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坐姿端正,纹丝不动,缓缓道,“民心所向,自然也是众望所归。纵观史书,哪位失了民心的帝王,能长久不陨?先不说现在这位官家,单说先帝,也算是其中‘翘楚’……”

    他轻蔑地笑了笑,大致说了一下那位先帝的“丰功伟绩”,以详细的例子加深印象,一点一点剖析论证,既不会让人觉得枯燥艰涩,又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放空话。

    “为君之人,固然要依靠世家门阀的力量,然而,最大的根基依旧在‘民’?!?br />
    柳佘虽然出身名门士族,但他对士族门阀的前景却并不看好,甚至隐隐觉得走不长久。

    当然,在当下这个背景,士族对朝堂的影响力却是十分巨大的,甚至算是一手遮天。

    “先帝会失败,其一是得罪了各个士族,然而核心原因依旧是失了民心。若非如此,河间恭顺王怎会一路势如破竹,未曾碰到多少阻碍,就直闯上阳城,将利刃架在先帝的脖子上?”

    河间恭顺王巫马进,就是现在坐在龙椅上的皇帝。

    他是先帝的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不过这对兄弟厮杀起来,可半点不念亲情。

    恭顺王登基之后为了平复民怨,甚至不顾百官劝阻,下旨赐死先帝,祭天求雨。

    姜芃姬也粗略了解过,觉得远古时代的背景和她所在的时代有些莫名相似。

    她所在的时代,也不乏名门贵族,有些世家权利之大,甚至能左右联邦政权的变更。

    可不管怎么折腾,联邦的主人依旧是数量最为庞大的公民。世家也好,贵族也罢,也离不开那些人?;坏秸飧鍪贝?,意思也是相似的,士族再强,也不能违背天下民声!

    当然,有些士族眼高于顶,觉得自己可以将天下局势玩弄鼓掌的……这种傻瓜就是个耍猴的。

    正想着,柳佘眼神温和地看着她,仿佛那双乌黑明亮的眸子,盛着一汪清泉。

    “你是为父膝下唯一的孩子,家人待你多有宽容,难免将你养得一叶障目,不知泰山。眼里只看得到繁华,而看不到更深处的腐朽糜烂……民心二字看似好写,然而想要真正写得好看,却十分困难?!?br />
    只见他葱白似的手指握着笔,稳健落笔,在一张竹纸上落下两个硕大的字,“民心……字若无骨,不过泛泛空谈,字若无形,旁人一看便知根底……写得容易,做到很难?!?br />
    柳佘淡然笑道,这话一说,姜芃姬的视线都变了。

    “那父亲的意思是?”

    柳佘丢开竹简,“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亲身去了解,你才会更加了解书中所讲的内容。你可知外头物价几何,民生有何需求,田间耕作……背井离乡之人又为何忍痛卖儿鬻女……”

    不了解民所需求的一切,又如何真正为他们考虑?

    连这些都做不到,更别谈收拢民心。

    倘若因为这个原因被人背叛,然后被人背后捅一刀,那也太憋屈了。

    只是,姜芃姬心中另有一个疑惑,他说……柳兰亭是他膝下唯一的孩子?

    那么后院那两个庶子庶女怎么回事?

    柳佘清朗的声音在书房摇曳烛光下,衬得格外沉重,仿佛藏了什么能要人命的毒、药。

    姜芃姬也感觉出来了……今天的“父子话题”危险性真高。

    “兰亭要听一听为父在任上碰见的趣闻么?”

    柳佘聪明地停止了话题,选择让姜芃姬自己去想。他说的这些,不仅和为君之道有联系,其实也和为官之道休戚相关,不懂得民生所需的官,如何能真正为他们考虑?

    至于女儿是往哪个方向想的,他并不在乎,其中的差别,不过是她内心野望大小而已。

    呦,还有睡前故事可以听。

    姜芃姬打起精神,“当然想听?!?br />
    于是,柳佘用平和清冷的声线讲述他在那些地方任官的经历,内容十分广泛,从最小的鸡毛蒜皮到阴毒的后宅争斗,再到市井百态,官场倾轧,听似很频繁,实际上颇为惊心动魄。

    再贫穷的地方,那也不缺地头蛇,他一个外地来的郡守想要治理好一郡之地,没点儿手段可不行。最艰难的时候,甚至被当地小士族乡绅联合,险些架空成了傀儡。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正如蝶夫人所讲,柳佘这张风光霁月人皮下,藏着的可是一肚子黑水。

    正面不行那就侧面,管他手段光不光明,有用就行。谁家宅子里没点儿阴私?谁的双手是彻底干净的?谁家宗妇面对一屋子小妾和庶子庶女,能真正平和大度?他就像是狩猎的毒蛇,冷静等待猎物放松警惕。

    几月蛰伏,照样把那些眼高于顶的小士族挨个儿收拾了。

    他的讲述方式并不古板,甚至有些说不出的风趣幽默,只是和他本人谪仙般的形象相去甚远。

    姜芃姬听了,不得不承认,她反而对外头的世界有了更多的好奇,脑海中也有了具体的印象,而不是将这个时代的一切事物都笼统归类于“远古时代落后愚昧的产物”。

    尽管柳佘是担心姜芃姬成了不知世事的天真世家子,才会弄这么一出,但也算歪打正着。

    她郑重地道,“父亲的意思,儿明白了?!?br />
    “明白就好?!崩匆桓雒飞?,柳佘最近有些喜欢这个动作,说着他从身侧取来一只小盒匣,抽开,取出里面装着的小册子,“你今年也十二了,再过两年,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

    姜芃姬嘴角的神经有些不受控制地暗抽,十二岁……再过两年也就十四,就该成家立业?

    突然,她觉得上辈子那些三十多还在高等学府苦读的家伙就像是大龄巨婴一般。

    “这是?”接过柳佘递来的那卷小册子,小心打开,她看了一圈差点儿没看懂。

    “你母亲留给你的嫁妆单子,上面那张是她的,下面那张是为父这些年慢慢添上去的?!绷芩底?,笑了笑,“当然,关于你的婚事,为父另有安排,这单子……也算不上嫁妆了?!?br />
    他从头到尾就没打算把女儿嫁出去,要是这样,多年前就没必要瞒下嫡次子的死了。

    姜芃姬对这个时代的物价真的不了解,不过看上面密密麻麻一本的东西,她就觉得很多!

    视线落到最后,看到里头的田产、米粮和马匹生意,眉头更是暗暗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