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回到柳府,双脚刚跨过大门,耳边传来系统嘀的一声,跳出一封任务信件。

    【系统:亲爱的宿主姜芃姬同学,您首次提交的全互动直播模式——初次项目海选结果已经新鲜出炉,投票项目票数最多为(我在古代逛青楼),请宿主务必在三天内完成直播?!?br />
    这是系统自动发过来的通知信件,姜芃姬瞄了一眼,然后丢进系统垃圾桶销毁。

    “果然是逛青楼……果然,这种破下线的事情总能引起旁人猎奇追逐的心理?!?br />
    姜芃姬暗暗扶额,对于那些没有下线的直播观众已经绝望了,她现在半点儿也不想开直播了怎么办?要是脸红抽到了等级晋升卡片,不是意味着三千老司机要变成一万?

    系统默默道,“其实我也蛮想去的……”

    姜芃姬:“……”

    一个系统,一个只有数据没有任何实体的系统,你想去青楼做什么?

    简直吐槽无能。

    她回柳府的时间还早,先去自己院子梳洗一下,虽然没怎么冒汗,但在田野来回穿梭那么久,多少还是染上了一些脏污,这还不算,耳边还要忍受踏雪的念叨。

    “郎君也是的,您是金尊玉贵的身子,有什么事情丢给徐轲那个木愣呆子去做就好了,做什么要亲自过去。这好了,奴还没见过郎君会变得这么灰扑扑的,巾帕都擦脏了两条……”

    姜芃姬深知这种时候不能和女性争辩,因为再有理也会被弄得没理,安静才是最好的安抚。

    果然,感觉到姜芃姬态度良好,踏雪终于念叨够了,满意地闭口。

    这时候的姜芃姬怎么也没想到,徐轲那个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小小阴了她一把。

    沉默陪着柳佘和蝶夫人用了晚膳,她好心情地多用了两碗饭,下箸如飞,却维持着相当优雅的速度和频率,吃得比柳佘和蝶夫人加起来还多,但却和他们同时放下银筷。

    “兰亭正是长身子的时候,让厨房多添两份荤菜?!?br />
    柳佘的胃口一向不怎么好,然而看着闺女的脸,他能干吃一碗米饭不带停的,对于他的举动和变化,极为了解他的蝶夫人暗暗翻了个白眼,懒得维持平日里的高贵优雅。

    当家主人都开口了,蝶夫人可不想落得个苛待先夫人“嫡子”的恶名,也懒得提醒柳佘坐在下首的是闺女不是儿子,按照这种毫无节制的投喂方法,等今年年底,估计就胖得该宰了。

    姜芃姬一向没有发胖的概念,对她来说,吃进去的食物只会变成紧实的肌肉,而不是肥肉。

    “腼腆”谢过柳佘,姜芃姬恢复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心中猜测柳佘什么时候开口。

    她不是不知道柳佘总是通过徐轲询问她的生活,对方初衷是关心她而非其他,本意并不坏。

    对于这种关心,她其实还蛮享受的。

    不过姜芃姬的理智一直在线,也知道这种享受不能维持太久。

    若是不早早断掉,总有一天会累积成毒瘤,变成“父子”之间的裂痕根由。

    再亲密的人也要维持一定距离,更别说“父”与“子”,前者对后者有着天然的抚养责任。

    她的性格十分强势,不能忍受旁人对自己无故指手画脚,也不能接受旁人时时刻刻试图掌控她的人生,宛若钢筋囚牢一般将她禁锢在一方天地,哪怕那个人是柳佘也不行。

    一次两次还能享受,可时间一长,她不保证自己不会翻脸。

    所以,为了防止最坏的情形发生,还是趁早说开了比较好。

    柳佘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可以直接问她,而不用通过第三方渠道。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柳佘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他对自己通过徐轲了解闺女这件事情,供认不讳,丝毫不觉得脸红。

    一开口的话便让姜芃姬有种想跪的冲动。

    “徐轲给为父传了信鸽,信上内容说你对琅琅巷十分好奇?”

    一家人的晚后甜点时间,也是谈话培养感情的时间,气氛不似用膳时候那么沉闷。

    姜芃姬:“???”

    一旁的蝶夫人狠狠瞪了一眼柳佘,大有他再说一句话就掐死他的架势。

    “有倒是有……”姜芃姬老老实实承认了,她不仅很“好奇”,明天还打算去浪一圈呢,“咳咳——只是父亲突然提及这件事情做什么?”

    视线飘到对面的蝶夫人身上,示意柳佘收敛一些。

    在小老婆面前和儿子谈论青楼的事情,也不怕被打死。

    不过,柳佘这也太阴险了一些,竟然直接把徐轲给出卖了?

    “你年岁也不小了,有些事情总该知道知道?!?br />
    说罢,柳佘眼神暧昧地冲她轻佻眉梢。

    姜芃姬含在嘴里的半口茶险些呛进气管,还没等她咳嗽,蝶夫人扬手,竟然将身前的食案掀飞,摔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同时咬牙切齿地冲着柳佘喊道,“柳仲卿!”

    柳佘丝毫没有后院起火的自觉,反而温雅轻笑,“表妹也想去?”

    姜芃姬:“……”

    在小老婆面前谈论青楼不说,还询问小老婆要不要一起去浪?

    这彪悍行为,简直要给跪了!

    “小心今晚阿敏姐姐过来掐死你,这般带坏兰亭,你也真是……”

    气得蝶夫人俏脸绯红,她都这般恼怒了,偏偏柳佘这人还笑得四平八稳,丝毫不受影响。

    “哼!”

    愤怒摔袖,蝶夫人起身大步流星离开主院,脚下生风。

    “她便是这个脾气,别被吓到了?!绷芑指次潞驼哪Q?,道,“你这般年纪,对那种地方有好奇心思,这是极其正常的。与其等着你自个儿悄悄过去,碰见什么无法处理的事情,届时吃了暗亏,还不如为父带你过去长长见识。等你亲眼看过了,自然也就不好奇了?!?br />
    姜芃姬:“……”

    理由很充分,但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父亲对此事似乎半点儿也不惊讶?”

    姜芃姬发誓,柳佘绝对不可能是第一次去那种地方!

    说他对古敏深情,其实都是骗人的吧?

    “为父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走过来的人,哪里能不知道?”柳佘十分开明地道,眼神澄澈而温柔,盛满了柔和,“话说回来,为父第一次去那种地方,还是你母亲怂恿陪着去的?!?br />
    姜芃姬:“……”

    活见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