怀瑜有时间想这些,还不如帮我想想,等会儿如何搪塞我父亲,将他那关过了。离开迎春楼,也没打个招呼……”

    风瑾:“……”

    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反驳不了一个字。

    考评结果只能影响初入官场的官职,根本影响不了以后的仕途,孟恒再不受父母疼宠,可怎么说也是孟氏宗族的宗子,以后要袭宗的,有孟氏撑腰,的确差不到哪里去。

    姜芃姬暗暗瞧了一眼风瑾的表情,心中哂笑不止。

    各方世家玩弄朝堂,东庆不乱怎么可能?

    沧州孟郡,那只是一簇小小的火苗。

    虽然微弱渺小,但谁能断定它没有火烧燎原的潜力?

    “柳郡守又非常人,你我两人如何能瞒得过他的眼?”

    风瑾摇头,劝说姜芃姬认命。

    姜芃姬嗤了一声,“既然怀瑜这般讲,我倒是有个主意。等会儿只要跟父亲讲,怀瑜说临近那楼有清倌卖身,撺掇着我去凑热闹,走得急,又怕父亲责备,所以没有报备?!?br />
    风瑾小伙伴听得目瞪口呆,这是一股脑把所有脏水都泼他身上的节奏?

    还能不能耍朋友了?

    “兰亭!”

    风瑾双颊气得飘红,他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

    “开句玩笑罢了,怀瑜还真以为我会这么做?”姜芃姬做出一副我很失望很伤心的表情,配合西子捧心的动作,弄得风瑾生气不是,不生气又更加憋屈,误交损友!

    “外人都说柳佘之子行为狂放,举止言行不羁浪荡,还真是有几分道理?!?br />
    “人不轻狂枉少年,再不浪,等老了以后可就浪不起来了?!苯M姬仿佛没有听到风瑾话语中的揶揄,反而厚着脸皮教训对方,“不是我说你,年纪轻轻便是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做事说话跟个老学究似的,走的步子比姑娘家还秀气,说话还温声细语……”

    一生划船不用桨,全靠浪。

    风瑾嘴角抽了抽,不甘示弱地反击,“如果那个姑娘家是你,我的确是秀气过头了?!?br />
    姜芃姬:“……”

    直播间吃瓜观众默默捧着瓜,围观两个“美少年”斗嘴互损,纷纷表示被强行灌了一嘴糖。

    【兰摧玉不折】:哈哈哈,风瑾少年被主播欺负那么久,终于雄起一回了。

    【今年你脑残了吗】:楼上瞎说什么,分明是主播一脸宠溺地看着风瑾少年反击好么?

    【在下叶良辰】:我站主播流氓攻×风瑾秀气受,CP可拆不可逆,主播永远是攻。

    【在下龙傲天】:是极是极,一切试图反攻的小受都是纸老虎。

    【老司机联萌】:主播青梅总攻×怀瑜竹马总受,这个CP配合主播宠溺微笑,食用更加。

    【贫道看你菊花有毒】:异端!主播的CP是本宝宝,她可爱宝宝了,一夜九次(*/ω╲*)

    面对这群有毒的观众,纵然是姜芃姬,偶尔也只能无言以对。

    讲真,这还是风瑾第一次开口说姜芃姬的性别。

    “怀瑜,其实我有一件事情不怎么明白,你明知我是女子,为何依旧与我交友?”

    风瑾幽幽瞅了她一眼,不客气道,“除了这身子,你还有哪一处像女子?”

    也不能怪他总是忽略对方的性别,将其当做男子。

    朋友便是朋友,哪里还会在乎性别如何,只在乎脾性合不合罢了。

    姜芃姬看着满屏幕飞驰而过的哈哈哈哈,眉头一挑,“言辞粗鄙?!?br />
    风瑾接口,“因人而异?!?br />
    姜芃姬:“……”

    这毛孩子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如此欠打?

    幸好姜芃姬也是个心理强大的人,风瑾这点儿功力根本不能对她产生多大的打击。

    至于直播间那群喜闻乐见的吃瓜观众,她还是不评价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