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三月,正是草长莺飞,柳绿花繁的时节,天空一碧如洗。

    汍水亭畔人影憧憧,年轻的仆妇手脚麻利得端着新鲜的时令水果,附近梨花怒放,景色美,但是人更美,十几位年轻郎君端坐席上,面前食案上有精致的点心和水果。

    最大的刚刚弱冠,最小也才十岁出头,年龄不一,但都是一副极好的相貌。

    姜芃姬看着弹幕上一片鬼哭狼嚎,她暗暗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明白那些人的审美。

    这些郎君美则美矣,然而一个一个身着颜色鲜艳的衣裳,簪花敷粉,真真是人比花娇!

    咳咳咳——说句难听的,尼玛简直就是一群伪娘聚会好么!

    面对姜芃姬的吐槽,弹幕上的观众不乐意了,一连串的prprprpr舔屏几乎要将她的视线遮挡,各人有各人的审美,他们就是喜欢这样精美娇艳的文弱小受,不服气?

    姜芃姬:“……”

    受?

    好吧,她服了。

    除了这些人模人样的郎君,隔着一面半透明的山水屏风,另一边坐着数名贵女。

    一眼瞧过去,好家伙,半数以上都是熟人。

    前不久才经历一场刺激的冒险,扭头就有心情又跑出来参加雅集,这些小姑娘真是心大。

    姜芃姬看到她们,那些贵女自然也瞧见她了,其中的上官婉直接亮了眸子。

    本想上前,然而这是公众场合,众人都以为姜芃姬是男性,而且还是魏静娴的未婚夫,她若是表现太殷勤,指不定就被误会是对“兰亭姐姐”有意思。

    这么一想,本想起身的动作又僵住了,一恼之下坐回原地,整个人没什么精神。

    姜芃姬没有去贵女那边,而是在一群郎君中找了个位子,徐轲和侍女踏雪分坐身后两侧。

    她来得迟了一些,雅集已经开始一刻钟了。

    诸人对她连告罪都没有的行为十分不满,只是没有具体说出来,而是用无视默默表达。

    姜芃姬混不在乎,挑拣沁了井水的果子丢进嘴里,一股沁人心脾的冰凉蔓延全身。

    和几个绣花草包吟诗作对?

    那多浪费时间,还不如吃吃吃,喝喝喝,困乏的时候小憩一会儿。

    她心宽,然而一群观众看着心焦不已啊,他们还等着姜芃姬在雅集上一鸣惊人,啪啪打脸。

    你特么参加雅集诗会,就是换个地方吃吃吃喝喝喝,然后午睡么?

    太丢穿越女的脸了,主播!

    【主播V】:我以前上学,文科成绩基本低空飞行,你们就别为难我了。远古时代的古言,哪怕是我那个时代的考古大师也未必能玩得溜。我平时除了开训练就是打仗,武夫一枚。

    一群观众懵逼脸:“……”

    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

    【兰摧玉不折】:没事啊主播,我们当你的后盾,度娘谷爹都会帮你的。

    【魔法少女阿风】:左手唐尸三摆手,右手宋词元曲,上有李白大大罩着你,下有杜工部巨巨附身,主播你就是站在诗词文学巨人肩膀上的伟人,哪怕是侏儒,也能秒杀这些渣渣。

    你们半分钟前还一个劲儿舔屏,现在舔完就翻脸认不认人?

    姜芃姬看着这些评论简直无语了,真是翻脸如翻书。

    【美少女战士阿渊】:我的鼠标已经点在度娘搜索界面了,要啥诗词歌赋都给你搜过来。

    看着一群起哄不嫌事儿大的观众,姜芃姬开始反省。

    她这些天是不是太安分了一些?

    竟然让这些观众都忘了她之前的残暴?

    【主播V】: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首诗词征服不了他们??孔抛鞅资侄?,分分钟被拆穿。哪怕做出一首惊天好诗好词,他们也不会就此罢休,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更何况,这个时代的主流并非七言五言绝句或者词曲,生搬硬套没用。

    也许在其他时代,被人拆穿抄袭或者冒名顶替不是什么大事情,但在这个文学盛行的年代,无异于是找死,还要连累全族,哪怕士族高门出身,一旦出了这种事情,一辈子也会被毁掉。

    都说得这么清楚了,这些天一直追着直播的观众也清醒不少,不再闹腾了。

    唉,没有诗词打脸环节好无聊,他们还是默默继续舔屏美少年好了。

    姜芃姬还没来得及高兴难得的清净,她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下意识扭头看去。

    “有事?”

    对方被噎了一下,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姜芃姬刚才是有多么心不在焉。

    因为十六国混乱到后来大夏一统,女性并不拘束闺阁,哪怕是现在五国分夏,社会风气重新偏向男权,女性慢慢被束之各种规矩,但目前来讲,并没有太严苛。

    像这种雅集,基本等同于青年适龄男女的相亲大会了。

    这些个郎君,哪怕无心隔壁的贵女,但也想表现出最好的一面,跟个开屏孔雀似的。

    正当他们一个劲儿卯足力气表现才华,偏偏人群中间出了个叛徒,一副无所兴趣的模样。

    这不是找茬么?

    等到那位郎君都要涨红脸了,这时候弹幕上有专心看雅集的观众提醒姜芃姬。

    她这才一副迟钝恍然的模样,说道,“羲不善辞赋,恐怕要扫了诸位的兴头了?!?br />
    这就直白拒绝了?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正在这时,一声珠落玉盘般清脆的声音自一旁传来,隐隐含着笑意。

    “兰亭可真是惫懒,若非赶着雅集,见你一面真是千难万难?!狈玷岳婊ㄊ飨伦呃?,肤如细雪,面如冠玉,目若点漆,一双凤眸狭长,眼梢微挑,年纪不大,风姿已然初成。

    相较于风瑾一出场就吸引旁人目光的风姿,姜芃姬的表现就太不合作了。

    “你怎么还在河间郡?”

    诸人:“……”

    人家刚来雅集,你特么一句话就想把人轰出河间郡么?

    对于姜芃姬的嫌弃,风瑾也没有露出愠怒之色,反而令仆妇将位子摆在她身旁。

    戏谑道,“兰亭这番薄情寡言的话,真真伤人心?!?br />
    姜芃姬嗤了一声,“说这些话前,先把自己身上的香粉拾掇干净了。奉劝一句,年少精贵?!?br />
    风瑾怔了一下,听出她的内涵话,细白的面颊倏地涨了红色,差点维持不住一身风仪。

    另一边,一群没节操的观众到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