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多一个救命恩人就多一个呗,正好借着这层关系和柳仲卿打打交道。

    “原来是这样,可惜那时候夜色太黑,没记住。那他现在风寒好彻底了?”

    姜芃姬脸色缓和,看不出丝毫喜乐痕迹。

    巫马君拱手谢道,“自那以后,养得差不多了。若是不嫌弃,柳郎君唤我一声正则便好?!?br />
    姜芃姬再不懂,也知道远古时代的表字只有家人、师长以及亲近的友人可以喊。

    一上来就这么热情,呵呵,看样子面前这位另有图谋。

    因为个人脾性,她不是很耐烦和人虚与委蛇,所幸身边还有一个风瑾可以从中调和,谈话也不是那么难受,撇除某些个人原因,巫马君这个脾气其实也挺对她胃口的。

    说着说着,巫马君不由得提及刚才发生的事情,“那位郑郎君并非善者,你刚才下了他面子,当心以后他记仇,给你使绊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兰亭方才完全可以压下这事?!?br />
    姜芃姬不屑一笑,“他有把柄在我这里,记仇便记仇,我又不怵他?!?br />
    巫马君:“……”

    “最近不是说有考评什么的,一旦污了名声或者出了其他意外,兴许这辈子都进不了官场。这种紧要风头,不好好收敛好自己的狐狸尾巴,反而跑出来讨打,这种脑子,无须忧虑?!?br />
    巫马君听她这么说,心中不由得起疑,难道她手里真的有郑斌的把柄?

    今天这场雅集几乎算得上不欢而散,吃了大亏的郑斌一怒之下挥袖走人,其他郎君也没有卖弄才学或者向诸位贵女献殷勤的心思,一个一个都心不在焉。

    雅集散后,魏静娴双手不安绞着帕子,贝齿轻咬红唇,“她真是这么说?”

    上官婉笑嘻嘻道,“婉儿就说了,兰亭哥哥又不是那种鲁莽不通情理的,她待静娴姐姐那么好,自然也希望你能找个好夫婿。今天雅集上的,各个衣冠禽、兽,都不是良人?!?br />
    魏静娴叹了一声,两弯黛眉微蹙,抱怨道,“倘若她是个男子,也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

    之前从土匪窝脱身回了家,虽然保住清白名声,但家中父母依旧再三追问,生怕哪里缺漏,日后被人重新提及。她忍不住旁敲侧击,问了母亲关于柳羲女儿身的事情。

    万万没想到,父母都是知情者!

    甚至当年柳府还过来归还信物,只是为了她名声考虑,这才拖到今天。

    对于今天的雅集,魏静娴也表示反对过,毕竟她和柳羲还没有正式解除婚约呢,如今这么一来,岂不是让整个柳府都下不来台?

    可惜她的声音太过微弱,父亲又有自己的打算,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的话。

    魏母见女儿伤心,一时间心软,干脆给她透了个底,“这件事情你便不用再管了,你父亲提前和柳府通过气。他便是再糊涂,也不会在这种关口去得罪柳仲卿?!?br />
    姜芃姬人还没有回到家门,她在雅集上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正如她所料,旁人的目光更多聚焦在她百步穿杨的箭法上,至于狂傲的举止反而成了无伤大雅的点缀。

    柳佘坐姿端正,桌案前摆着一张写了字的竹纸,稍微瞧了一眼,竟然是柳兰亭的生辰八字。

    “今日雅集耍得还算愉快?”某位父亲语气带着些许看好戏的味道。

    姜芃姬抱怨,“挺无趣,一群人没事做,在那里伤春悲秋,本来好好的心情也被带歪了?!?br />
    柳佘险些哑然失笑,“兰亭这么说倒也对,这种雅集本就不是什么能寻到乐子的地方。只是郑斌的事情,兰亭未免太过鲁莽,幸好我儿箭法精湛,不然的话,反而容易吃大亏?!?br />
    姜芃姬在柳佘身前的桌案旁坐下,无所谓地笑了笑。

    “那小子难不成拖家带口跑来父亲面前诉委屈了?”

    正所谓打了小的来了老的,那个郑斌不会因为玩不过自己,扭头就去找家长求助了吧?

    “若真是来了,为父也会将他们轰出去,更别说他们一家子还没胆量因为这种事情上门找不快?!绷芤∫⊥?,其实他关心的事情根本不是这件,“为父只是想跟你说,狠狠下人面子这种行为容易结仇,你若是没有足够的把握将人捏死在手里,万事便要学会留一线?!?br />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话一听好像是在劝告姜芃姬以后别那么残暴,实际上的含义却并非如此。

    留一线的前提是“没有足够的把握将人捏死在手里”,若是有,大胆去结仇。

    柳佘不介意给闺女善后,毕竟这种事情他做起来早已得心应手,然而岁月不饶人,他总会老去,到时候谁还能帮她?趁着她还年轻,脾性未定,说不定能扳过来几分。

    “把柄么,自然是有的?!苯M姬温吞道,“听说郑斌有意考评入仕,谋求官职,然而考评不仅考量孝道、容貌、才能、家世,还考验名声,他的名声若是毁了,再想起复可就难了?!?br />
    柳佘扬眉,问道,“为何这么说?”

    “郑斌表面人模人样,背地里却有狎弄**的癖好,而且极具暴虐倾向,估计被他打死的孩子也不少了?!苯M姬不屑笑了笑,“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郑斌已经入了官场,顶多是名声有损,被人弹劾几次,可他现在还没有迈进去,考评对名声要求又极其严苛……”

    话未说尽,但知道这层意思就好。

    柳佘问了个他挺好奇的问题,“你怎么知道那个赵斌有那种嗜好?”

    姜芃姬回答,“眼睛不瞎应该都能看出来?!?br />
    柳佘以手扶额,视线落到桌案上的纸上,蓦地问了句,“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又看出什么?”

    “父亲身上有线香燃烧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而这种气味只在上佛寺那边闻过,因为里面加了一味特殊的香草。身上的衣裳还是昨日的,尽管很干净,但衣角有夜雾露水沾湿晾干之后的痕?!蛞故狈秩ス戏鹚?,找了尘大师解决我和静儿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