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众人还未从一波惊吓中清醒,又陷入另一阵惶恐。

    “出人命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人群安静如鸡,默默向后退去,围出一个半大的圈子。

    “喊什么,这不还没死么!”

    姜芃姬呵斥一声,众人不由得默契向两边分开,给她让出一条路。

    那名被推搡的侍女也刚从恐吓中清醒,她刚才在走神,突然感觉有一阵巨力将自己推向另一个方向,一时间吓得心肝猛跳,几乎要跳出喉咙,之后又稳稳落到一个清瘦却有力的怀抱。

    她含羞抬头,悄悄瞧了一眼姜芃姬的样貌,从这角度看去,清秀得像是个娘子……她茫然地想到,然后像是碰了火一般,火速离开她身边。

    “多谢郎君相救?!?br />
    声若蚊呐,怯怯地不敢高声。

    “没事就好,你和其他下人先下去休息,最好忘了今晚发生的事情?!?br />
    姜芃姬双目冷然地盯着躺在地上,双手捂着不停流血的脖侧的“仆妇”,声音冷得掉冰渣。

    丫鬟倒是没有在意这些,怯怯瞧了一眼魏渊先生,得到对方首肯,这才听从姜芃姬的安排。

    毕竟她们不是柳府的下人,若是真的二话不说听姜芃姬调度,估计魏渊看了心里也不舒服。

    “这分明是个……女子……”

    魏渊仅将心腹管家留下来,其他家丁并仆妇都被屏退。

    姜芃姬看到被她掷出去,划破“仆妇”颈侧的檀香扇,附身将它捡起,用帕子擦干净上面的血迹,幽幽道,“怎么可能是一个女子?若是不信,脱光了验一验不就行了?”

    魏渊一听,点头示意管家帮忙去验明正身。

    姜芃姬垂眸立在一侧,像是直播间的观众一般充当不相干的围观者角色。

    然而,直播间的观众可就不淡定了。

    他们看到那个管家上前,撩起袖子,一手隔着衣衫摸向“仆妇”的下方,疑似捏了捏,一张脸皱成了菊花状,旋即又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

    画面太过高能,一切也来得太过突然,他们都惊讶地表示忘了发弹幕了。

    【鸿钧老祖的菊花】:(*/ω╲*)噫,我的眼睛,要瞎了。先是主播一脚踩爆人家蛋蛋和丁丁,然后是上了岁数的老人家摸疑似“男性”,外貌是中年妇女的“妇女”,今天的直播太污。

    【主播正面上我】:其他的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手感如何?

    虽然直播画面很污,然而直播间的老司机似乎更污,节操这种东西丢着丢着就没了。

    好久不吱声的系统也横插一杠。

    系统:“宿主,要不是直播间特殊,你早就被封了?!?br />
    不知道那个位面的网络正在大和谐么,像是这种出格的举动早就能列入“封神榜”名单了。

    “直播间的观众那么污,我能管住他们说话的嘴和打字的手么?作为系统的你不弄马赛克或者和谐某些字眼,这是你的失职,跟我有什么关系?”姜芃姬推了个一干二净。

    系统:“……”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它竟然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斗嘴的片刻,老管家已经阴着脸起身到魏渊身边,凝重地点了点头。

    真是男的!

    得到这个答案,魏渊险些气得昏厥过去。

    他对后宅的仆妇下人没什么印象,但也知道浆洗衣裳的粗婢有资格进入内外院。

    换而言之,欺负他的小妾,给他戴了绿帽,还毁了她女儿清誉的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个哀嚎不止的混账。一想到之前偶然在小妾房中歇息,无意间发现的男性物件,现在心头还冒火。

    更加令他觉得颜面无存的是,这件丑闻明显已经被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

    亓官让也还好说,他是自己看上的女婿人选,出身贫寒,身世坎坷,又是丧妻的鳏夫,自家大女儿虽然有些亏损,但配他并不丢人,这人的心性他也观察过好久,觉得可以托付。

    既然是未来的女婿,那么知道这些事情,尽管丢人,但到底是丢给自家人。

    为了可怜的女儿,他舍了这张老脸,忍一忍又何妨?

    偏偏还有自己的学生,柳羲横插一脚,貌似也是知情者。

    否则的话,怎么能解释这小子今晚的举动?

    难不成他要把柳羲也变成自己的女婿?

    更加郁卒的是,如果没有这个小子半夜过来翻墙,恐怕他们会让眼前这个“假女人”逃脱,根本找不到凶手。所以,怪罪也不是,不怪罪自己心里又憋着一口气,总觉得老脸臊得慌。

    一世英名,今天晚上一股脑儿都丢光了。

    想到这里,魏渊一向挺得笔直的脊背不由得瘫了一些,仿佛已然垂暮。

    尽管风瑾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根据姜芃姬之前透露的消息以及她的反应来看,他大致也能猜到一些真相。等管家确认那个奴仆是男性之后,他恨不得自己眼瞎没看到。

    真是被柳羲这个傻白甜(不靠谱)的损友害惨了,竟然将他拖累近这种丑事之中。

    尽管他能守口如瓶,然而估计这会儿,魏渊先生心中已经对他多了意见芥蒂吧?

    风瑾不动还行,他一动弹,魏渊就注意到他了。

    魏渊:“……”

    哦,忘了这里还有一个。

    【主播侧面上我】:虽然我知道这种时候不应该笑人,然而还是忍不住想要哈哈哈哈,感觉这位魏渊夫子好倒霉啊,这是后宅妻妾被欺负,自己戴了绿帽的节奏?

    【主播背面上我】:虽然我也很想哈哈哈,不过我想到更多的还是那些妻妾怎么办?

    是啊,他们看直播只是看个热闹,通俗一些就是围观旁人的八卦,以此娱乐。

    可作为事件中心的当事人就未必能乐得起来了。

    魏渊不用说,貌似是思想古板的古代儒士,妻妾被外男碰了……退一万步说,就算清白还在,可他作为一个古代男性,心里肯定有疙瘩,所以……那些遭了大霉的后宅女子怎么办?

    听主播刚才和亓官让的对话,魏渊对自己的女儿还是不错的,愿意为她们谋划后半生。

    但妻妾不是女儿,事关男性尊严以及头上帽子的颜色,哪里会这么仁慈?

    看热闹是一回事,然而有没有冒出同情心又是另一回事。

    看,这群人就是如此矛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