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在这种问题上纠结没有意义。

    姜芃姬一手支着下巴,直直看着老和尚,等他开口。

    “小施主,这是令堂的意思?!崩虾蜕心碜欧鹬樗档?,“当年令堂痛失两子,曾拜托老衲为府中孩儿都看过面相,无一人有帝王之命,而令堂十分笃定,柳佘之女注定为帝?!?br />
    姜芃姬眼睑微敛……这么笃定……可见那位便宜母亲当真是知晓历史的穿越女?

    “老衲实力不济,特地请了友人相助,终于隐隐算出柳佘的确有帝皇之父的命格,但那位帝命之女却迟迟未出现。令堂临终之前,似乎想通什么,为保全小施主,便请老衲帮了个忙……”

    老和尚笑着说道,“令堂不顾有可能被当妖孽焚烧的危险,将自身来历告知令尊,并且言明,她自小一体双魂,其中一魂应了死劫而亡,小施主作为她的女儿,极有可能如此……”

    姜芃姬手一颤,杯中的茶水险些泼了出去,“一体双魂?”

    也就是说,继夫人和柳佘都误以为真正的柳兰亭是应劫而亡的那一魂?

    “若非如此,小施主和令尊定然会心生嫌隙,终究反目,也不是不可能?!崩虾蜕幸谰晌肿藕桶汕椎男θ?,“更何况,令堂一早便认定你才是她女儿,这一点毋庸置疑?!?br />
    “可为什么,她这么确定死劫在十二岁?”

    这一点,姜芃姬心中一惊有答案,只是还需要证实。

    “令堂刚诞下小施主和令兄,见两个孩子都聪慧正常,曾悄悄询问老衲,其中女婴是否被贼人占据了肉身。她言明,女婴命数之中,本该痴呆无魂,直至十二岁突然开窍……”

    姜芃姬双手环胸,脑海中不停闪动各种线索。

    按照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那位便宜母亲真的是知晓历史的穿越女,或者说,在历史上,她这位女帝还相当有名,并且史书上有类似“幼年痴愚若木,不通人性”之类的评价?

    兴许还有女帝和生父不合,甚至反目的记载?

    不过,时空这种问题一向复杂。

    那位便宜母亲有未来的记忆,一举一动本身就影响了所谓的“历史”。

    依照老和尚讲述,那位母亲虽然知晓“历史”,但也被“历史”拘束,活得不是很随心。

    “命数这种东西哪里能作数?若是未来真的逐鹿天下,那也是我想去这么做,而非命数规定我这么做,驱使我这么做。所谓未来,不过是万千可能之一,而非唯一?!?br />
    一向只有过程决定结果,哪里是结果决定过程?

    姜芃姬颇感无味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意思,不过还要感谢大师,帮了我一个大忙?!?br />
    一体双魂这种理由很扯淡,但对于古人来说却是比较容易接受的理由,也减少不少麻烦。

    “老衲受不得小施主谢?!崩虾蜕幸∫⊥?,贪道,“还是小施主通透,命数一道,自来玄奥,并非一成不变。只是,也许因为小施主知晓这些事情,反而会在未来功亏一篑,一念之差,丢了帝位……”

    姜芃姬嗤了一声,桀骜道,“若未来的我想要得到它,那它就只能属于我,谁抢便宰了谁?!?br />
    因为姜芃姬中二气十足的宣言,直播屏幕不停有人打赏送花。

    【农夫山泉有点悬】:哈哈哈,我就是喜欢主播这样中二病晚期还放弃治疗的模样2333

    【你的益达】:对,中二病晚期还弃治疗患者,但是莫名感觉好酸爽(*/ω╲*)

    【可乐乐一乐】:拿来洒家四十米大刀!宝宝还是比较期待主播贪吃蛇版宫斗啊,干掉皇帝照样能当武帝,有男人睡,还能睡男人的老婆,自古人、妻**好。

    纵然弹幕已经污成一片,可仍旧有老司机想要开车挤进来。

    【欧皇赛高】:睡皇帝有啥好的,宫斗还不如养条狗,公用黄瓜用着恶心。

    【睡遍三国男神】:宫斗上位当女帝太没挑战性啦,哪个娘娘经得住主播一巴掌?还不如走逐鹿天下路线,睡遍文臣武将,后世历史还能留一段段桃色绯、闻(*/ω╲*)

    【言灵师】:哈哈哈,睡遍文臣武将+1

    【上了那只叽】:睡遍文臣武将+2

    看着一溜复制的睡遍文臣武将,姜芃姬的脸色略微一变,然后心情甚好地跟观众调侃。

    【主播V】:噫,就算要睡,那也是睡遍文臣武将的老婆啊,主播最喜欢妹子了。

    【睡遍三国男神】:噫,这种主公吃枣药丸

    【言灵师】:噫,这种主公吃枣药丸+1

    ……

    姜芃姬险些哑然失笑,开个玩笑而已么,她喜欢妹子不假,但性向还是正常的。

    带着些许好心情,姜芃姬离开禅室,去侧殿大堂,发现柳佘正跪在蒲团上,虔诚祈祷。

    看了眼供奉的往生牌,除了古敏以及两个早夭的嫡子,旁边还有一座比较新却空白的牌位。

    姜芃姬心中一动,已经知道这面牌位为谁而立,也知道为何不能写名字,怕冲撞活人吧?

    她虽然不信神佛,但信不信是一回事,心意态度又是另一回事。

    她也点燃香,上前供奉几炷。

    姜芃姬试着问道,“要不,我改个名字?”

    往生牌上空落落的,柳佘估计看着心里也难受。

    “无妨,重新起一个吧?!绷芴鞠⒆沤种械南悴褰闾?,眼神复杂又怀恋地看着,“当年以为能和阿敏生一堆小孩儿,所以提前好几年备了十几个名字,男孩儿女孩儿都有?!?br />
    只可惜,最后真正用得上的只有两个,那双双生胞兄妹实际上用的一个名字。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父亲为何要让我顶了兄长的身份?”

    如果是狗血古言电视剧,嫡母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以女充男教养,她还能理解。

    可看看柳府的情况,这个根本没有必要啊,貌似几位柳府主人都知道她是个女的。

    柳佘怪哉道,“这女儿,哪里有儿子活得逍遥自在?你母亲幼年学习那些规矩礼仪,哪次不吃足了苦头?她说的也对,让你替你哥哥自在逍遥地活下去,活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br />
    若非“柳羲”是活下来的“嫡次子”,哪里能活到如今这个岁数?

    柳佘心中一叹,闪过些许阴郁戾气。

    至于后嗣,等她长大了,有的是办法瞒天过海。

    家族前程不用她去谋算,纵然当闲云野鹤,他和古敏前半辈子攒下的家当也够她花销。

    果然是穿越女母亲亲手调、教几十年的丈夫,这思想真是前卫,接受能力也杠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