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采花飞贼(九)【第四更,求月票订阅打赏】



    “魏先生明白这些,既不想糟践女儿后半生,又不想让她们青灯古佛一世,那就只能另谋出路了。他对你的才华极其看重,又十分欣赏,未尝没有将爱女许配给你的意思。如今出了这件事情,更加不可能放过你这个贤婿人选,我说你是未来半个妹婿,哪里错了?”

    亓官让听后,沉默半响,或者说,他已经无言以对。

    这个叫柳羲的少年,分析得没错,不过他有几点还有疑惑。

    姜芃姬凑近了,神秘兮兮道,“是大娘子,对吧?”

    亓官让眼神一觑,得,疑惑又多了一个。

    他快步走,不想去看姜芃姬脸上的八卦表情。

    他想静静了。

    【失恋阵线联萌】:蜜汁心疼啥官让,一见面就被主播掀底子,估计他现在心里也有些毛毛。不管那个@大力不要停,是不是庆幸了,反正我是超级庆幸我生活的环境没有主播QWQ

    虽然看直播看得超级欢乐,甚至还能配合弹幕吐槽,围观主播欺负别人或者手撕她自己的直播观众,然而这都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的,看看热闹,打发打发时间而已。

    若是现实中有这种人,一照面就摸清楚自己身上的秘密,这也太恐怖了。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那是因为只有特定的几个人知道,然而姜芃姬的行为打破了这个规则,自然会引起旁人惶恐和排斥。

    不按规矩出牌,秘密在她面前无所遁形,这种人简直就是怪物好么!

    【恋爱百分百】:查了一下度娘百家姓,姓氏的话,应该是亓官吧?通“其”,二声。

    【百鬼夜行】:_(:з)∠)_我是俗人一个,自己看得开心就好,没想那么多。

    【偷渡非酋】:同上,看得开心就好,反正我们只是看直播的啊,想那么多干嘛。

    【主播正面上我】:我们是以主播的视角看直播诶,观看体验应该是带入主播的立场和角色。如果换成一个蠢的主播,到处被欺负被踩踏,谁还看得下去啊,反正我现在各种爽。

    【主播侧面上我】:23333看了直播,感觉自己的智商都涨了好几个百分点。

    【主播背面上我】:智商充值哪家强,宫斗直播帮你忙

    姜芃姬:“……”

    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无法面对这些充满魔性的观众,以及他们的ID。

    风瑾虽然没听到这俩人说了什么,然而一看亓官让的反应,他不由得想起当初被姜芃姬恐吓的自己,顿时间,一股同情油然而生,对着她抱怨,“你把人吓到了?!?br />
    “这就吓到了?那以后可怎么办呢?”她意味深长说,“岂不是要日日一惊一乍?”

    【老司机联萌】:一惊一乍是谁???

    姜芃姬:“……”

    风瑾:“……”

    有种不翔的预感。

    尽管魏渊心中极其不爽,依旧按照姜芃姬所说,让府中女眷出来,隔着略薄的屏风过一眼。

    她蹙眉摇头,魏渊阴着脸,让女眷的贴身侍女将她们带回去。

    接下来便是仆妇了,仆妇不同于女眷那么精贵,被外男看一眼两眼也没事儿,所以干脆就让她们聚在面积比较宽阔的廊下,周围的家丁各自举着火把,将这方庭院照得通明。

    风瑾见她神色认真,也不敢出声打搅她的思绪。

    亓官让眸色认真地看着姜芃姬,似乎要从对方的脸上读出什么有用的讯息。

    然而结果令他意外,分明是十二岁的少年,本该是情绪最为外露的时候,就算经受世家教育,但碍于年纪以及阅历,也做不到像老狐狸一般滴水不漏,总会让人抓住空隙。

    可这少年的情况却令他心惊胆战,隐隐又十分激动。

    越是探查不出什么,越能说明此人身上满是秘密!

    在亓官让看来,东庆近些年有两个奇人,一是琅琊渊镜先生,一人之力夺回边陲三城,二是河间柳佘,多年励精图治使浒郡起死回生,做到前朝大夏多位能臣也做不到的壮举。

    这个柳羲是柳佘之子,有其父风姿,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

    “兰亭可看出什么了?”

    亓官让难得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唇角姿态不自然地扬起,大概是习惯常年阴冷着脸,笑这种情绪对他而言太过陌生,所以笑起来更像是皮笑肉不笑,透着一股子的怪异和诡谲。

    “我自然是看出来了,不然的话,今天也没办法向先生交代不是?”

    说完,姜芃姬起身走到廊下,径直走入仆妇人群,双眸盯着一个目标未曾转移。

    那是一个模样约莫三十出头的妇人,肌肤偏向棕褐,眉间有三道抬头纹,眼角有明显的笑纹,显得比实际年纪老了好几岁,双肩微塌向内,瞧着极其老实本分。

    露在袖外的指尖通红得发紫,被喊到这里之前,她还在勤勤恳恳用井水浆洗衣裳。

    一眼瞧上去,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仆妇,带着老实人的木讷勤恳,并无其他特殊的地方。

    要真说哪里不对劲,估计就是容貌平庸,但五官显得和善,给人一种极其容易亲近的感觉。

    不过有些人天生亲和力就强,这也不能作为她有问题的证据。

    亓官让快速扫了一下姜芃姬注视的目标,心中略有狐疑,她找一个仆妇做什么?

    难道说?

    眼神迅速一转,亓官让瞬间回过神来,双眸因为内心闪烁的答案而错愕睁圆。

    真相竟然是这样!

    亓官让眼神一闪,开口道,“捉住那个女子!”

    姜芃姬朝着对方走去,仆妇一直垂着头,仿佛最为寻常的浆洗粗婢,神色间并无任何破绽。

    只是她的神经却暗暗提了起来。

    直到姜芃姬即将走到跟前,她的神经已经处于最为敏感、风声鹤唳的时刻,就在此时,耳边炸开亓官让的声音,她……或者说他才完全慌张,知道自己身份暴露,而不是有意诈他。

    “你还想逃!”

    那人慌不择路,迅速抓过身边一个丫鬟推向姜芃姬,人群间炸开了锅,秩序瞬间混乱起来。

    不过她应对自如,一边伸手保住那名尖叫侍女的腰,一个旋身将她稳稳扶住,卸去大半冲力,另一手将手中檀香扇对着那个方向掷过去,下一秒便听到一声极其惨烈的“啊”的叫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