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好眠,姜芃姬在踏雪和寻梅的服侍下穿衣洗漱。

    “二郎君,昨夜老管家派人传话,说是农庄有个奴仆逃了,后来又被抓了回来?!?br />
    踏雪给她整理好衣领,然后将她一头长发束起,用一根造型简单却精致的玉簪固定。

    远古时代的衣裳、仪容都是极其繁杂而讲究的,姜芃姬除了会扎个大马尾,其他都不会。

    任由两名贴身侍女摆弄,她抬了抬半阖的眼皮,问道,“逃奴?是徐轲?”

    “似乎是这个名字,现在人在院外等着您发落……”寻梅附和道,末了批评,“二郎君待下人温和,又不似其他公子哥儿那般,郎君收留他,他还有什么不满的,竟然想当逃奴……”

    姜芃姬默默听着,不置一词,实际上她对徐轲的举动很欣赏,能为自己争取自由的人都是有勇气的,只是放在这个时代,她这种想法和徐轲这种行为,都是十分离经叛道的。

    一个徐轲,还不值得她被人当成傻瓜看待,所以,听听就好。

    照旧点开直播,姜芃姬恢复风流倜傥的装扮,静静用了早餐。

    当然,鉴于年代问题,物资匮乏,她的早餐在一群观众来看,档次似乎也就那样。

    书房外头,她看到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的徐轲,连脸上没有恢复好的伤口也得到了妥善包扎。

    姜芃姬走到拾掇干净的徐轲身边,“你怎么在这里?”

    “老爷吩咐,以后小人跟着郎君学习,伺候您左右?!?br />
    徐轲身子颤了一下,话语中明明带着不甘,但姿态依旧恭敬,跟昨天白天完全不一样呢。

    姜芃姬挑眉,眼珠子一转,倏地想到了什么,唇角泛起一缕笑意。

    因为身份缘故,柳兰亭身边一直没有跟读的书童,研磨裁纸这些琐事都是踏雪和寻梅两位侍女帮忙做的。现在徐轲成了半个书童,这些琐事自然落到他身上。

    进了书房,一排排书架上堆着数不清的竹简,还有一册册珍贵无比的纸质书册。

    扫一眼每一排书架上的标签,注明的书目,将徐轲看得怔在原地,浑然忘我。

    仅这么一间书房,面积就比寻常人家还大了好几倍,书架上的藏书更是价值连城!

    如果说之前还有不满,但看到这些书籍,他反而没了怨气,甚至激动得双手都有些打颤。

    “怎么了?”姜芃姬扫了一眼徐轲,落座之后指了指书案旁的箱匣,“把纸裁好了?!?br />
    造纸作坊出来的竹纸都很大,姜芃姬根据需求将其裁成合适的大小,之前裁出来的纸都是用来练字和完成课业的,A4大小,但是用来绘制设计图,那就太小了,所以还需要重新裁。

    【偷渡非酋】:一大早上就被主播发糖,红、袖添香,虽然性别颠倒了,但是一样养眼。

    【老攻不是老公】:噫,这不是昨天的倔强少年么?

    姜芃姬似乎在垂眸练字,但实际上她在看直播弹幕,满屏幕的老司机!

    【霸道总裁】:昨晚是不是发生啥不可言说的嘿嘿嘿?怎么一个晚上过去,感觉小狼崽儿变成小绵羊了,主播你昨晚对小可爱做了啥人神共愤的事情?

    姜芃姬暗中啧了一声,哪里是她做了啥嘿嘿嘿的事情,分明是有人驯狼去了。

    【魔法少女阿风】:这才两天没来,主播都已经开始攻略组建后、宫了?

    【美少女战士阿渊】:吃瓜观众一脸懵逼,然而徐轲少年低眉顺眼,画风美如画……

    评论越来越歪,甚至还有人打赏,希望她来个现场版的撩汉攻略视频,她的眉头愉快乱跳。

    一旁的徐轲完全不知道姜芃姬丰富的内心活动,他洗得发白的手覆在竹纸上,掌心下平滑的触感令他双颊微红,仿佛触摸少女香软肌肤,胸腔跳动的频率令他无措。

    这就是竹纸?

    徐轲在子??じ欧蜃忧笱?,曾见过“它”的芳容,那可真是惊鸿一面,令他心跳不稳。

    作为平民出身的徐轲,能有幸求学已经不错,哪里有机会用得上纸贵如金的竹纸?

    更别说,他曾经见过的那些竹纸和眼前这一箱匣的竹纸,两者质量根本没得比。

    如果说前者好似中年妇人的肌肤一般略显松弛,后者便像初生婴儿般洗白滑嫩,摸着上瘾。

    姜芃姬:“……”

    她是不是看走眼了,为啥感觉弄回来一个恋物癖的痴汉?

    其实吧,她并没有让徐轲到身边的意思,只是想买回来,提拔成管账的管事,主要负责她训练的那一群家丁,小到生活琐事,大到训练流程和奖惩,都要面面俱到才行。

    那可是她以后部曲的雏形,也是她试验的小白鼠,难免要重视几分。

    纵然是曾经的第七军团长,这个时代和她的时代出入太大,很多事情都要她摸索着去做。

    从徐轲眼中看到那一抹光,正是她欣赏的,但是……似乎让那位女控父亲误解了?

    因为前些年的疯狂忙碌,柳佘的生活相当不规律,今天更是睡到了晌午才起身。

    姜芃姬去请安,顺便跟着一起用餐,仔细观察,发现柳佘的眼底青色重了一些。

    她心里明清,但还是开口问了一声,“父亲昨夜没有睡好?”

    柳佘微微一笑,吃了口茶润唇,“驯狼去了?!?br />
    姜芃姬:“……”

    白莲花的画风都是一致的,但是腹黑总有各的黑……此话不假,姜芃姬默默扭开脸。

    姜芃姬没有同情心地想到,徐轲少年……估计要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了吧?

    末了又想起一件事情,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柳佘解释一下。

    她觉得柳佘估计误解了,以为她看上徐轲的美貌。

    “父亲,那个徐轲毕竟是男子,留在儿身边有所不妥?!?br />
    姜芃姬现在可是妹子,那个徐轲和风瑾一般不瞎,不留神就会掉马甲好么。

    柳佘说道,“好歹也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先做个书童留着看看,不行再打发了?!?br />
    姜芃姬眯起眼,柳佘这……话里有话?

    “儿想让他去管那些家丁的训练,当个账房先生也行?!?br />
    柳佘这才抬头看她,微不可察地蹙眉,然后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看你安排?!?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