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那边顿了顿,似乎在思考她这话的用意,然后略有些痛心疾首地劝阻。

    “宿主,依照你目前的武力值,将宝贵的积分浪费在融合武力方面,根本得不偿失?!?br />
    姜芃姬前世的武力值数据,绝对可以让她成为一个无法被杀的怪物,然而这有什么蛋用?

    在这个古代世界,姜芃姬分明可以用积分换取更加有用的技能或者物品,让她生活变得更好,然而人家性子倔强,根本不听劝。

    再说了,它是一个宫斗系统啊,宿主可是要当皇后的!

    尽管姜芃姬从来不认可这一点,但系统不可能因为宿主不肯合作就放弃出厂设置的目标。

    要是她真的完美融合前世武力,那么……

    有谁见过一手指就能把皇帝脑袋戳出一个窟窿眼儿的皇后?

    画面太美,它完全不敢看。

    “你再直播几天,系统就能进行第一次升级,到时候商城解锁的物品也会更加丰富,你完全可以将积分放到那个时候用,这能帮你更加适应这个时代,过得更加舒心顺意?!?br />
    既然称之为位面宫斗直播系统,它的功能自然不像姜芃姬看到的那么少。

    现在就把积分用在融合武力这样废柴的事情上,到时候需要购买什么商品应急,怎么办?

    姜芃姬明白系统的担忧,不过她对此嗤之以鼻。

    “不管碰到什么事情,我有自信可以完美处理?!?br />
    上辈子没有系统,她一样能从底层联邦士兵混到至高军团长的地位。

    这辈子来到一个落后的远古时代,难道没有系统作弊式保驾护航,她就生活不能自理了?

    那些武力本就是她自己的,用积分换取融合,不过是和系统公平交易罢了。

    受身体基因限制,不管她怎么训练自己,也不可能恢复前世百分之一的战斗力。

    这具身体就像是一杯水,再怎么往里面灌,最终也只能装下一杯的水量。系统说的融合,本质上更像是优化身体基因,让容器从杯子变成水缸,如此一来,容器能盛下的水就更多了。

    “你就直说,这点人气积分能不能找回一部分以前的武力就行,其他的话我不想听?!?br />
    系统被逼得无奈,只能不情不愿地道,“可以是可以,不过积分太少,融合效果很低?!?br />
    仲孙沅对此并不嫌弃,她也隐约有预感,自己想要融合前世所有武力,将这具身体的基因开发到曾经那种程度,所需的积分有可能是她无法想象的,然而再困难,她也要试一试。

    系统有时候实在是太碍眼了,看似温顺,然而时刻都想掌控她按照对方的意思行事。

    宿主和系统,光看字面意思,似乎前者占主导位置,然而姜芃姬几次试探系统,却发现情况并非如此。目前来讲,她们之间的地位还比较公平,属于合作关系,可再往后呢?

    系统那么渴望人气积分,敦促她开直播,没有什么目的?

    不妨大胆猜测,人气积分能让系统更加强大,作为宿主的自己若原地踏步,到时候会怎样?

    她的选择和系统的目标是有冲突的,现在看不出来,可两者差距一旦悬殊,那就好说了。

    姜芃姬从来都不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傀儡,可一直维持战五渣状态,她不愿意也得愿意。

    与其这样被动,还不如退而求其次,想办法慢慢找回前世的实力。

    姜芃姬垂眸道,“没事,积少成多,凡事总要慢慢来?!?br />
    见宿主如此坚决,系统也没办法强求她别那么做,只得忍着胃痛,勉强答应她的选择。

    姜芃姬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不怎么顺耳的系统通知声音,身前浮现一面虚拟屏幕。

    【宿主确定使用10000积分继续融合?A确定,B再考虑考虑】

    姜芃姬没有任何犹豫,点下确定,账户上的积分瞬间清空,只剩下34点。

    她等了一会儿,身体没有任何反应,正当她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脚板心猛地传来一阵剧痛,直冲大脑,好似被强行钉入两颗硕大的铁钉,膝盖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然而,这只是开始。

    不过半个呼吸时间,姜芃姬已经疼得脸色煞白,额头迅速冒出斗大的冷汗,唇色带着些许青色,额头青筋直冒,眼珠子仿佛要凸出来,血丝布满眼眶,看着极其恐怖。

    全身肌肉都受到刺激,开始疯狂痉挛,姜芃姬察觉自己呼吸略有些困难,不由得脸色一变。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唇角蓦地勾出一抹嘲讽轻笑,本就消瘦的手此时因为痉挛抽搐,双手呈爪状,根根指节分明,看着极其恐怖,因为剧痛,甚至略微不受控制。

    不慎碰倒桌案上的镇纸,摔打在地上发出声响。

    侍女寻梅在书房外听到动静,轻声问了一句,“郎君有何吩咐?”

    姜芃姬努力深吸一口气,勉强缓解方才的窒息感,暗中咬破舌尖,让血腥和疼痛暂时压下口腔肌肉的抽搐,免得窒息,声音依旧镇定,“没事,不小心把镇纸拂到地上了,寻梅,去准备热汤……”

    寻梅果然没有听出异样,恭敬喏了一声,下去吩咐仆人去给姜芃姬烧水。

    此时此刻,姜芃姬却疼得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呼吸越发困难,脸上甚至出现些许绛紫色。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剧痛才缓缓消退,姜芃姬为了抵挡剧痛,不至于发出声响,此时也已经耗尽气力。她躺在地上微微合眸,鼻尖的呼吸十分虚弱,又过了半刻钟,力气才慢慢恢复。

    此时,寻梅已经回来,隔着一扇门回禀道,“郎君,热汤已经备好?!?br />
    姜芃姬听到动静,暗暗翻了个白眼,咬牙爬起来,抬手扯过衣袖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伺候我沐浴?!?br />
    寻梅帮她将一头乌发仔细拢好,包裹在巾帕内,免得被水汽沾湿。

    姜芃姬抿着唇,苍白的唇色在热气熏腾下,渐渐多了血色。闭眸靠坐在浴桶内,看似小憩,实则是在和系统交流,全身肌肉又酸又涨,她已经懒得连一根手指都不想抬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