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温吞道,“阴阳和合乃是人伦正道,有什么可害羞或者避讳的?”

    少年(少女)到了年纪,对异性的好奇心会达到一个很旺盛的状态,就跟心里有只软软爪子在挠啊挠。堵不如疏,义正言辞阻拦或者长篇大论训斥,只会激发对方的逆反心理而已。

    姜芃姬已经无言以对,她生怕自己再多说两句,这位父亲会扭头回房间丢她两幅避火图。

    想想那个美丽的画面,太辣眼睛了,她不敢看。

    话说父亲大人,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养的是闺女,而不是儿子?

    柳佘拍板做主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br />
    姜芃姬面上维持着冷静的表情,内心已经扶额对着系统吐槽。

    “总感觉自己来到一个盗版的远古时代,柳佘这样的性格,怎么在这种大环境活下来的?”

    系统又开始装死,毕竟古敏出现在这个时代,跟它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算了,择日不如撞日,全互动直播今天晚上开吧,免得我以后还要特地跑一趟?!?br />
    于是,直播间的观众惊讶发现刚才关闭没有两个小时的直播间又开启了,而且多了一个观众满意度投票选项。拉开直播间副标题,内容竟然是(远古时代青楼一夜游)?

    厉害了Word主播!

    【布丁不是布丁】:沃德玛,难得挤进来一次,竟然就好运碰上重磅直播内容。

    直播间观众上限只有三千人,但想要看直播的观众却很多,所以就有不少人是通过录像围观姜芃姬直播的。尽管没有一次挤进这间直播间,但对于画风清奇的姜芃姬却印象深刻。

    【孔雀东南飞】:主播要直播造人啪啪啪么?会不会被封???上次烤鱼平台就有主播直播造人过程,然而啪啪啪没多久就被房管给封了,最后还被条子蜀黍过去喝茶……

    【凉风有性】:拜托,主播这个直播间叼得飞起好么?我有亲戚是在烤鱼平台工作的,他跟我说主播这个房间号虽然可以搜索到,但他们后台根本没有数据,更加封不了……

    【秋月无边】:换而言之,嘿嘿嘿,主播真要上演大尺度画面,我们也可以尽情围观喽?

    【大力不要?!浚翰皇前?,主播看着好像还是未成年,身材有什么好看的,平底锅一只。

    【孬】:楼上的老司机再BB,小心主播发飙给你们演示什么叫千刀万剐,肯定血腥暴力,不把你们吓尿了。主播是女的,要啪啪啪也是去小倌馆,而不是青楼好么。

    【取名字好难】:一说到卫生巾就想到女人大姨妈,一说到青楼就想到男女啪啪啪,你们脑子里装的是黄色废料吧?思想能不能纯洁一些,这明明是一个很正经励志的直播间。

    因为突然开直播,导致很多老观众没办法挤进来,直播间多了九成的陌生面孔,气氛也变得有些浮躁。姜芃姬看了一眼,神色越发得冷漠,总有人不吃教训。

    开玩笑可以,但要看开玩笑的对象是谁。

    若只是陌生人,这种玩笑就不是玩笑,而是恶俗低下的耍流氓了。

    【夕颜】: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主播马车里还有主播她爹么?

    Excuse咪?诸多观众都看傻眼了,这是什么节奏?

    琅琅巷位于河间郡坊市临近的一条街,距离柳府所在的三松鼠街十分远。

    用扇面微微先开马车车帘,外头天色已经变得黑沉,然而街坊两旁却是红灯满目,将夜幕衬得亮堂堂,一股混杂着许多香味的风吹过来,让五感敏锐的姜芃姬很是受罪。

    “这里就是琅琅巷?看着真热闹?!?br />
    东庆不像其他几国,并不宵禁,所以每到夜里,这附近的街市就热闹得不像话。

    在这里,连空气都带着浓郁的暧昧气息,似乎成了最好的催化剂,然而对于姜芃姬来说,还是受罪大于享受。更何况,她双目扫过的女子,相貌水平并不怎么高。

    差评!

    柳佘稳坐泰山,身姿笔直,唇角始终带着些许笑意,“自然不是?!?br />
    “哦?”

    柳佘解释道,“琅琅巷建于大夏开国之初,素来分为一阁四院十二宫,从那时候便流传下来,迄今为止已经延续数百年。在大夏朝,多少达官贵人一掷千金,只为琅琅巷佳人抿唇一笑或者回眸那一瞬的流连,虽是青楼之所,但也是少有的高雅之地,非显赫高门不得入?!?br />
    “听起来,似乎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苯M姬蹙眉。

    柳佘嗤笑,轻蔑道,“有何不同?琅琅巷看似门槛极高,然而不过是自抬身价的一种方式,她们对你冷漠以对,无非是你给的身价不够高,而她们能获得的又太少,无关其他风月?!?br />
    “若还是大夏朝那会儿,琅琅巷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地方,区区一介风尘之地,出了不少奇女子。只是东庆建立之后,琅琅巷彻底沦为普通的风尘场所,沿街也开了不少青楼倌馆,便是你如今看到的景象。普通男女寻欢作乐之地,处处散发着靡靡之气,看似繁华,实则腐朽?!?br />
    马车穿过那条挂满红色灯笼的长街,平稳驶入一条小巷,周遭气温似乎猛地降了下来,空气中飘散的气味也渐渐清淡起来。不淡不浓,好似蒲公英拂过手背那般,痒痒的,滑滑的。

    “到了?!?br />
    姜芃姬掀开车帘,念出牌匾上的字,“菡萏院?我们进去这里?”

    与其说这是“院”,还不如说“府邸”,门面十分整齐,面积之大甚至比柳府还要宽敞几倍。

    柳佘闭眸想了想,倏地改了主意,“不了,回头找一家?!?br />
    “为何?”

    姜芃姬疑惑问道,也问出了整个直播间观众的心声。

    “你面上并无任何兴趣之色。这菡萏院虽说是风尘之地,然而里面的娘子各个都是饱读诗书的才女,琴棋书画皆不差。很多恩客找上门,并非为了人伦之乐,更多是小酌两杯清酒?!?br />
    越是高级的青楼,里面的娘子更是矜贵,有些过的日子并不比世家贵女差哪里去。

    “只是为了喝酒听曲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