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成见,姜芃姬发现自己好像捡到一个相当不一样的便宜老爹。

    “你这字……倒是比你母亲强多了,应该是像的我?!?br />
    作为封建大家长,哪怕柳佘再怎么不同,教考功课,检查学业都是“培养父子情谊”的标配,只是看了一眼姜芃姬的字,脸上的肌肉暗暗扯动了一下,勉强称赞道,“画得挺不错……”

    姜芃姬:“……”

    明明是写出来的字,特么称赞画得不错,说白了还是很隐晦批评她写得不好么。

    远古时代父子培养感情的方式真心令她蛋疼,姜芃姬想要找个借口避开,然而看到柳佘研磨提笔,写出的字令她眼睛不由得一亮,即使说不出个一二三,也觉得很好看。

    事实上,柳佘的字在河间郡也是有名的,气韵清润,意蕴连绵,字形刚健,字意神合,如今在外任官历练多年,心境也不似年轻时候那么毛躁,笔下的字更添几分温润雅致。

    “观字如观人,一手好的字,远比锦绣文章更能抓住旁人的眼球?!?br />
    柳佘落笔,竹纸上赫然写下柳羲两个大字,跟姜芃姬自己写的一对照,高下立判。

    姜芃姬仔细观察两者的区别,脑海中浮现出各种信息,也在分析柳佘运笔的姿势和所用的力道,只是还没等她分析完,身边这位疑似很严肃的封建大家长竟然补了一句。

    “毕竟,与姑娘传书,她们一般都先看字,然后才是缠绵悱恻的内容?!?br />
    姜芃姬:“噗——咳!”

    柳佘倏地笑眯了眼,对“儿子”的反应很满意,“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当年阿敏总嘲讽我字写得不好,跟狗爬似的,内容写得再好,印象也要减三分。若非我俩相识,她看都不想看?!?br />
    【大庄主夫人】:主播母亲调、教得好,走在时代前沿的封建大家长233333

    【挚爱美男】:虽然感觉画风不对,封建大家长应该是不苟言笑,动不动请家法的,但是……哈哈,这样的主播粑粑真的好萌,私底下和青春期的儿子谈论指点写情书的要义(*/ω╲*)

    【兰摧玉不折】:然而主播是妹子啊……一脸懵圈JPG

    【偷渡非酋】:我再重申一遍,论撩妹手段,只服主播2333

    姜芃姬见对方这样,不由得也放松了一些,“所以……这就是父亲习字的动力?”

    柳佘义正言辞道,“结果是我能写一手好字,起因为何,旁人又不知道,他们只能看到成果?!?br />
    接着,柳佘又问姜芃姬最近看了什么书,有什么感想之类的,了解一下儿子(女儿)的兴趣爱好。

    “昨日抄论语习字,不过并不喜欢,反而觉得书房内的《兵策》更有趣一些?!?br />
    柳佘赞同说,“为父也不喜欢,容易磨没了性子。你年纪小,稍稍读一些应付应付功课就好,不用深读,等年岁再大一些,有了自己的主见,多了阅历,回头再研读一番也不迟?!?br />
    这位便宜父亲果然是与众不同的个性,姜芃姬不由得暗暗感叹,传说中的母亲调、教得好。

    要知道论语可是儒家经典,也是这个时代文学的领头羊,前朝一统之后尊儒家为正统,后来经历数百年大乱,其他派别才渐渐重新兴起。直至五国分夏,才重现百家争鸣的气象。

    即使这样,儒家依旧是被尊为正统,没有谁能挑战它的地位。

    柳佘作为东庆一方大员,也算是儒家正统了,私底下竟然跟“儿子”这么说,也是拼了。

    假如姜芃姬是地地道道的土著人,碰见这么一个父亲,的确能留下极其深刻的第一印象。

    柳兰亭本身的学业就不出色,姜芃姬靠着她的记忆,结果自然不用说。

    白天风瑾的提问,她还能对答几分,可碰上柳佘,那点儿墨水根本不够看。

    【兰摧玉不折】:2333真是惨烈,我已经预见主播被封建大家长喷个狗血淋头的场景了。

    一群看好戏的观众蹲着看直播,想看姜芃姬被柳佘臭骂一顿的场景,结果令他们集体失望。

    做戏做全,姜芃姬有些“愧疚又沮丧”道,“让父亲失望了?!?br />
    柳佘倒是没怎么失望,相较于读了多少书,记下多少文章,他更加看重那一股灵气。

    照本宣科谁不会?

    难得能有自己的主见,而不是随波逐流,只会当一只应声虫。

    “还行,可算没把脑子读傻了?!贝劝厝嗔巳嗨姆⒍?,“学业可以慢慢补,不急?!?br />
    事实上,柳佘自己以前也是个读书不怎么样的熊孩子,那些字他都认识,但就是装不进脑袋里,夫子或者父亲每次教考他功课,脑袋里纷纷乱乱,有很多想法却怎么也表述不出来。

    他是吃够这个苦头的,自然也不希望“儿子”重蹈覆辙。

    “策论、政论写得再好又有什么用,为一方父母官,最重要的还是做出实政。不管学了多少东西,都是为此服务,若是一昧追求课业、精修文章,反而忽略其他,岂非本末倒置?”

    姜芃姬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大环境下,柳佘敢这么说,简直是非主流封建大家长!

    看看直播弹幕就知道,柳佘这番话说出来,立刻俘获好些个迷弟迷妹。

    又谈了一些话,柳佘看到外头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不由得有些遗憾。

    “天色晚了,兰亭先回去歇息,明早跟为父一道去上佛寺还愿?!?br />
    “去上佛寺还愿?”姜芃姬不解,“不用去族学么?”

    “自然不用,族学那地方……倒也不能说不好,只是良莠不齐,氛围不好,容易学坏,还不如为父亲自教导?!绷芩档?,“你二哥早夭之后,阿敏拖着病体去上佛寺请愿,祝你能渡过十二岁的恶劫,如今劫难已过,自然要去替你母亲还愿,顺便再让了尘大师看看?!?br />
    姜芃姬心中一个咯噔,“十二岁的恶劫……是指之前的土匪?”

    “嗯,想来应该是的?!?br />
    柳佘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黯然。

    “父亲,已经知道了?”

    姜芃姬本以为被继夫人看出来也就罢了,毕竟那是熟人,但柳佘常年未归,跟女儿的接触也就幼童时期的一两面而已,竟然也看出来了?因为所谓的血缘?

    柳佘又是一个摸头杀,“无需多虑,自你出生之前,为父已经知晓,也做足了准备?!?br />
    姜芃姬:“……”

    总感觉不在一个频道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