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静静听着,面上的表情十分平淡,似乎对如今这个场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这些说得都不错,再之后呢?”

    “按照我的推测,估计是故弄玄虚那一套。例如让了尘大师帮我批八字,得出近几年不得成婚,否则有血光之灾,亦或者命里克妻之类的借口,以不耽误静儿为由,主动让魏府开口退婚,保全双方脸面?”

    姜芃姬动用仅有的一些远古时代知识判断,这也是比较稳妥的办法了。

    远古时代男子可以晚婚,但按照东庆的法律,女子满十八岁不嫁,那户人家要多交一倍的税!魏府自然不可能交不起这么一份税,但说出去名声太差了,也十分丢人。

    柳兰亭拖得起,但是魏静娴不行。

    了尘大师是有真本事的,在河间郡士族圈子里的名声也十分崇高,出家人又不打诳语,他说的话,那些迷信愚昧的远古时代人肯定会相信,毕竟这些人都是信奉鬼神的。

    柳佘认真听完,面上颇有几分无奈,“事情差不多是这样,整体出入并不大。只是你要知道,为父是你父亲,不会防备你,可若是有人知道你的能力,故意设套,借此反讹你呢?”

    这个女儿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明,还要自信,也更加自负,而自负的人往往容易吃大亏。

    姜芃姬目光灼灼,仿佛眼底燃着两簇充满生机的火焰。

    “一面倒的压制太无趣,有来有往的交锋才令人热血沸腾……”

    柳佘哑然,似乎没想到姜芃姬会给他这么一个答案,但又是情理之中的回答。

    “若是哪日真的吃了大亏呢?”

    姜芃姬笑着道,“那可真令人期待,必将回味一生?!?br />
    柳佘苦笑,“以前为父一直疑惑,为何了尘大师断定你未来必登至尊之位,毕竟世间女子多柔弱,性子温柔如水,仿佛天性一般??扇缃褚幌?,倒也不是不可能……”

    他这位闺女,简直比爷们儿还要爷们儿,画风和全家都不一样。

    姜芃姬说,“了尘大师批命的事情,早点传出去比较好,我怕其他人会因此恶意中伤静儿?!?br />
    柳佘抬了抬眼皮,眼神带着说不出的纠结之色。

    要不是他确信当年夭折的是嫡次子,仅凭她刚才那句话,他都要怀疑面前这是儿子了。

    “你倒怜香惜玉?!?br />
    她大大方方承认,“怜香惜玉本就是一项美德,而且静儿值得被人善待?!?br />
    在没有冲突的情况下,她对女性的容忍度,特别是漂亮又优秀的女性,容忍度十足。

    柳佘:“……”

    不是儿子真可惜了。

    “若这是你的想法,恐怕要失望了?!绷芾涞厮档?,“魏氏另有谋算,更何况女子婚嫁,家世门第以及夫婿样貌才学才是首要标准,只要没有低嫁辱了门楣,谁在意婚后过得如何?”

    有太多的士族贵女婚后和夫婿相敬如冰,鲜嫩的娇花渐渐在后宅磋磨中凋谢。

    正因为清楚这些,在亡妻恳求下,柳佘才会有那么大胆的想法,让嫡女冒充嫡子。

    哪怕过去那么多年,他依旧没办法忘怀妻子抱着溺水而亡的幼子,瘫坐在庭院池塘边,满目凄凉的模样,像是失了魂魄,对这世间毫无眷恋一般,可她的眼神却又充满了深刻仇恨。

    怎么可能不恨!

    姜芃姬蹙眉,低声询问道,“魏氏看上了哪一家?”

    柳佘反问道,“就在今天的雅集,兰亭猜一猜是哪一位?”

    让她猜?

    她的猜测都是建立在一定信息的基础上,若仅凭这么一点儿信息就猜测,失手的可能性很大。不过,柳佘既然将范围锁定在今天的雅集……刹那,所有郎君一个接一个在她脑海闪过。

    “是巫马君?”

    半响之后,姜芃姬眉心几乎要揪成一团了,笃定道,“可他不是好人选?!?br />
    相较于巫马君,还不如选择风瑾呢,至少后者是货真价实的天才少年,且不说其他如何,起码是个真君子,哪怕婚后不能做到恩恩爱爱,但绝对会给予妻子应有的尊重和体谅。

    这样的男人,至少不会虚伪装作没看到,任由其他女子磋磨正妻。

    那个巫马君则不一样,一句话形容那就是心比天高,命必纸薄,将魏静娴交给他?

    呵呵!

    柳佘手一顿,道,“巫马君乃是官家四子,虽然不得官家喜爱,但到底是皇子?!?br />
    姜芃姬听后,懒懒一抬眼皮。

    轻蔑道,“往上数两三代,还不是给前朝将军养马,住马厩的?”

    不是她喜欢人参公鸡或者有什么偏见,而是她翻过柳兰亭的记忆,在如今这个世家权大的时代,人们更加看重血统出身,巫马皇室坐拥皇位,可浅薄的底子一向被士族暗中瞧不起。

    不说的别的,单说当今官家后宫的局势,隐隐也能看出一些。

    皇太子,即大皇子乃是正宫皇后所出,这位皇后并非大族出身,仅仅是新晋小士族的嫡次女,官家娶她的时候,他还是河间恭顺王,而这段婚事在所有人看来,竟然算得上般配!

    二皇子的母亲是商户出身,父母为了讨好恭顺王,将她送进王府当了个通房。

    她也争气,凭借着身孕以及温柔小意,慢慢笼络住恭顺王的心,让他沉迷温柔乡,趁着他新鲜劲没过去,拼命怀了身孕,幸运一举得男,生下后来的二皇子。

    母凭子贵,成功咸鱼翻身,等恭顺王登基,她也成了三夫人之一的弘德夫人。

    三皇子不是太子,但出身却是所有皇子中最高的,因为子凭母贵,他的母亲出自大族风氏。

    风氏可是东庆顶尖大族,家族传承数百近千年,至今屹立不倒,族中更是才能辈出。

    有趣的是,三皇子的母亲虽然出自风氏,但并不是嫡系一脉,而是旁支庶女。

    仅仅是旁支庶女,当今官家为了能将她纳入宫中,也耗费不少心思,甚至许以半后之位的昭仪。他倒是想将后位留给风氏嫡女,奈何人家看不上根子不正的皇室,仅保留表面尊重。

    巫马皇室再气恼也没用,反而要好好安抚风氏,免得他们生出不满。

    这些个世家大族在中原大地根深蒂固,谁也不知道他们千年底蕴能爆发出多少力量。

    至于四皇子,出身就比较离奇了,根本没有传出多少风声,隐约说是出身琅琊王氏。

    不过这话没人相信,反而当做一个笑话忽略了。

    二皇子出身最低,所以官家会将他当做联姻北疆皇族的弃子。

    四皇子的情况比较特殊,但一个不受宠又被忌惮的皇子,还想迎娶魏氏嫡系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