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魏渊先生府上做什么?”风瑾不解。

    姜芃姬不答反问,“怀瑜,你了解沧州孟郡么?”

    相较于柳兰亭比较封闭的学习环境,风瑾的家教学习更加开放一些。

    “沧州孟郡?自然有些了解,不过这又和你之前的事情有什么联系?”

    风瑾简直要化身十万个为什么了。

    “那你有没有听过沧州孟郡的一些丑闻,例如某些士族家庭女子被人银辱,却始终找不到凶手之类的?”姜芃姬一开口就是大新闻,弄得风瑾脸色又青又红又黑,快成调色盘了。

    “胡闹,君子岂会热衷这等消息?”不轻不重地呵斥一声,略显窘迫道,“更何况,你这话若是传出去,是想被人抨击攻讦么?士族女子清贵,就算有发生,也不可能随意传出来?!?br />
    本想说不可能发生,然而一想到之前河间贵女险象环生的经历,他硬生生改口。

    “你说的也是……”

    姜芃姬脚步一顿,很快就恢复正常。

    若真是发生这种事情,以如今的社会风气来说,隐瞒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宣扬出来。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情?跟刚才那个男子有关?”风瑾连忙快走两步,和姜芃姬并肩而立,他又想到姜芃姬说要去魏渊府邸,瞬间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你这时候还卖关子?”

    风瑾好奇迫切,直播间的吃瓜观众纷纷表示这个少年有前途啊,将他们的疑问都问出来了。

    一些直播间的老观众追直播蛮久,知道姜芃姬擅长分析的能力,笃定她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不然不可能突然对一个陌生人下手,然而她不肯解释,所有人只能一脸懵逼。

    【胖大?!浚罕恢鞑デ啃辛旌蟹沟哪腥?、记载着不知名内容的竹简册子、沧州孟郡有无士族贵女被人银辱的绯闻、主播她西席师父魏渊……这些线索串联起来,有些细思恐极的感觉。

    【派大星】:经你这么一说,我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难不成主播西席师父人面兽心?

    【孬】:呸,这都什么分析!脑洞大开,也不能这么放飞自我吧?你这么猜测,还不如魏渊先生是受害者的几率高。不是说那位先生请了好久病假么,说不定和这个有关?

    直播间一时间上演你猜我猜的游戏,针对主播透露出来的线索,展开了天马行空的猜测。

    至于哪些推测是靠谱的,哪些是荒诞无稽的,姜芃姬并没有针对这个给出答案。

    魏渊性情古板倔强,为人严肃,对待学生的态度十分严格,从来不会因为年纪而放低标准。

    柳兰亭不喜欢去族学,但也不喜欢待在家中学习,很大原因出在魏渊身上。

    以柳兰亭的记忆来看,那个小妮子内心是十分尊敬这位师长的,然而对方严肃不好亲近,动辄请教鞭,罚大字,让生性敏感的柳兰亭越发腼腆内敛,有什么话都喜欢憋在肚子里。

    魏渊在柳兰亭出事前便以生病为理由向柳府请了三日假,后来又说病情加重,只能延期。

    在踏雪的提醒下,她让府中家丁备了几次薄礼送到魏渊府上,却没有一次是亲自到场的。

    “难得去老师府上,却要走偏门……”

    魏渊府邸距离琅琅巷有很长距离,姜芃姬两人花了很长时间才摸到那边,此时已经到三更天,约莫是凌晨时分。

    天色彻底黑沉沉,周围寂静无声,偶尔能听到几声犬吠。

    “你若是要拜访,大可以白日过来……”风瑾见姜芃姬作势要将宽大的衣袖撸起来,准备翻墙,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但又不敢高声,只能苦苦压着声音,“要是被抓住了,你……”

    魏渊先生的刻板严厉是出了名的,他学生半夜翻他家墙,要是前院还行,若不慎翻到人家后院,那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柳兰亭天不怕地不怕,他还要名声呢。

    损友毁一生!

    姜芃姬在墙角伫立一会儿,笑着对他说,“怕什么,来,我给你当垫脚的,你先翻过去?!?br />
    风瑾:“……”

    两人默默对视一会儿,风瑾少年深吸一口气。

    “我不相信你有那么好心,说吧,又想怎么坑我?”

    风瑾咬牙,此时才像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郎,而非老持稳重士族贵公子。

    姜芃姬笑着道,“翻过去不就知道了?”

    风瑾狐疑的眼神将她上下打量,心中不安越发浓重。

    “为何你不先翻过去?”

    总感觉有猫腻。

    姜芃姬嘲讽道,“你先过去,我随后就来。如果我先翻过去了,你上得去么?”

    战五渣就别在她面前装绝世大侠了。

    风瑾:“……”

    有这种不靠谱的小伙伴,心好累。

    按理说,风瑾这种家庭教养,他是不可能跟着姜芃姬胡来的。

    可他也只是十来岁的少年心性,人前总是维持着老持稳重的形象,人后也需要喘息的空间。

    更别说他很欣赏姜芃姬,也迫切想要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鬼使神差就被坑进去了。

    咬咬牙,风瑾点头,稀里糊涂地答应了,然后留下一抹连史书都抹不去的黑历史。

    魏渊家境比较普通,府邸简单,院墙并没有建太高。

    姜芃姬下盘一沉,双臂交叠,示意风瑾踩上来。

    相较于她的果断直爽,风瑾反而有些扭扭捏捏,尽管小伙伴作风豪放,他也总是忘记对方的真实性别。但再怎么健忘,他也不可能忘记两人性别上的不同。

    “哪有你这样亟不可待的?”

    风瑾嘀咕一声,小心翼翼扶着墙凹凸的地方,脚下木屐已经脱掉,仅穿着足袜,赤脚踩到姜芃姬交叠的双臂,本以为两人会摔个凄惨,却没想到脚下稳得吓人。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那么疯狂失礼,废了老牛鼻子力气才颤颤巍巍趴在墙沿。

    “好了,我上来了,这下该你了吧?”

    趴在墙上,风瑾看看底下,有些高,眼晕。

    “噗——”

    墙下,姜芃姬扑哧一笑,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明显,风瑾心中一个咯噔。

    “怀瑜啊,你不妨往墙那头看看,是不是守着一堆人?”

    风瑾:“……”

    他心中闪过不详的预感,颤颤巍巍扭过头,往墙的另一边伸脖子。

    墙上墙内,面面相觑。

    “柳羲!”

    怒不可遏。

    死道友不死贫道,实在不行的话,那就一起死吧。

    直播间爆发出井喷式的哈哈哈哈狂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