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多时,一个略显熟悉的嗓音飘了进来,带着些许戾气,“呵呵,你这老虔婆。小爷之前给了你那么多银钱,不是特地说过,爷没有离开河间郡之前,这俩只能服侍爷么?你倒是好,趁着爷几天没来,直接做主让她们服侍旁人了,这不是在打爷的脸面?”

    未等那个老鸨开口,一个宛若清泉拂过山涧般清冽的少年声音传了进来,令柳佘眸子微亮。

    柳佘和姜芃姬一样,不仅仅是个颜控,他还有些声控的毛病。

    “算了,正则。你若喜欢,再喊两个清倌伺候便可,何必抓着那两个不放,平白得罪人?!?br />
    姜芃姬听到这个熟悉的嗓音,唇角不可控制地溢出笑意,意味深长般瞧着主动靠在自己怀中的娇俏少女。

    啧啧,这叫什么呢?

    缘分??!

    【偷渡非酋】:噫,是我耳朵出问题了么,为什么感觉听到了风少年的声音?

    【哎呀脚疼】:你没有听错,我记得正则似乎是那个什么巫马君的表字,而巫马君和风瑾少年关系挺好。啧啧啧,我感觉自己心都碎了,风瑾少年怎么也来烟花之地呢?

    姜芃姬眼睛看到柳佘的表情变化,估摸着对方虽然讨厌风瑾,然而似乎没认出他的声音。

    门外,巫马君眉头大皱,对风瑾的做法越发不满,这人就是专门和自己作对的。

    不管他说什么,风瑾都能反驳他,简直令人烦躁又厌恶。

    风瑾越是反对,他反而越是叛逆,单手拨开对方的阻拦,不顾老鸨哀求的眼神,暴力推开门扉。奏乐唱曲儿的娘子因为骚动而停了下来,门外门内的两拨人也面面相觑,安静如鸡。

    风瑾:“……”

    巫马君:“……”

    姜芃姬丝毫不受影响,莞尔道,“诸位姐姐怎么就停了呢?”

    那些奏乐唱曲儿的娘子脸色一僵,很快又恢复工作状态,嗓音有些吴侬软语,甜腻腻、黏糊糊的,似乎能柔得钻进人心里,姜芃姬一开始不习惯,听多了觉得还蛮好听,很有韵味。

    尽管风瑾和巫马君都不认识柳佘,但是他们认识姜芃姬——柳佘之子柳羲啊啊啊?。。。?!

    此时此地,这踏马就有些蜜汁尴尬了。

    当下一拱手,“咳咳咳——不知屋内是柳郎君,在下唐突了?!?br />
    巫马君本就有意拉拢姜芃姬,出了这么大的乌龙,哪里不会想办法弥补?

    风瑾就更加尴尬了,浑身不自在。

    他眼睛没有看错吧?

    那个左拥右抱,和两名欢场娘子互逗,还笑得花枝乱颤的人……是柳羲?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女性小伙伴逛青楼喝花酒抱花娘的事实,本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原则,风瑾微微窘着脸,在姜芃姬的示意下踏入雅间,巫马君也进来了。

    “怀瑜,我引见一下?!?br />
    姜芃姬还不嫌气氛不够尴尬,一开口便喊出风瑾的表字,当然对方完全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熟稔小伙伴之间一向是互称表字的,只是,他没意识到面前坐着的那位男人的身份。

    柳佘:“……”

    风怀瑜……呵呵……

    风瑾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然而在姜芃姬介绍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有些扛不住了。

    “这位是家父?!?br />
    风瑾:“……”

    柳羲的父亲=河间柳佘=浒郡郡守柳仲卿?

    所以……他默默扭头望向柳佘,却发现对方也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

    被小伙伴父亲兼父亲好友抓到自己在迎春楼,那是一种什么体验?

    生无可恋_(:з)∠)_

    风瑾硬着头皮道,“柳伯父?!?br />
    姜芃姬似乎没有看到这点,继续介绍道,“父亲,这位便是我向您提及过的风瑾?!?br />
    柳佘吃了一口茶,依旧维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连眉头都没有挑一下,轻轻应了一声,“嗯?!?br />
    一旁,巫马君神色扭曲,欣喜中夹杂着慌乱和畏惧。

    他的确是想拉拢柳仲卿,但在他的计划里,应该是自己携带重礼登门拜访,慷慨剖析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自身人格魅力将对方拉拢到自己这边,获得政治支持。

    结果呢?

    初次见面,地点——迎春楼。

    在场人物——柳佘、柳佘他儿子!

    虽说东庆官场严禁官员狎、、、、妓,然而柳佘地位不同常人,这里又是河间郡,山高皇帝远,谁也不能用这点对他的官位造成动摇。

    若真是以此做文章,估计整个东庆都没有官员了。

    “这位则是怀瑜好友,巫马君,表字正则?!?br />
    在场众人,还能维持好心情看戏寻乐的,估计也就姜芃姬一人了。

    她一个纯正女性玩得嗨皮,在场三位男性倒是面面相觑,气氛尴尬得令人尴尬癌都发作。

    一向能说会道的风瑾,此时老老实实坐在位子上,明明是极其标准的坐姿,然而落在姜芃姬眼里,却像是鹌鹑般楚楚可怜,战战兢兢,真正的安静如鸡。

    视线一转,发现柳佘丝毫没有控制本身气势的痕迹,以势压人。

    姜芃姬火上浇油,“怀瑜,需要喊个娘子过来么?”

    风瑾暗中用眼神瞪了她一下,意思很明显——这是想要害死人么?

    柳佘垂眸,一副长辈和晚辈交谈的姿态,“怀瑜可是成家了?”

    风瑾暗中直冒冷汗,他倒不是怕柳佘,而是怕这件事情会传到家里。

    尽管他只是陪着巫马君过来,从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然而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风瑾恭敬道,“瑾年纪尚幼,并未成家?!?br />
    “也未定亲?”柳佘继续追问,丝毫没有理会巫马君的意思。

    毕竟他和巫马君实在是没什么交情,对于对方的父亲——东庆目前的皇帝,更是好感欠费。

    追问到现在,风瑾倒是镇定下来,觉得柳佘似乎要说什么。

    “还未定亲?!?br />
    在东庆,像风瑾这样十六岁还未定亲的士族少年也不算少,他有才有貌,完全可以在弱冠之前搏一个功名,到时候身价自然不同,说一句年少英才丝毫不为过,谈亲要更好一些。

    一旁,姜芃姬暗暗瞧了一眼柳佘,生怕对方冒出什么让风瑾入赘柳氏的话。

    毕竟,之前柳佘酒醉之后那番言谈,令人印象深刻。

    “原是如此,若我膝下有女,倒是想和显德结个儿女亲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