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开国那会儿,也许有可能,不过现在么,静儿若是嫁给巫马君,说不定会被人耻笑,戳着她的脊梁骨说她为了谋求富贵,舍弃了一身傲骨……除非,巫马君的母亲来历不凡?!?br />
    这就好比清贵世家的女儿为了丰厚彩礼,嫁给暴发户儿子一样,说出去很丢人。

    “巫马君的母亲和你母亲年轻时候并称琅琊双姝,乃是东庆鼎有名的两位才女?!绷苷饣氨湎喑腥狭私M姬的猜测,“巫马皇室,魏氏瞧不上眼,但琅琊王氏,他们算得上高攀了?!?br />
    姜芃姬在脑海中搜了一圈……传闻四皇子的生母是琅琊王氏,竟然是真的?

    对于琅琊王氏的印象不多,隐约知道那和风氏地位差不多。

    “琅琊双姝?这么说来,巫马君母亲也挺出名,几乎和母亲等同??伤趺椿崛肓撕蠊??”

    官家为了风氏女子入后宫,连一个旁支庶女都许诺昭仪之位,位同半后。

    琅琊王氏女子,还是和古敏名声相差无几的,想来在王氏的地位也不低,怎么可能入后宫?

    “这个,为父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巫马君的确是王氏所出。这四位皇子之中,他才是出身最高的?!绷芤馕渡畛さ匦Φ?,“如今的皇太子虽然有太子之位,然而母族势力不显,官家对他也多有防范,甚至没有教过多少朝政事物。你觉得这样的皇太子,像是一国储君?”

    呵,不过这些弯弯绕绕没多大意义,东庆将亡,计较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

    被柳佘这么一提醒,姜芃姬脑?;砣还嵬?。

    “巫马君是隐形储君?”

    若是这样,巫马君迎娶魏静娴,也不是不可能。

    柳佘摇摇头,“并非如此,官家对他是真的忌惮,近些年也有意削弱王氏,只是屡次失手?!?br />
    姜芃姬:“……”

    文人的脑子,她一介武夫果然无法理解。

    发现柳佘脸上带着的淡淡得意之色,她嘴角的神经都要失常了,“还请父亲解惑?!?br />
    “自己去想?!?br />
    柳佘心情舒畅地留下四个字,一个摸头杀,似乎连五官都带着丝丝喜悦。

    姜芃姬脑海中突兀地出现之前直播间观众的某句评论——

    噫,装了个比就跑,感觉贼特么刺激!

    她在原地怔了许久,努力将那种蠢蠢欲动的好奇压了下去,嘀咕道,“我可没好奇?!?br />
    大厦将倾,巫马皇室也只是秋后蚂蚱,谁知道能蹦跶多久?

    与其浪费时间去思考他们内部的家庭矛盾,还不如想想如何将魏静娴从其中摘出来。

    对于她这种想法,直播间某些小伙伴表示十分不理解,甚至有些反射性厌恶。

    太自以为是了,她觉得巫马君不是好丈夫,就真的不是好丈夫?

    婚姻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兴许魏静娴和巫马君是一对良配呢?

    她一个外人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做什么?

    又不是她父母,有什么资格置喙?

    【主播V】:那个了尘和尚不是说我以后会走逐鹿天下路线么?现在时局动荡,指不定哪天就彻底乱了。若真是如此,东庆皇室还会存在?诸位小伙伴觉得我会手下留情?

    前朝皇室余孽,自然要一个不剩全部清理了,因为斩草要除根。

    若是魏静娴真的嫁给巫马君,岂不是要成了年轻寡、、、妇?

    噫,不忍心呢。

    诸位观众:“……”

    良久,终于有网友忍不下去憋出一句话。

    【不服你来打我呀】:主播,也许是你想多了。

    姜芃姬但笑不语,是不是想多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依照目前这个情形,天下迟早要乱。

    旁人不知,但她很了解自己,她姜芃姬从来不是什么安分的人,平和的时候她可以勉强拿出所剩不多的乖巧,可若是环境乱了,她不介意横插一脚,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

    似乎想到什么,姜芃姬提笔在桌案铺好的竹纸写了两个字。哪怕不懂书法的人也能看出这两个字隐隐蕴含的凶戾逼仄,并非是她有多大进步,不过是不自觉将自己的情绪融入其中。

    姜芃姬随意丢下笔,颇为满意地道,“徐轲,把这幅字装裱起来挂书房?!?br />
    汍水雅集的事情刚过,徐轲还不了解姜芃姬,更加摸不准这位郎君的脾气,故而不敢随意触她的霉头,免得被收拾。然而,等他上前收拾那副字的时候,不由得懵逼了一下。

    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尽管字形算不上好看,然而干净利落的字却透露着不凡。

    他不由得喃喃念了出来,脸上带着些许困惑,“搞事?”

    这个时代的字和直播间那个世界的古代文字像似,然而经过数千年演变,直播间那个位面的文字已经演变得简单。若是端端正正写,他们还能蒙对几个,不过姜芃姬写得龙飞凤舞,硬生生将整个直播间的观众变成了“文盲”,要不是徐轲念出来,他们还不知道写了啥。

    【不服你来打我呀】:卧艹,主播这是6翻了呀,搞事……咳咳咳,你想搞谁的事儿?

    【今年你脑残了吗】:这还用说,肯定不是想搞那个叫什么郑斌,就是搞那个巫马君。一个把脸凑上来让主播打,打了一次还想被打第二次,另外一个想要抢主播老婆啊,是男人不能忍!

    【偷渡非酋】:每次主播开启王霸姿态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起一个词,虎躯一震!

    【夕颜】:滴——霸道皇帝卡!

    【这草有毒】:哈哈哈,你们是不是忘了主播是妹子,就算要震,那也是娇躯一震吧?

    【伞飒飒】:(*/ω╲*)有大丁丁兼具霸道皇帝气场的妹子。

    【贫道看你菊花有毒】:好无聊啊,好想被主播狠狠压在地上临幸啊……啊,用力……

    哪怕相处几天了,然而姜芃姬依旧无法理解直播间那些观众神奇的脑回路和画风,全部有毒。

    姜芃姬暗中戳了一下系统,犹豫问道,“他们那边……是不是人类大脑进化没有彻底?”

    搞事这俩字有什么奇怪的,第七军团从创立一直到她这里,延续好几千年的军团口号好么。

    系统生无可恋的表情:“别人参公鸡,只是你不了解他们对梗的萌点罢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