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起身,冷眼看着那个家丁,“你平时仗着爹娘在柳府作威作福,所以才能央求那些巡夜的家丁放你去内院,只可惜,你却看到起夜婢女,顿生歹意,将其打昏,一逞兽行!”

    “你袖子下面,还留有她挣扎的抓痕,你想怎么辩解?”

    那个家丁下意识后退一步,死死握住自己手腕部位。

    姜芃姬一开始以为是强迫未遂,毕竟在这个远古时代,哪个家丁敢这么做,就是不要命的典型,完全可以私刑打死的,而且他之前和粉头厮混,留下的痕迹也让她产生误判。

    但是当管家将婢女带来,她发现事情比她想的严重。

    管事夫妇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闯下这么大的货,绝对会被押着用乱棍打死的。

    面对父母的注目,那个家丁眼睛染了血丝,顿时慌张无措起来,看到姜芃姬距离自己不远,又想到等会儿必死的下场,胸口顿时生出一股歹意,“我跟你拼了——”

    姜芃姬游刃有余地避开一侧,室内顿时乱了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敢发难!

    没有抓到姜芃姬,那个身强体壮,练过两下子的家丁瞬间将目标对准了蝶夫人。

    一介女流,前不久还生了病,最好拿捏。

    不过姜芃姬第一时间发现他的意图,手中檀香扇的扇面一刮子扇到他脸上,趁着对方下意识闭眼的瞬间,抬脚踢向他的腿窝,使得对方身体不得不向前倾倒。

    啪——

    姜芃姬用合拢的檀香扇扇了他一脸,也不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直接将人扇歪摔到地上,从太阳穴到鼻梁留下一道迅速通红肿起的两指宽印子,一只眼睛流出淙淙血泪。

    “脏了我一把扇子?!?br />
    将沾了血污的檀香扇丢到蜷缩在地上,捂着眼睛痛嚎的家丁身旁,整个变故不过一眨眼。

    末了,姜芃姬又让人将那对管事夫妇也押解控制住。

    不仅仅是室内一片寂静,整个弹幕也呈现空白,感觉前所未有的清净。

    “管家,他们家搜了吧,贪了府里多少银钱?按照实数报到府衙,记得,扭送过去的时候,灌一碗哑药,至于他,呵呵……召集所有家丁,让大家开开眼,什么叫乱棍打死!”

    “蝶姨娘刚才受惊了,记得请个郎中看看,开点宁神的药?!?br />
    室内气氛凝重吓人,管家算是见惯风浪的,对此接受度很高,“回禀郎君,已经查清楚了?!?br />
    说起这个,老管家有些觉得丢人,没想到在他眼皮子底下还有人能贪墨这么多,按照现下的律法来说,那对管事夫妇被扭送到府衙,最后也是一个死罪。

    不过,郎君真的是长大了,这种愤怒的情况下还能记得做事周全。

    怎么说也是柳府出去的老人,这对夫妇也不知道多少府里头的事情,不灌哑了,不能放。

    蝶夫人一开始真的被这个变故吓到了,但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的注意力很快就从惊慌转移到那个映在屏风上的身影。一个晃神,似乎她熟悉的那人会穿过屏风,向她走来。

    但是,姜芃姬的声音让她回到现实,她也没了兴致,低声应了一句,让侍女扶自己回房。

    弹幕静寂之后,又突然呈现井喷式爆发,内容有质疑,但更多还是不敢相信,有些甚至斥责姜芃姬下手太狠了,简直是恶毒……他们已经越发倾向相信直播真的是真的。

    【为所欲为】:我相信主播是真的穿越直播了……但是,你作为一个现代人,你的三观呢?那么轻而易举就毁了一个人的眼睛,还想把人当众乱棍打死,太残忍了,令人发指!

    大部分弹幕都是这个内容,意思相近,多半是谴责姜芃姬冷血残忍。

    她暗暗勾了勾唇,让系统将她的话加粗加大放在正中。

    【主播V】:谁跟你说,我是近古代的人?

    用近古代的三观标准要求她一个刀口舔血,星际征战三十余年,手上或直接或间接染上几千万人命债的人?

    她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和判断标准,只要别踩她的底线,一切好说。

    踩了?

    那就对不住了。

    【主播V】: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姜芃姬,星际人类联邦第七军团军团长,上将军衔,也许我死后多了个荣誉元帅称号。按照你们的时间算,我大概是属于一两万年之后的未来人类。

    一边说着,一边踩着脚下的木屐,耳边传来有节奏的哒哒声。

    【主播V】:这里不是你们习惯的和平时代,更没有所谓人权一说,像今天这种血腥的场景,以后只多不少。你我本就是两个时代的人,相逢即是有缘,你若好奇,我欢迎之至,若是不屑,好走不送。

    系统:“……”

    尼玛,这不仅是它碰见过最难缠的宿主,也绝对是所有观众碰见最大牌的主播。

    系统几乎要气得三尸神暴跳,“你这样……会把人都气走的懂么?”

    姜芃姬悄悄勾起一抹弧度,笃定道,“不会,放心吧,人数等会儿只会越来越多?!?br />
    系统不解,姜芃姬懒得和它解释。

    一个好几万年以后的主播在疑似数千年前的古代开直播,而且还是真的,噱头还不够大?

    系统很快也回过味来,因为它发现看直播的人数已经慢慢爬向两千了,并且以越来越大的幅度向两千五大关逼近……但是,为啥观众老爷都这么多,她连打赏的棒棒糖都没看到?

    “你今年几岁了?”

    姜芃姬从一名家丁手中取了一根涂了红漆的扁平木棍,走到那名遭遇不幸的婢女面前,对方这会恨不得将自己缩到地缝里,要不是管家安排人盯着她,估计她早就找机会寻死成功了。

    “奴今年十三?!?br />
    虽然这个婢女才十三岁,但发育得比较早,看着倒像是十五六岁,亭亭玉立的少女。

    姜芃姬将手中的木棍递给她,在婢女畏惧又错愕不解的眼神中,她略微蹲身和跪在地上的她平视,另一只手捏紧对方的下颚,“人已经捆绑起来了,动弹不得。随意你打,打死为止。你若是打不死他,我便饶他一命!”

    聚集起来的家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到姜芃姬的话,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姜芃姬没有在意旁人的目光,反而冷冷问你个婢女,“打不打?”

    对方呼吸有些急促,满含恨意的眼神落到姜芃姬手里的红漆木棍上,倏尔多了份坚定,呼吸越发急促。

    “多谢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