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己翻出来的东西,姜芃姬的眉心几乎要拧成一个结儿,望向那个男子的眼神越发不善,仿佛这人在她眼中并非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已经凉透的尸体。

    一旁,直播间的观众已经好奇得抓耳挠腮,恨不得爬出屏幕狠摇她的肩膀,别再卖关子啦!

    姜芃姬仿佛看不到观众猫仔儿挠心的焦躁,反而抬手将男子腰间的系带拽开,从对方衣襟内取出一个包裹着硬物的东西。她捏了捏,质感一如猜测得那般,解开一看是一小卷竹简。

    【鸿钧老祖的菊花】:主播主播主播,上面写了什么字儿???

    【魔法少女阿风】:上面记得应该是一些人名,我看到还有某某巷之类的字样,唔……我连蒙带猜,感觉应该是记录某某人住在什么地方,以及对方的年纪……只是下面那个超丑的纹路什么意思,我就不知道了。难道主播手里这份是什么神秘组织的机密?

    【美少女战士阿渊】:羡慕学识渊博的,我也曾上知天文地理,下通诗词歌赋,然而大学四年之后,感觉就成了文盲_(:з)∠)_主播这个竹简,我就认识两个字,我对不起语文老师。

    姜芃姬抿着唇,正巧这个时候,被她勒昏的男子悠悠转醒,还未来得及抬手揉一揉发疼的地方,猛然看到自己身边蹲着一个漆黑的身影,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向后蹿逃了两步。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腰带松开,宽大的下裤没了系带的捆绑,随着他蹿爬的动作,很快就脱到臀部以下,露出一片花白,夜风一吹,冰凉凉得令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下子,尖嘴猴腮的男子忍不住想哭了。

    本以为只是碰到劫财的,没想到对方还想劫自己的色。

    一切来得太突然,直播间的观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前已经被那一大片花白遮挡视线。

    【鸿钧老祖的菊花】:日,老子虽然取了这么一个ID,但是真的对男人的菊花不感兴趣??!

    【孬】:主播开车令人猝不及防,污污污的画面,快得像是闪电。

    【千山暮雪】:嘛呀,主播你害死我了,我妈跟我一起看的直播,现在我已经跪在地上了。

    姜芃姬本人也是一愣,脸上露出恶心的表情,一抬脚踹上对方左臀,对方以一个狗吃食的姿态向前栽去,还踉跄得翻滚了两下,脸上被地面的石头磨出好几处清淤,弄破了血皮。

    被人这么对待,男人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气,也顾不得畏惧,一个驴打滚儿躲一旁,拉开距离,双手牢牢抓住自己裤,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道,“哪个不长眼的敢劫老子的色!”

    姜芃姬:“……”

    她不用看也知道此时的直播间肯定是满屏幕的哈哈哈哈,并且将这个作为一个梗嘲笑她。

    “呵呵,劫色?”姜芃姬听到这话,仿佛自己的手指摸到不知名人物的鼻涕一般,冰凉黏糊的感觉顺着指尖直窜全身,鸡皮疙瘩随之揭竿而起,将她恶心到了,“你也配!”

    本以为想对自己下手的是流浪大汉亦或者亡命徒,然而听到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尖嘴猴腮的男人怔了一下。那清冽干净的声线,脑海中自动浮现一个清隽少年的大致轮廓。

    时下男风盛行,南院倌馆这种地方的生意甚至比秦楼楚馆更加好。

    男人脑海中下意识回忆起在南院倌馆的小相好,身娇体软不说,那一身的细皮嫩肉手感极佳,滋味甚至比某些干净的处子更加令人回味,一时间,色胆稳稳压住了心中的恐惧和愤怒。

    “呦,还是个小郎君呐。听这声音,不用瞧本人模样,老子身体就有反应了?!?br />
    男人用临时找来的麻绳当腰间系带,可算没有真的果奔。

    姜芃姬脸色越发阴沉,对方受夜间视力影响,加上周围黑漆漆一片,所以睁大了眼睛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然而她却能看到对方脸上毫不掩饰的银秽表情,令她心下一阵恶心。

    “你要是早点儿告诉哥哥,哥哥肯定和你颠鸾倒凤,哪里需要小郎君自个儿强来……”

    仗着年纪以及身高的优势,那个男人显得十分有恃无恐,他身上还有不少好东西,根本不怕声音那么年幼,个子不高的少年。刚才的反应是因为太突然了,猛地一下被吓了一跳。

    “敢调戏我的人,不是还没出生,就是已经死了,或者正在死的路上?!?br />
    姜芃姬手中拿着男子之前装扮老婆子的假发发套,捏成一团,一拳闷到对方脸上,然后强硬将发套塞进他嘴里,同时以膝盖直击小腹,令对方产生一瞬间的麻痹,失去对手脚的控制。

    用什么力道击打人体什么部位,得出怎样的反应,没有人比姜芃姬更加清楚。

    别说她现在,哪怕是柳兰亭之前的战五渣,她也能靠着取巧,轻松制服对方。

    “真让人恶心?!?br />
    姜芃姬脚下穿着的木屐狠狠踩到对方脐下三寸的位置,那种不可言说的蛋疼瞬间赶超脸上以及小腹的剧痛,令男子全身缩成一团,两双眼睛几乎要凸出眼眶,眼角渗着血丝。

    然而他无法痛嚎,因为嘴里还塞着气味极大的发套,溢出的涎水顺着假发流出。

    【孬】:我刚才有种感觉,似乎主播踩爆了我的蛋蛋和丁丁,疼死宝宝了。吓得我用拇指姑娘往裤兜里一塞,摸到了小伙伴,这才安心,然后,现在我被周围小伙伴当成蛇精病了。

    【胖大?!浚耗阏馑闵?,你能想象我们寝室八个大老爷们儿摸裤裆的景象么?

    【派大星】:→_→我更加不能想象的是你们八个人互相把手摸对方裤裆的景象……

    男性观众表示那一瞬间遭受到了暴击伤害,女性观众则表示原来这就是蛋疼的感觉。

    当然,直播间是个蛇龙混杂的地方,除了这些画风奇特的,另外一些的卫道士自然是批评姜芃姬下手如何狠辣,简直没有三观,其中又以【大力不要?!柯畹米钅烟?。

    也是,生活在和平世界的人,如何能理解姜芃姬说动手就动手,说杀人就杀人的风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