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惜地抚着白马的马脖子,学着姜芃姬之前的动作安抚马儿。

    说起来这匹马也可怜,明明是北疆战马,毛色纯白,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杂色,这也是柳佘费了一番功夫弄回来的,然而却跟了一个战五渣的主人,成了拉马车的马,险些泯然众马矣。

    上官婉哀叹,“唉,可婉儿觉得静娴姐姐和兰亭哥哥真的很配啊……”

    小小年纪就入了腐门,这是不对的。

    姜芃姬眼角一抽,“你这妮子又装聋作哑,兰亭哥哥早夭,你面前可是兰婷姐姐?!?br />
    上官婉揶揄道,“我在旁人面前喊你一声姐姐,你敢答应么?”

    这时候,姜芃姬发现弹幕上的画风又变了,而且是她完全不理解的梗。

    【霸道总裁】:hhhhh,泼猴儿,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兰摧玉不折】:hhhhh,泼猴儿,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食堂打饭阿姨】:hhhhh,泼猴儿,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满屏幕的泼猴儿,姜芃姬整个人都方了,那些观众是有多无聊?

    除了复制,你们还会啥?

    她双手环胸,眼皮子一抬,一副无赖到底的模样,“我还真不敢应……”

    借着大马的身高,上官婉遥遥望见雅集那边似乎换了活动,“他们是要玩射箭投壶么?”

    “一群没啥斤两的白斩鸡,有什么好看的?!?br />
    姜芃姬翻了个白眼,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上官婉煞有其事地点头,“说得也是,兰亭哥哥最英武不凡了。婉儿还想遛两圈……”

    见她要牵着马往回走,上官婉有些耍赖皮地抱着马脖子,一副不肯下来的模样。

    “你这是成精了……”姜芃姬嘀咕,她才刚冒出这心思呢。

    虽说如今对女子束缚还不算太严苛,若有人陪同,出门逛街参加诗会都可以,然而有些事情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上官婉年纪小,约束更多,哪怕想骑马,也只能骑一骑小马驹。

    如今骑在那么高大的马的背上,只感觉周遭的空气都清新了。

    哼着童谣曲儿,轻快的曲调令人心情都舒畅愉悦起来。

    这边的姜芃姬丝毫不知道,她钦定的账房先生为她惹了点麻烦,把几名士族贵子削了脸面。

    “请郎君一观?!?br />
    徐轲落笔,桌案上铺着一张纸,上面的字迹劲瘦有力,难掩锋芒。

    “你——”

    虽然是个草包,但涵养好歹也有一些,做不出辱骂这种没教养的举动。

    围观一系列事情的风瑾瞧瞧一脸谦卑,但气势强盛的徐轲,再瞧瞧远处牵着大马溜达,小成蚂蚁一般的身影,默默吃了一口茶……他还是默默当一名吃茶观众好了。

    事情为啥会发展成这般剑拔弩张的地步?

    这还要从姜芃姬被上官婉磨着去遛马说起。

    徐轲和踏雪不方便跟着,干脆就留在雅集。

    这次雅集,似乎有几个已经被家中长辈告知真正目的,对柳兰亭报以看好戏的态度。

    本以为会看到对方七窍生烟,头顶一片大草原的窘迫模样,却没想到她根本不理会旁人。

    找她玩词令,竟然无耻承认自己不擅长辞赋,其他活动喊她,直接丢来一枚生无可恋般颓废无聊的眼神,闹得他们都不好继续磨着她了,自然早已准备好的好戏也瞧不成。

    这样水泼不进,刀砍不破的脸皮,他们还真拿对方没办法。

    然后一个眼神错开,人家竟然带着上官家的嫡女去遛马!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更别说她带来的小厮和女婢还在。

    之前被姜芃姬无意间噎了一把的郎君低声嘲讽她,内容隐晦,知情者自然听得懂。

    徐轲不属于知情者,但他脑子聪明,那话落到他耳朵,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劲。

    之后又有人嘲讽姜芃姬不懂文墨,有负柳佘才名,士族高门竟然出了个“文盲”。

    若只是这样,那也就罢了,偏偏他们还觉得不够劲儿,竟然拿徐轲开刀。

    不能折辱主人,折辱奴仆也是一样的。

    踏雪是婢女,虽然这群家伙被姜芃姬评论为草包,但表面功夫一向很好,不至于牵涉踏雪。

    于是……被打脸了……过程就是这样……

    找徐轲论诗文、考辞赋,比一次就被打一次脸,而且一次比一次疼。

    风瑾不忍直视地别开脸,已经不敢看那副惨象了。

    徐轲出身不怎么好,普通人家读书困难,书肆最便宜的书也是普通人家半年嚼用,读书很贵,不取巧,徐轲想要稳赢不容易……而诗词贵在灵性,而徐轲偏偏不缺这点。

    如果换考策论或者圣言方面的考核,估计他就要捉襟见肘了。

    而现实却是,一群自诩才子的平庸草包想要炫耀,碰巧撞上徐轲的强项,被强行教做人了。

    风瑾莞尔,“果然,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不明智?!?br />
    徐轲暗中扫了他一眼,面上继续维持着镇定自若的神色,内心却有些暗暗发虚。

    另一旁,巫马君笑着打圆场,偏向却十分明显。

    “郎君何必与区区贱奴计较,不过是占了个巧罢了?!?br />
    徐轲眼神一暗,悄悄攥紧了拳。

    但这个场合他不能继续争强,不然被人羞恼成怒打死了,旁人也不会说什么。

    再有才华又如何,一个身份能压死人。

    眼瞧着徐轲要吃亏,风瑾笑着提议道,“治国治家又非一两首诗词能解决的,郎君何须如此在意?输个一尺半寸也无妨,不过是逗趣打发时间罢了。如今春色正好,仅谈诗词未免太过单调,诸君觉得赛马投壶如何?鱼儿正肥,河边垂钓也是乐趣?!?br />
    风瑾温和地对徐轲道,“下去吧,去问一问兰亭,有没有兴趣来玩耍?!?br />
    巫马君扭头看了一眼风瑾,神色莫名。

    “等等——”风瑾刚想放心,却听到身旁穿着粉色衣裳的郎君笑着提议,“这位郎君说得不错,只是……普通的投壶射箭,估计诸位玩得太多,如今也腻了,在下提议,不如来点儿新花样?听说北疆民风彪悍,常常令奴隶头顶一物,以此为箭靶……”

    风瑾听后,一下子攥紧了袖中的手,带着些许警告意味,“哦?”

    “不过是个逗趣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罢了,不如让他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