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郎君的话,小人表字孝舆?!?br />
    徐轲低垂着头,努力不让人看到他眼中的恨意。

    姜芃姬嘲讽道,“孝舆?为何不是愚孝?为母报仇无可厚非,但读书多年把你脑子读傻了么,手上有几分本事就敢提着刀子找人报仇,如果能手刃仇人也就罢了,偏偏只是让仇人损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家丁,反而把自己赔进去,这脑子……买下你,我现在怎么觉得有些亏?”

    【偷渡非酋】:hhhhh,主播这话好打脸,你半分钟前还说买了人家很赚诶。

    【非酋奇遇欢迎您】:主播我跟你嗦,但凡是穿越,去牙行肯定能淘到顶尖人才,我看这个徐轲很有前途_(:з)∠)_就算没脑子,以后也能暖被窝啊,说不定人家就是男主嘞

    【农夫山泉有点悬】:噫,为何不是女主(*/ω╲*)

    没去理会少年猛然抬起的头,她一挥手,自然有人把徐轲归类到“购物栏”。

    又是一番挑剔的选择,加上徐轲,她又选了六个人,加上之前的一共二十个。

    “都记下了么?”姜芃姬问老管家,“先把那些人都安置在外头农庄,好好调、教再说?!?br />
    老管家有些心塞,但满脸褶子根本看不出什么表情,老爷也说今天所有事情都让姜芃姬一人作决定,他只需要做好该做的本分任务就好,“回郎君的话,都已经记下了?!?br />
    “对了,再买两个粗使婆子,力气大,能做大锅菜的那种?!苯M姬还没走两步,又对着牙婆说道,“最好是勤快一些,嘴巴严的,那些喜欢偷奸?;木筒挥每悸橇??!?br />
    老管家疑惑,柳府面积不大,要伺候的主人也就那么几位,所以目前的下人都够用。

    姜芃姬突然要再添两个粗使婆子,也不知道拿来干嘛。

    一次性买了二十二个,这对于牙行来说也是一单大生意了,更别说其中二十个都是值钱的男丁,成年的价格最高,年纪小一些的稍微便宜一些,粗使婆子也能卖个**两。

    这是正规买卖,他们还要去官府过一个明路,费不了多少时间。

    结清债,从牙婆手里拿到一叠卖身契,姜芃姬独独抽出徐孝舆的。

    “让农庄的人看好那个徐孝舆,别让人跑了?!苯M姬收好那张卖身契,唇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特地还嘱咐一句,“若是半夜抓到他,记得立刻过来通知。他丢了,我找你们算账?!?br />
    从牙行买了人,姜芃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柳佘给的考验可不是买了人就完的,还有一系列的后续,要知道如何安置人,每日训练和开销……说到开销这环节,她还要清楚采买环节以及物价,才能更加合理运用那一笔预算。

    “感觉跟以前被上司折腾似的……”姜芃姬坐在马车里,桌案上铺了纸和笔,她打开老管家给的新册子,将每一个家丁的名字以及来历身份和购买价格都详细记录上去。

    弹幕上一片哈哈哈哈,难得看到无往不利的主播吃瘪,抓紧时间乐呵乐呵。

    “……农庄田地面积不小,倒是可以让他们一边训练一边耕作,尽量达到自给自足,收支能平衡,减少消耗……每一季度的衣裳又是一笔开销,还有训练需要的工具也要准备……为了调动训练积极性,可以设立一套奖惩制度……”姜芃姬将早已写好的腹稿抄录到竹纸上。

    末了,看着写满字的竹纸,姜芃姬终于满意了一些。

    接下来就是了解基本物价,尽量将手中这笔预算用到实处,减少无所谓的浪费。

    除了这些安排,她还要弄一套训练计划,不然如何将一群绵羊训练成真正的雄狮?

    可惜的是,远古时代的人基因素质不好,身体素质更是远远比不上她那个时代的水平,很多未来流行的训练方式都不能推广,她不能生搬硬套,只能根据这个时代的条件进行调整。

    用比较形象的比喻来描述,她那个时代幼儿级别的训练难度,放到这个时代就是地狱级别。

    有些期待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姜芃姬的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兴趣,她最喜欢这些有挑战的事情,每每都能激发体内安稳冷却的血液,让她忍不住为之激动,“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br />
    【偷渡非酋】:为毛有种不翔的预感?看着主播笑,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冷了……

    【一米阳光】:你不是一个人,我也觉得好冷,萌新瑟瑟发抖。

    该说越单纯的人,直觉越强么?

    看着屏幕上飞过的弹幕,姜芃姬终于愿意克制一下内心的情绪,收回唇角勾着的笑。

    如今还是三月初,天色黑得也比较早,远古时代的人类生活比较枯燥,富豪人家还能点个灯看看书、听听戏,找些事情消遣一下,然而普通人则早早吃了饭,准备早睡了。

    算算时间也快到饭点了,管家催促她早点回去陪柳佘用膳。柳佘没回来之前,柳府众人一向是分开用食的,不过当家男主人既然回来了,一家子也不好继续分开在房间用膳。

    刚到正厅,姜芃姬意外发现一向宅在自己院子里的蝶夫人竟然坐在柳佘下首左侧位置。

    至于继夫人,因为身体缘故,还在自己院子里修养。

    用这个时代的礼节向柳佘行礼,再对蝶夫人点头颔首,正巧这时候下人端着食案上来。

    “三弟和二妹在自己房里用餐么?”趁着下人还在布置的时候,姜芃姬开口问了一声。

    这个时代讲究食不言寝不语,柳府的规矩没有本族那么严苛,但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注意的。

    姜芃姬有什么问题只能在开饭之前说,不然就要一直沉默到用膳结束。

    蝶夫人双目微垂,似乎在看自己衣裳上面的精致绣纹,柳佘眉心一蹙,却没有开口。

    最后还是蝶夫人噙着笑,打破了僵硬的局面,“三郎君前些日子贪玩磕破了相,据郎中嘱咐,需要在房中安心静养一段时间,吃食也要格外克制,不然容易留下疤痕。二娘子年纪幼小,性格腼腆,多说两句话都容易脸红,表哥向来严肃,那张脸一板,还不把那丫头吓哭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