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默默自省一番,然后略带羞恼地将试图靠上来的明艳少女拂开。

    姜芃姬默默持扇一笑,“开玩笑的,挑几首舒缓一些的曲儿就行?!?br />
    她用折扇勾起那位明艳少女的下巴,和对方脉脉含情的眸子对上,果然是一双极美的秋水剪瞳,水灵灵得恰到好处,不多一分显得过分柔弱,也不少一分显得太过无神。

    于是姜芃姬略显抱怨地对柳佘道,“您也太不解风情了,容色如此出众的娘子深情,怎可如此粗暴拒绝?要拒绝也得委婉,如此直白,岂不是伤了人家一颗心?”

    柳佘眼神一瞥姜芃姬,里面传达的意思十分明显——

    你又要作什么妖?

    来到这件迎春楼之后,他发现自家闺女已经熟门熟路地开始放飞自我,让他好焦心。

    姜芃姬见好就收,若是闹得太过分了,到时候柳佘不买单了怎么办?

    在青楼浪没啥,但是浪完了不给钱,这就过分了。

    在直播间一群观众狼嚎以及嫉妒羡慕恨的弹幕之下,姜芃姬恶劣地笑,露出一口白牙。

    对于柳佘来讲,这个场面实在是有些辣眼睛。

    外头一直盛传他闺女有浪子名声,他作为父亲是坚决不相信的!

    然后,他被闺女用行动亲自打脸了。

    “诶,这位貌若天仙的小姐姐,这身上是用了什么香,这么好闻?”

    柳佘一会儿没看住,姜芃姬已经和两位娘子打成了一团,谈笑之间显得尤为亲昵熟稔。

    她凑近那位模样娇俏的少女,在对方双颊通红、羞怯万分的模样下,慢慢靠近对方的脖颈,从外头看上去,看似好像半趴在对方的怀中,两人姿势亲昵,看得柳佘越发生无可恋。

    娇俏娘子酡红着脸,低声道,“奴所用香粉俱是自己调制的?!?br />
    市面上买的香粉并不能适合每一个人的皮肤,对于青楼欢场女子来说,皮肤状态对她们来说更加重要。别小看这些地方的女子,人家或多或少都有一手绝活,自己调香还算不得厉害。

    “自己调的?这气味的确十分独特,香而不腻,浓而不冲,经久不散,真香?!?br />
    姜芃姬又仔细嗅了嗅,若是仔细注意,会发现她眸中闪过些许兴味,似乎抓到了什么证据。

    这个香,有些熟悉呢。

    “郎君喜欢便好,奴也是欢喜的?!蹦俏荒镒拥蜕忧拥?,满面娇羞。

    她个子娇小玲珑,不比姜芃姬如今这身子高多少,这般姿态,更惹人怜惜。

    当她脑袋微低,恰如其分地露出一截白皙脖子,简简单单的动作能勾起男子心中欲念。

    【布丁不是布丁】:看到这个画面,突然想起一句话,我感觉超级应景,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大力不要?!浚喊萃?,再漂亮也是妓啊,人尽可夫的表子,什么水莲花,配得上么!

    【孬】:楼上什么德行,哪个字戳你G点了?看直播就安安静静的,跳出来踩别人,显得自己有多干净似的。

    【夕颜】:就是,你有多高尚,站在道德制高点鄙夷她?

    【兰摧玉不折】:鄙视她们工作之前,先考虑一下时代背景,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别一上来就喷粪,素质呢?

    【大力不要?!浚汉呛?,一群圣母表,要真这么有爱心,你们怎么不建议主播去拯救她们?嘴上哔哔个没完没了,说白了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们本来就是表,我哪里说错了,两腿一开赚钱的表,这主播也是个表。

    姜芃姬看着直播间突然兴起的混乱,眉心暗暗一蹙,战火烧到她身上了。

    【秋月无边】:表子无情,戏子无义,真不知道你们吵吵这些有什么用,主播都没说什么。

    若是不控制一下,想来直播间就要变成修罗场了,姜芃姬虽然能无视这些言论,然而她对那些观众也是有一定了解,情绪一旦偏激起来,什么恶心人的话都说得出口,看了心烦。

    【主播V】:从就业角度来讲,她们也算是职场女性,有养活自己的工作,只是这份工作在你们看来不怎么体面而已。再者说了,如今这个世道艰难且生存不易,外头卖儿鬻女、易子而食的事情数不胜数,她们纵然被人鄙夷,然而生活质量却十分体面,我不觉得旁人有什么立场去鄙视她们,只能说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不认同可以,但请尊重。

    姜芃姬有时候是无法理解远古时代以及近古代人类的想法,例如现在。

    在她那个时代,这种职业早已合法化数千年,甚至有自己的完整行业产业链。

    以联邦律法角度来讲,这是合乎人权的,因为每个人都有支配自己身体的权利,这是与生俱来的财富。

    故而,她实在是不能理解,直播间这些观众到底因为什么而争吵。

    她愣神的一瞬间,身旁的娇俏娘子冲着她眨眼,年纪不大,然而却有一种青涩夹杂着成熟的风韵,味道相当惑人。眼梢带着风情,饱满的唇仿佛能诱人,“郎君喜欢这香?”

    “以前嗅到过,所以闻到你身上香气的时候,才会觉得格外熟悉。只是,这香虽然好闻,然而在我眼里,却不及娘子容貌万分之一,这模样,总感觉仿佛在梦里见过似的?!?br />
    柳佘一脸冷漠地吃着素菜,地点不对,所以他半点儿没有沾酒的意思,免得酒醉被占便宜。

    要是对面是个儿子,他丢个避火图,找个清倌给开荤也就罢了。

    他自己对阿敏那么专一,却不能要求儿子也守着一人。

    然而,重点是——他只有闺女??!

    说句粗俗的话,逛青楼没什么,然而闺女你有作案工具么?

    被柳佘赶开的明艳女子被忽视了,自然不会就这么罢休,以绣帕掩唇,眉梢带着初成的风情,嗔道,“郎君只顾着与妹妹调笑,可是忘了奴不成?”

    “怎么会呢?分明是姐姐不理我,不然为何坐得如此远?!?br />
    “那——这样呢?”说罢,对方凑上,额头枕在她肩头,“如此,郎君还怪奴不理人?”

    “欢喜都来不及,哪里舍得怪罪?”

    默默围观闺女与两女调笑的柳佘:“……”

    就在他担心闺女会不会直接和两个女的滚成一团,上演连老司机都觉得很污的画面的时候,门外传来老鸨略显惊慌的声音,“郎君,夏儿和春儿正在里面服侍贵人,脱不开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