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说到这里,顿了顿,表情露出一丝古怪,良久才憋出一句话,“你母亲称这种行为叫‘衣冠禽兽的矫情’。能来琅琅巷寻欢作乐的男子,家境殷实,后院妻妾定然不少,然而他们还是喜欢往这种地方凑,你以为是为了什么?自然不是冲着那些娘子的容貌,而是才华?!?br />
    读书识字的女子少,饱读诗书、富有才华又善解人意的女子就更加稀罕了。

    那些人在家里和妻妾没有共同语言,半天打不出半个屁,到了琅琅巷却能找到红颜知己,两人相谈甚欢,比身体肉古欠更令人满足,那种感觉不是同类人,很难理解的。

    柳佘一开始觉得这种歪理还挺有道理的,不过他刚发表这种意见,就被古敏狂喷了一通。

    “母亲还真是妙人,总结得精辟?!?br />
    姜芃姬赞同,可不就是衣冠禽兽的矫情作祟?

    “既然如此,想来琅琅巷气氛应该是比较清静的,父亲怎么不去那里?”

    柳佘垂眸道,“你喜好热闹,那里估计找不到你喜欢的气氛?!?br />
    姜芃姬:“……”

    【布丁不是布丁】:知女莫若父,主播父亲,我给你点个赞

    【夕颜】:噫,主播父亲还是辣么萌,感觉他们父女相处的时候,总有一种超级和谐的感觉。特别是主播父亲一本正经调侃主播,我都能感觉到主播内心无力吐槽的弹幕。

    【朝朝暮暮】:哈哈哈,主播这是遇到克星了

    【孬】: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赌一根辣条,主播内心的弹幕肯定是一屏幕的MDZZ

    柳佘挑了一家面积比较大,客流量也多的青楼,名字还是十分俗气的——迎春楼。

    尽管柳佘离开河间郡多年,已经没人记得他的容貌,然而那一身风华配上身上精致的革丝衣氅,往人群一站,大写的亮眼!属于一眼就能将他从人海茫茫找出来的那种。

    老鸨眼睛一亮,热情迎了上来,让姜芃姬不由得想起那天牙行看到的牙婆。

    “两位客官屋里进?!?br />
    老鸨挥着飘香四溢的帕子,柳佘蹙着眉退了一步,避开对方意图黏上来的手。

    “找你们这里最漂亮的娘子伺候着,要一间雅间,别太吵了?!?br />
    柳佘神情始终维持着冷淡的弧度,丝毫不似寻常寻欢男子那般轻浮或者欢喜,老鸨心中纳罕,然而她纵横欢场多年,眼力劲儿也是有的,眼前这个贵人明显不是过来找乐子的。

    于是,老鸨脑袋微微一低,默默和仰头的姜芃姬对上。

    合着寻欢作乐的正主是这位啊,老鸨瞬间真相了,那张浓妆艳抹的脸绽开了花儿。

    “客官放心,这片地儿,有谁不知道咱们迎春楼的娘子是顶顶好的,保证小郎君尽兴?!?br />
    说完,老鸨腰身一扭,转身喊了一个身着绿色衣裳的干瘦丫头过来将两人领到雅间。

    老鸨看着三十出头,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已经是徐娘半老,然而一走一摆之间的风韵却不是那些年纪轻的娘子可以模仿的,风韵犹存,所以……姜芃姬是双眼目送对方离开的。

    柳佘垂头,用眼神询问姜芃姬哪里有不对的。

    只见姜芃姬手中檀香扇一展,以扇面遮掩,只露出一双笑着弯弯的眉眼。

    “那位老鸨,走路的姿势让我想到一个词儿,摇曳生姿?!?br />
    柳佘嘴角抽了抽,状似生无可恋表情般哦了一声。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两位郎君请跟奴来?!甭躺蜒就纺昙突剐?,目测不过十岁,然而长期生活在这种地方,她已经练就了非一般的看人眼力,不管是说话还是行礼,一板一眼,还像模像样。

    耳边莺歌燕语,不绝于耳,姜芃姬暗暗蹙了蹙眉,稍稍抑制了五感,这才好受不少。

    雅间的面积不小,当那个绿裳丫头推开门扉,引入眼帘的清雅装扮令人耳目一新。

    “雅间雅间,倒是不辜负‘雅’这个字。你去让人准备一桌味道清淡一些的素菜,再端两壶清酒过来?!苯M姬环顾一圈,然后熟门熟路地在雅间中间的四角桌案前坐下,身子一歪靠在凭几上,看着格外享受,“对了,你们这里有凑趣儿唱曲的娘子么?”

    【布丁不是布丁】:赌一根辣条,主播绝对是老司机,没看到主播父亲生无可恋的脸么?

    这位直播观众也说出了柳佘的心里话,他看自家闺女熟门熟路,一点儿都不怯场的模样,心中着实有些慌张。不是,难不成他没有回来之前,闺女已经是这里的??土??

    柳佘还算淡定的心情,瞬间不淡定了。

    姜芃姬看出了柳佘心中的声音,抬手将桌案上的茶杯翻过来,给自己斟了一杯。

    “父亲别多想,我也是头一次过来?!?br />
    柳佘:“……”

    欲盖弥彰!

    没等父女俩进一步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交流,门外跪坐的身影微一躬身,“郎君,娘子来了?!?br />
    姜芃姬十分豪迈地道,“进来!”

    说完,门扉推开,进来两名年纪约莫十六七岁的华服少女,衣裳料子和寻常殷实人家的娘子相比,也不落下风,她们身后还有四个抱着乐器、梳着少女发髻的女子。

    前者径直坐到姜芃姬和柳佘身边,一个娇俏,一个明艳,后者则沉默坐到雅间角落。

    【主播V】:你们要点曲儿么?

    霎时间,满屏幕飘过各式各样一看名字就知道不正经的曲儿名字。

    姜芃姬一眼就瞧中其中一个,扭头对着那四人道,“会唱十八抹么?”

    “噗——”

    纵然是柳佘,这会儿也有些维持不住自己的丰姿仪态,还未咽下的半口茶直接喷出来。

    那几个唱曲儿的娘子面面相觑,双颊飘起绯色。

    虽说这是寻欢场所,做什么事情都不过分,然而像姜芃姬和柳佘这般容颜端正的,实属少见。姜芃姬还算稚嫩,然而她身边的柳佘却是正值男人魅力正足的年纪,瞧一眼都能脸红。

    在这样姑射仙人般的人儿面前唱那种银词艳曲,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羞耻。

    “你去她身边伺候着,我这里不用人?!?br />
    柳佘很快就恢复过来,稍稍整理了一下狼狈的仪容,脸色有些不太好。

    他再一次坚信,自家闺女那个熟悉的姿态,真的不是第一次来!

    他不是一个好父亲,竟然不能做到正确的引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