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看着“心软善良”四个字怔了一瞬,旋即生出些许哭笑不得的情绪。

    【主播V】: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人说我心软善良呢。

    这就这群隔着一个位面屏幕的观众会这么判断。

    因为他们看到的画面都是自己愿意让他们看到的,所以很容易受主观情绪误导。

    可实际上的姜芃姬是怎样的人?

    他们很快就会知道。

    【一米阳光】:主播,你刚才说看好戏,在哪里???

    姜芃姬眯了眸子,倏地将手中檀香扇展开,绽开一抹诡谲笑意。

    【主播V】:@大力不要停,好好看着,你会庆幸你与我相隔一个位面的距离。

    发完这条弹幕,姜芃姬不顾懵逼炸开的观众弹幕,熟门熟路绕到迎春楼后院,翻上墙沿,身手矫健地躲到屋檐投出下的阴影,调整呼吸频率,控制呼吸动静,将本身存在感降到最低。

    直播间的观众看得一脸懵逼,姜芃姬想了想人,让系统将夜间红外线拍摄系统打开。

    以她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后院角门。

    因为那附近还有一座小小假山遮挡,使得光线不透,以至于角门那块地方漆黑异常。

    【一米阳光】:这就是青楼后院的景象啊,人来人往看着挺热闹的。

    【孬】:主播来这里是要找什么人么,感觉都是陌生面孔,有什么热闹可以看的?

    安静等了半响,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耐心告罄的时候,后堂走出几个鬼祟身形。

    靠着超清直播摄像头的帮助,直播间的观众可以清晰看到那几个身影,有些认真看直播的观众第一时间发现他们的身份。这不就是刚才领着龟公在春儿房间搜查的婆子么?

    正想着,那个婆子已经佝偻着背,低垂着头跟两个龟公谈了什么,三人似乎相谈甚欢。

    姜芃姬冷冷看着,两个龟公打手左右环顾,一人从婆子手中接过一枚小小的银裸子,也不嫌那个银裸子脏,拿到手就放在后槽牙狠狠咬了一下,然后拿出来仔细辨认真假。

    随后,两名龟公打手彼此对视一眼,对着婆子挥手,两人向着不同方向分开。那名婆子双手蹭了蹭身上的麻布衣角,继续佝偻着背,悄悄打开角门,走到和后院相隔一墙的小巷。

    观众纷纷不解,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即,有观众联系前后发生的事情,尝试着猜测。

    【千山暮雪】:这三个人在分赃?暗中克扣青楼那些花娘的血汗钱,感觉跟吸血虫一样。

    【偷渡非酋】:依照我对主播的了解,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她刚才不是@大力不要停么,估计是要做什么事情给你个喷子点颜色瞧瞧。想想上次她杖毙家丁的事情吧……

    虽然直播间的观众绝大部分都是萌新,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进入这间直播间,然而姜芃姬之前直播的录像却在他们那个位面的公众平台传开了,其中最血腥的视频播出后遭到了和谐。

    那个被和谐的视频就是活生生杖毙家丁的内容。

    【大力不要?!浚汉呛?,老子也不是被吓大的,有什么本事你来啊,表子!

    虽然弹幕内容很强硬,然而众人却觉得,怎么看怎么有些虚张声势?

    这会儿,有观众不禁回过神,翻出姜芃姬之前说的话。

    ……你会庆幸你与我相隔一个位面的距离……

    这、这主播又要手撕恐吓自己的观众了?

    【主播V】:想多了,你还没有那么重要,顶多只能算是添头罢了。

    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让她报复的,别将自己看得太重要。

    诸位观众猜测纷纷的时候,那个婆子已经三两下拐进巷口,姜芃姬起身追了过去。

    踩着房檐墙面,轻松自然的姿态却宛若闲庭信步。

    不多时,直播间的观众听到深巷内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靠着夜间红外线拍摄系统的便利,深巷内发生的场景清晰呈现在他们面前。

    【一米阳光】:日,主播你不是吧,让我们看一个老婆子脱衣服,看她的果体?

    深巷内,那个身形佝偻的婆子正在一件一件脱下身上厚重的麻布棉衣。

    原以为会看到高能场景,然而众人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这衣服,穿得也太多了吧?

    一件一件脱下,原本身形佝偻臃肿的婆子渐渐变“瘦”了,直至她将头上戴着的发套脱下,露出一头扎得紧紧的黑发,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合着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老迈婆子!

    【千山暮雪】:这就是传说中神乎其神的易容术?比我们这儿整容还神!

    他们见证了一个佝偻臃肿老婆子变成身形消瘦中年男子的全过程,等他动手抹去脸上油腻腻的褐色未知名物体,露出一张尖嘴猴腮脸,一双细长的鼠目在黑夜中格外明亮。

    他的脸色不复之前的褐色,反而有些酒色过度的意思。将乔装的东西逐一塞进灰色包裹,男人动手整了整身上的衣衫,捏了捏腰间挂着的厚重钱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嘴里哼着小曲儿,男人昂首阔步离开深巷,根本没意识到墙上有一双眸子冷漠盯着他。

    看他的方向,应该是准备去迎春楼正门。

    姜芃姬冷笑一声,那个男人听到动静,猛地转头。

    大喝一声,“谁在那里!”

    没人?

    男人拧了拧眉头,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疑神疑鬼,产生错觉了。

    然而下一瞬,后背上空有什么物体落下来,他没来得及转身,脖子蓦地一阵剧痛。

    盯着昏迷的人看了一会儿,她略显失望地道,“是条小鱼?!?br />
    单手提着对方的后领,轻轻松松将其拖入深巷。

    蹲在对方身旁,姜芃姬眉心始终蹙着,直播间的观众也纷纷屏气呼吸,生怕打搅她思考。

    不一会儿,她动手从那个男子衣襟中扯出一条雪白帕子,上面绣着一朵雪白而精致的菡萏。

    帕子的主人不是成年女子,而是未出阁的少女,年纪约莫十岁出头,并非青楼女子。

    姜芃姬微阖眸子,又动手从对方腰间搜出一小包,里面有七颗大小一致,形状圆润的珍珠。

    【鸿钧老祖的菊花】:为啥感觉主播似乎知道这个男人身上藏了什么东西,一摸一个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