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这嘴,真是甜进奴家心坎儿了?!?br />
    正说着,门扉传来一声略显沙哑的老婆子声音,姜芃姬听后眉间一蹙,春儿以为她不悦。

    “都这个点了,为何还有人来打搅?”

    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不和谐的场景,然而在外人看来,两位小姐姐已经进屋服侍她,正常来讲不会有人过来打搅的。不然的话,万一客人正在兴头被人出声打断,吓出个羊痿怎么办?

    夏儿主动起身,嫣然一笑,“郎君勿恼,奴去看看?!?br />
    说罢,敛袖出去,随后传来轻推门扉的声响,再之后便是夏儿略显疑惑的回答。

    小半响之后,夏儿略带苦笑地进来,低声道,“刚才那是院内打扫的婆子,来此说是有个丫头跑了,楼里的龟公打手都没抓到她,有人怀疑那个是藏到哪位娘子房里了?!?br />
    “所以要过来搜查你们的屋子?”

    姜芃姬蹙眉,屋内有没有另外一人,她再熟知不过。

    “若是不给搜,到时候又有人要说闲话了?!?br />
    夏儿轻叹,因为身子干净被指名伺候神秘有来历的恩客(巫马君),日子过得比楼子里其他的娘子都要舒坦,然而也惹得头牌花魁娘子心理不爽,估计要借此下下她的面子。

    “楼里的老鸨也答应了?”姜芃姬挑眉,嗤笑道,“明知我在这间屋里,还让人过来,这不是刻意扫兴么?我倒是无所谓,不可能和一介老鸨计较,可回过头来,你们倒是要吃亏?!?br />
    春儿和夏儿两位娘子面露尴尬之色。

    姜芃姬却怡怡然道,“让那个婆子进来,你们在这儿别动,免得让人冲撞了?!?br />
    得到应允,婆子领着两个身穿灰色麻衣,系着绿色头巾的男子进屋,翻箱倒柜扫了一圈。

    外头的声响越来越大,夏儿和春儿面露萋萋惶恐之色。

    “没事,别慌?!?br />
    约莫又过了一会儿,动静终于轻下来。

    姜芃姬起身走出屏风,望着那位佝偻着背的老婆子问道,“老人家,可有搜出什么人?”

    那个婆子微微一躬身,陪着笑脸,土褐色的脸在烛光反射下,有些油腻腻的,嘴角带着一颗硕大的黑色痣,有几分猥琐气息,“打搅郎君雅致了,并没有找到任何人,奴这就下去?!?br />
    姜芃姬颔首点头,示意她可以领着人走了。

    “这婆子好生无礼,竟然将屋子弄得这么乱……”

    春儿虽然是个好脾气,然而看着梳妆台上被弄乱的脂粉和珠钗,也有些冒火。想到她涂抹的胭脂水粉都被那个老婆子和两个龟公碰过摸过,里头沾了脏物,心中顿时一阵反胃。

    “检查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毕亩律?,“妈妈平日里总怀疑我们私藏钱财,整个楼里适合藏钱的地方,她哪个不知道?指不定趁着这个机会,让那个婆子进来将银钱搜走?!?br />
    这话提醒了春儿,然而考虑到屋子里还有一个姜芃姬,顿时又不敢起身。

    “放心,东西没少?!苯M姬环顾一圈,笑着说,“倒是多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br />
    春儿眨眨眼,“郎君说没少东西,反而多了什么?”

    “是啊?!?br />
    姜芃姬绕着闺房走了两圈,抬手从两位娘子都不知道的地方,取出了两个青色香囊。

    “这香囊,是哪个脏男人的!”

    夏儿上前看了一眼,又觉得像是什么脏东西,丢到了一旁。

    “这是其次,里面的东西倒是有趣?!?br />
    姜芃姬打开香囊口子,里面放了一些晒干的陌生植物。她取出一些放在鼻下嗅了嗅,眉心蓦地蹙起,“春娘子,你知道怎么调制香粉伤药,那么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的药效?”

    春儿被卖进迎春楼之前,曾是一个郎中的女儿,因为父亲职业耳濡目染,她也知道一些药理。听到姜芃姬喊自己,两女对视一眼。上前仔细分辨,只觉得香囊里的东西有些熟悉。

    “别嗅太久,对脑子不好?!苯M姬抬手握住她的雪白皓腕,“虽然不知道这药材是什么,不过有些迷人神志的功效。若是嗅得太久,极易导致神志迷糊,思绪昏昏然,不知世事?!?br />
    春儿一听,猛地将东西丢了回去,蓦地又想起什么,脸色一红又青。

    她红着脸啐了一口,骂道,“这东西是哪个不要脸的放进来的!楼里的姑娘平日里伺候恩客也就罢了,竟然连那些阉人也敢肖想姑娘,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不要脸!”

    姜芃姬心中了然,这东西估计就是这个时代的迷、药了。

    夏儿咬牙,面露凄惶之色,“定然是刚才那两个龟公放的!”

    一入娼门,一生任人作践。

    平日里也曾听其他花娘谈论,说楼子里干活的龟公暗中欺负她们。

    姜芃姬笑了笑,龟公放的么?

    这倒未必。

    【主播V】:似乎碰见什么有趣的事情了,你们还困么?要不要去看个好戏?

    【一米阳光】:噫,主播发现了什么东西么?

    【一气化三清】:看得我一脸懵逼,然而主播还在卖关子,主播坏坏!

    【鸿钧老祖的菊花】:感觉主播是想搞事儿啊,加我一个,晚上就通宵看你的直播了。

    【放开那朵菊花】:主播注定是要搞大事儿的真爷们儿。

    【鸿钧老祖的菊花】:啧,正确来说,大事儿已经被主播搞死了才对。

    直播间的观众看热闹看得起劲,姜芃姬这边也是有了决定。

    她转头对着两位娘子说,“你们早些歇下吧,特别是夏娘子,这几日要多加小心,少食寒性食物,切莫贪嘴伤身。若是得空,我再来叨扰二位。若是有什么困难,到柳府寻我即可?!?br />
    【芳华旧】:感觉这俩妹子都挺对主播胃口的,主播你为什么不救她们出火坑?

    姜芃姬瞄到这条弹幕,正好对上夏儿欲语还说的眸子,对着她微微颔首,就此别过。

    为什么不救?

    【主播V】:大概是因为救不了吧,比她们可怜的风尘女子数不胜数,若是哪个合我的胃口,我就要救,哪里救得过来?真正救人,不是将她们从这里带走就行了,还需要将她们被折断的脊梁重新塑造出来。真正的拯救,是从根本上改变造成她们这般现状的根源。

    也许,她可以做到。

    【芳华旧】:虽然听不怎么懂,不过感觉主播挺心软善良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