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佛寺位于河间郡高山之上,从山脚到寺院一共有九百九十九层青砖石阶,弯弯曲曲,一路延绵到山顶。路上,还有三三两两过来参拜的香客,手里挽着竹篮,内里放置香烛等物。

    姜芃姬不信神佛,但不得不承认,上佛寺山脚到山顶,一路的景色处处带着禅意。

    溪水潺潺,古木参天,耳边隐约间能听到远处传来的悠扬钟声和中正平和的念经诵佛声音。

    天色由暗转明,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峰笼罩在枚红色的朝霞之中,伴随着令人心绪平静的佛音迎接新一天的到来。哪怕姜芃姬这样不屑神佛的人,此时也觉得心胸开阔了不少。

    木屐落在石砖上的声音哒哒响着,一步接着一步,步伐中带着悠闲的韵味。

    柳佘身穿一袭崭新的深青色衣袍,大小可比昨天的衣裳适合多了,也衬出他如今的消瘦。

    乌发一丝不苟地疏起,脸上也修整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手指甲和脚趾甲也经过精心修理,身上还带着些许檀香,脸上始终带着肃穆郑重的颜色,可见他对这次还愿的看重。

    姜芃姬手里提食盒,里头装着管家准备的线香、蜡烛、灯油、金纸以及祭祀所需的水果,当然,她暗中掂量过这盒子的重量,重量和实物不符,里头说不定还有实打实的钱财。

    “你两位哥哥病重夭折的时候,阿敏都曾一步一步拜着爬上上佛寺,恳请佛祖垂怜……”

    尽管维持着悠闲的步伐和呼吸频率,但柳佘的身体并不健壮,刚爬完三分之一,额头已经冒出虚汗。昨天喝了药,虽然半夜已经退烧了,但身体还有些虚,此时连双唇都没了血色。

    “父亲不是说过,母亲身体不好么,怎么还由着她来?身体病重,不求医问药,求神拜佛有什么用?”姜芃姬不理解,依照她猜测,那位便宜母亲也不像是会信神信佛的人。

    “是啊,生病本就是郎中医官的事情,求神拜佛有什么用?若漫天神佛有用,你两位嫡兄如何会夭折?阿敏对神佛也是嗤之以鼻,只是……有的时候走投无路了,别说神佛,哪怕是个神棍,也能成为救民稻草,希望狠狠抓在手里?!绷芤槐咦咭槐吒锌?,似乎在回忆什么。

    一步一拜,终究也没能留下孩子的性命,接连打击要了妻子半条命,何尝不是要了他的命?

    劝不动,除了陪着她一块儿犯傻,还能怎么办?

    只恨自己不是郎中,治不了病,救不了命。

    “幸好,你还活着,今天来还愿,期盼你母亲和兄长都能看到,护你以后安康幸福?!?br />
    姜芃姬提着食盒沉默,她可不是柳兰亭,“父亲洞察秋毫,明知道我不是……”

    “呵,你就是阿敏要的女儿……别胡思乱想?!绷芩坪趺飞毕肮?,仗着自己多踩了两阶台阶,揉头根本不费劲,“你过得好了,她在另一个世界才能彻底安心?!?br />
    姜芃姬不解,用疑惑地眼神望着柳佘略显消瘦的背影,总觉得他话里还有另一层意思。

    柳佘天未亮就带着姜芃姬和老管家去上佛寺,漫长一段山路阶梯爬得人双腿发疼,最终还是在太阳高升的时候爬到了山顶,见到掩藏在葱郁密林中的上佛寺。

    庙宇被绿书环抱,层层叠叠的鲜嫩花草簇拥着略略褪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在阳光下显出几分年轻韵味,苍葱古木沐浴在晨光下,耳边传来悠远深沉的钟声,鸟儿叽喳清鸣。

    上佛寺的面积不大,但建寺的年纪却让它像老人一般立在山头,日复一日看着世事变化。

    “上佛寺建于十六国之前,那时佛寺兴盛,庙宇数不胜数……”柳佘简单说了一下上佛寺的信息,带着姜芃姬进了正殿,对着一名中年和尚行了佛礼,“了尘大师可在?”

    “大师已经在偏殿禅室等候二位,请柳施主跟小僧来?!?br />
    仿佛早有预料,那名穿着灰色僧衣的和尚回了一礼,眉宇带着几分谦卑虔诚。

    姜芃姬闲得无聊观察周围,此时正殿已经有不少参拜的信徒,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给这间有些暮气沉沉的古刹添了几分生气。正想着,却听到柳佘正在喊自己。

    经过一条游廊,姜芃姬跟着柳佘来到一间禅室门外。

    她还未踏脚进去,只听屋内传来柳佘和一个老和尚的对话。

    “一别七年,柳施主别来无恙?!?br />
    柳佘声音平淡地回应,“一切安好?!?br />
    “柳施主心中仍有怨,想来是难以安好?!?br />
    姜芃姬心中暗笑,老和尚这话听着,感觉有些欠揍的味道。

    柳佘这时话中带了些怨气,“既然了尘大师已经知晓,又何必明知故问?”

    “这位,想来就是柳施主和古施主的爱女吧?”老和尚看到姜芃姬入内,抬首看一眼,旋即又快速低头,手中捻着的佛珠速度越发快了,“善哉善哉,佛门清静之地,施主为何而来?”

    姜芃姬觉得莫名其妙,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凉意,仿佛有什么东西被人看穿了,不爽得很。

    因为直播比较早,过了一会儿才有观众进来,看到这个场景,有人按捺不住发了一条弹幕。

    【非酋奇遇欢迎您】:主播跟我你嗦,但凡是穿越,定律之一,一定会有一个邪门和尚!

    姜芃姬暗中挑眉,尽管不知道穿越定律是什么,不过面前这个和尚的确邪门。

    “自然是跟着父亲过来还愿的,不然大师觉得,如此大好晨光不躲被窝里睡着,费老大劲儿爬山,上来这里做什么?”姜芃姬莫名其妙,但还是从善如流在柳佘身边的蒲团坐下。

    她这话算得上不敬,不过眼前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和尚并没有任何怒意,反而笑得慈善。

    “紫薇破军,帝气隐现,然而身上杀戮过重,过犹不及?!崩虾蜕欣仙裨谠诘厮档?,“小施主方才踏入鄙寺,血气之重,压得寺庙佛气动荡不安。若非寺庙下的石阶磨了些许戾气,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