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年纪小小,便已精通甜言蜜语的精髓,这要是真的长大了,还不知道要辜负多少女儿心?!毕亩种心笞排磷?,以帕掩唇,“像奴这般的,竟也有几分意动,更别说旁的女子了?!?br />
    真话、假话亦或者只是玩笑话,姜芃姬从来分得清楚。

    “夏娘子这话可是说错了,纵然是甜言蜜语,亦有高下之分?!苯M姬侃侃而谈,“对我来讲,世间美好女子皆如玉盘珍宝,自然该珍之重之,不得亵渎。我的甜言蜜语皆是心中肺腑之语,不掺杂丝毫轻浮。至于旁的男子,若心怀不轨,哪怕能说出一朵花来,那也是耍流氓?!?br />
    她刚说完,两位女子皆被逗笑,心中却有种吃了蜜般的甜。

    正如姜芃姬说的,她这些话都是肺腑之语,所以才格外动人,哪怕这两位见惯风月的也颇受影响。只是,见多矜持谦逊但内里骄傲的士族公子,倒是头一回见到如此爱自夸的,有些逗。

    夏儿附和笑道,“是是是,郎君最正人君子了?!?br />
    【日暮斜阳】:生无可恋JPG,麻麻问我为什么要跪着看直播_(:з)∠)_

    【千秋月别乌江榨菜】:同样是跪着看的,我要是能有主播这样的技巧,哪里还会单身?

    姜芃姬抿唇一笑,接过夏儿泡制的茶,材料虽然不如柳府那么贵重,然而味道却多了一分少女独有的精致。一口下肚,连身子都隐隐热了起来,一直暖到了心底,驱散了初春寒凉。

    【主播V】:@千秋月别乌江榨菜,这话可就不对哦,我一直都是单身呢。

    这又不代表能脱单,例如她这样的,闺蜜兄弟一堆,有进一步感情发展的却半个没有。

    毕竟,不是谁都能忍受没有丝毫秘密的日子,压力太大了。

    【千秋月别乌江榨菜】:完蛋,主播这么一说,我越来越方了,感觉要单身到死的节奏。

    在很多直播观众眼中,青楼妓子都是倚楼卖笑之辈,除了脱衣啪啪啪,似乎没有其他技能。

    然而春儿和夏儿却给他们狠狠上了一课,什么叫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这些大家闺秀必备的技能,经史子集方面,她们竟然也有涉略,要知道如今文字普及率低的可怕呢!玩起旁的乐器,亦有积分大家风范。

    在姜芃姬暗暗引导下,整个直播间都处于“?。?!”的状态。

    【主播V】:之前有观众鄙夷她们,然而我只想说,那些观众连鄙夷的资格都没有。琴棋书画的涵养能比得上人家?学习水平放在你们那个时代,最低也是个学霸。她们天赋不高,但为了生存却能尽力去学习,充实自己,这本身就值得尊敬,你们有鄙夷的立???在我看来,她们没有任何地方值得诟病,包括你们所不屑的生存卖身手段。

    姜芃姬至今也不明白直播间某些人的优越感从何而来,果然是时代思想有代沟。

    【日暮斜阳】: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我突然想起来一些穿越老梗,女主穿越必然去青楼大秀一番现代热门歌舞,然后别人惊为天人,现在想想感觉挺逗,毕竟两个时代不止隔着时空,还隔着文化。

    有人赞成姜芃姬的意见,自然也有人反对,并且犬吠不止。

    【大力不要?!浚杭司褪羌?,再有才能有个屁用,还不是靠被艹拿钱?说得有多好听,说白了还是个表子。主播你什么意思,别人讽刺两句,你就先是被踩到尾巴一样,迫不及待洗白,可以猜到你以前也是做这种生意的吧?这年头,真是什么下九流的货色都能穿越了,摇身一变成大家闺秀,换具身体,别人就闻不到你身上那一股表气了?

    姜芃姬看到这些言论,脸上笑意依旧不断。

    倒不是说她涵养有多好,事实上,她的脾气一向很糟糕。只是旁人看不到直播间屏幕上的弹幕,如果她突然发火生气,肯定会吓到坐在她身旁的夏儿和春儿。为了几个不知所谓的,吓到佳人就不好了。

    懒得理会,免得拉低自己的格调。

    事实胜于雄辩,她会让对方主动闭嘴。

    “与郎君在一起,时间似乎过得格外得快?!毕亩踝乓槐M姬特地喊的五红汤,喝下肚子,大大缓解绞痛的小腹,苍白的面色多了几分红润,越发显得眸光含水。

    姜芃姬听到外头打更的声音,默默算了一下如今的时间。

    “若是小娘子不嫌弃,我可以常来坐坐么?说及诗词歌赋,竟连许多同窗都不如两位小娘子的造诣?!苯M姬笑得诚恳,她说坐坐,那还真是只来坐一坐,“若朝中能允许女子入仕,依照两位小姐姐的才华,必然能占得一席,届时,说不定还能同朝为臣呢?!?br />
    后面开玩笑居多,然而前面那句却是实打实的夸奖。

    夏儿面色一红,眼神清明道,“郎君取笑了,经史子集不过是闲暇时候读一些罢了,哪里能比得上郎君的同窗?再者说,到底是风尘之所,郎君以后有后院佳丽,还是少涉足这里?!?br />
    【日暮斜阳】:主播的魅力,连青楼小姐姐都撩得动_(:з)∠)_

    【千秋月别乌江榨菜】:我知道主播为啥不肯脱单了,肯定是为了让别人无单可脱!

    撩遍所有的小姐姐,提高她们择婿的标准,让广大男性无法脱单!

    好阴险。

    【芳华旧】:主播,你能让那个大力不要停的煞笔禁言么,吵得人没办法看直播。

    【主播V】:旁人要犬吠一般,秀一下自己的家教涵养,咱们何必拦着呢。

    诸位观众:“……”

    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两位娘子何必妄自菲???”姜芃姬笑着道,“且等着吧,兴许以后女子真能为官入朝呢?!?br />
    夏儿和春儿都将重点放在那一声含笑婉转的“娘子”上头,对于后面那句话没怎么在意。

    女子入朝为官?

    放在十六国时期亦或者大夏朝初期,倒是有几分可能。然而大夏朝时期,天下初定,越来越多的女子被束在闺阁后院,到了如今的五国,这一现象越发严重。

    甚至听说,在五国中国力最为强盛的中诏,女子已经不能抛头露面,不能改嫁,在家以父为天,嫁后以夫为天,夫死以子为天,若不慎失贞便要沉塘,出门便被指摘有伤风化……

    想想那般情形,中诏国女子,竟然还没一个青楼妓子过得逍遥称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