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心中天人交战。

    另一处,姜芃姬来到其中一人的闺房,发现屋内的摆设相当温馨雅致,处处透着少女气息。

    “身子不适,喝些糖水早些睡吧?!苯M姬笑着对其中的明艳少女,也就是老鸨口中的夏儿温声说道,“或者,我再让人给你送上来点儿补血的五红汤?”

    “诶?”

    夏儿原本还以为姜芃姬到这儿是为了寻乐的,却没想到是这么一句,一旁的春儿也是茫然。

    “都来月事了,也不注意一下?!苯M姬笑着道,“往后几日,切忌饮酒,也不能进食寒性食物?!?br />
    月、月事?

    两个少女面面相觑,也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夏儿被她这么一说,还真觉得小腹有些坠坠的疼,身下隐隐有温热流动,一时间脸色又红又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姜芃姬不知道这个时代女子如何应对每月的大姨妈,反正不会太简单,“我不知道你们女儿家是怎么处理这种情形的,所以便将你们都带出来了,还要烦请春儿娘子帮衬她一把?!?br />
    夏儿身上浅淡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白皙的小脸在姜芃姬的注目下,仿佛烧沸腾一般红透了。

    欢场女子,月事多半不怎么规律,许多人还会有些难以羞耻的小毛病。

    例如夏儿,她每月月事量大且不规律,疼起来的时候四肢泛凉,连后槽牙都疼。

    她略显尴尬地努力端正坐姿,然而细小轻微的动作也引起阵阵抽疼,令她又羞又焦。

    姜芃姬看了看两人的反应,主动起身坐到屏风后面,这个视角也挡住了直播间的摄像。

    【哎呀脚疼】:还以为主播会和妹子啪啪啪呢,没想到妹子来姨妈了_(:з)∠)_

    【芳华旧】:我要忏悔,刚才主播带着妹子离开雅间,还以为要上演限制级画面,没想到是为了这个。虽然和想象中不一样,但主播超温柔的,好想有主播这样的男友。

    【千秋月别乌江榨菜】:同忏悔+1

    【一笑倾城】: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笑很不人道,不过主播要是男的,估计会很郁卒吧。正准备和妹子嘿嘿嘿,人家来姨妈了,绝对要郁闷吐血。

    姜芃姬坐在屏风后面,手边正好有茶案,她给自己斟了一杯,眉梢一挑。

    【主播V】:@一笑倾城,这可说得不对。如果我是男子,遇见这种情况未必要郁闷吐血,毕竟还有东西两宫可以解忧。若是拇指姑娘不行,还能禽兽一些,例如碧血洗银抢……当然,这种行为太丧病了。

    呵呵,一群菜鸟,还想和她比开荤段子。

    姜芃姬心中一哂,悠悠吃了一口茶,弹幕已经彻底改了一种风格。

    【千秋月别乌江榨菜】:厉害了,我的主播!没想到你是这样污污污的丧病主播!

    【日暮斜阳】:呜呜呜呜呜——老司机主播开着火车跑过去啦,你们听到了什么声音?

    【偷渡非酋】:污的声音!

    【失恋阵线联萌】:我也是醉了,我竟然围观一个女主播一本正经耍流氓_(:з)∠)_

    【百鬼夜行】:流氓怎么了?要是我男友能像主播这样,不,有她十分之一,我可以天天和他嘿嘿嘿,不耍流氓我还不开心了。你们不懂,这样反身艹才更爽!

    姜芃姬总是抱怨自己直播间有三千老司机,却没想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主播会吸引什么样的观众。自己都是资深老司机,还有脸抱怨别人太污?

    姜芃姬瞟了一眼那个【百鬼夜行】的弹幕,细思恐极,感觉好内涵。

    时间在围观弹幕和吃茶中悄悄流过,屏风后传来衣料摩擦的悉悉索索声也逐渐安静下来。

    不多时,屏风被悄悄推开,夏儿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裳,只是脸上红晕犹存。

    “郎君,奴今日身子不适,恐无法侍候?!?br />
    春儿接话道,“若郎君不嫌弃奴蒲柳之姿,可……”

    姜芃姬笑着摇头,对方瞧得脸色一白。

    “两位娘子恐怕是误解了,我并没有那种意思?!苯M姬抬手示意对方坐下,神色依旧温和,“能这样看着两位娘子,已经觉得心中愉悦满足,若有其他举动,不是亵渎这份美好?男欢女爱易得,知心知己难求?!?br />
    两人年纪不大,都是幼年就被老鸨买来调、教的,风尘滚了几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

    真情意或者假意,根本瞒不了她们的眼睛。

    世人都说表子无情,戏子无义,何尝不是她们早已看穿旁人虚伪做作的本质?

    你演我也演,想用虚假换真情,还是看透世事的风尘女子的真情,哪里有那么容易?

    平日里,她们的耳朵什么样的甜言蜜语没有听过?

    全都成了过耳风,听听便好,根本不会当真。

    只是这些话从姜芃姬口中说出,她们却下意识选择信任,等回过神,竟也没觉得哪里不好。

    年长的夏儿苦笑,“郎君这话可是抬举了,奴不过是残花败柳之身,哪儿值得这般夸赞?”

    “旁人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可我觉得美人在心不在骨。样貌天生,父母给予,谁也无法抉择,然而品行和心性却是后天拥有的。两位娘子身处红尘,亦有赤子之心,如何不美?”

    姜芃姬这些可不单纯是夸奖,而是有依据的。

    青楼这种地方的娘子,大多数都是打小养着的。

    除极个别天生丽质,一看便极有潜力的苗子,很多都是当成丫鬟使用,动辄打骂,几乎算是整个青楼食物链的底层,不仅要面对各式各样客人的刁难和占便宜,还要忍受自己所伺候娘子的折磨。若是倒霉一些碰见某些暴戾的,说不定一条小命就这么没了。

    姜芃姬嗅觉灵敏,之前从大堂侍候的丫鬟身旁经过,嗅到对方身上夹杂着些许药香。

    对方脚步虽然稳健,然而上身的平衡却并不自然,说明对方上身部位受了伤,抹过药。

    因为对这个世界的药物并不熟悉,所以她没办法嗅出其中的成分,不过其中有一味正好是继夫人所用汤药的一种,价值不算很高,然而也不是这种丫鬟能用得起的。

    如果那些丫鬟足够受重视,用得起伤药,青楼方面又怎会任由客人作践她们?

    这说不通。

    不是她们自己弄的,不是青楼给的,那么来自哪里?

    直到姜芃姬嗅到春儿身上由她自己调制的脂粉香味,这才有了解答。

    等她来到这里,看到角落箱匣旁放着一盒还未完全盖上的木盒子,这小小的疑问便解开了。

    不管她是出于施舍心态还是同病相怜的心情,能对弱者伸出手,这本身便是一种善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