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他们的儿子,他们夫妻给柳府当牛做马一辈子,还不是为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恳求管家弄了个护院家丁的位子,让他以后一步一步爬上来,在柳府也能有一席之地。

    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平白受了二郎君的污蔑!

    不仅如此,那位不懂事的二郎君还怀疑他们夫妻的忠心,平白泼脏水,管家也不拦着点,反而任由二郎君胡来,所以他们夫妻哭着跑到蝶夫人面前诉求,希望她能为他们讨个公道。

    当然他们还有脑子,并没有直接说姜芃姬如何不好,不然的话,就是找死了。

    蝶夫人作为侧室,偏偏有这个本事掌管柳府大权多年,她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喜欢已故正室留下来的嫡子?但这个嫡子要是被下人欺负了,这跟打她脸又有什么不同?

    不喜欢二郎君是一回事,下人不知好歹踩柳府面子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他们只是十分善解人意地暗示一件事情。

    他们夫妻俩自小就是跟着柳父的老人了,也是柳父离开时候特地委以重任的,某种意义上代表着柳父的面子,二郎君这么做,岂不是拂了柳父的面子,往严重了说,那就是不孝!

    从前朝大夏到现在的五朝分夏,一向注重孝道,这也是当官入仕的重要指标。

    孝顺的人未必能当官,但是不孝之人绝对不可能进入官场。

    听到这里,蝶夫人略显慵懒的表情才微微正色,歪着的身子立刻坐直,管事夫妇见状,以为自己们摸到了蝶夫人的心,惴惴不安的心立马平定下来,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

    “你们懂得的倒是不少……”

    蝶夫人慢悠悠吃了口茶,脸上没有抹妆,十分的素净,看着远没有平时那么艳丽夺目、气势逼人,反而多了几分浓重的惫懒,似乎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儿,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似的。

    管事夫妇见这事儿有戏,不由得打起精神,谄媚阿谀道,“这也是老爷和蝶夫人体恤下人们,在府里带了这么多年,受老爷文采熏陶,小人也觉得肚子里像是灌了好几缸墨水……”

    蝶夫人眼神一动,修饰整齐的墨眉蹙了一下。

    “我不过是一介低微侧室而已,除了先夫人和如今东侧内院那位,谁有资格和老爷并称?!?br />
    管事夫妇继续谄媚拍着蝶夫人马屁,说道,“夫人何必这么说,当年的老人谁不知道您和老爷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先夫人要不是占了个……”

    他垂着头说话,蝶夫人面前又摆了一件精致的绣花屏风,所以看不到对方眼中的阴郁之色。

    通传的侍女跪在门外,低声道,“蝶夫人,二郎君来了?!?br />
    蝶夫人不由得握紧了手边的黑漆木凭几,道了句,“让郎君进来?!?br />
    毕竟是名义上的庶母,姜芃姬可以随意进入继夫人的闺房,却不能这么对待蝶夫人。

    幸好,蝶夫人和柳兰亭的交集十分少,两人根本是陌生人,倒也不怕被揭穿认出来。

    侍女拉开室门,她径直走到蝶夫人右下首坐下,“不知道蝶姨娘找兰亭过来所谓何事?”

    以下首这个位置的视角,完全可以看到蝶夫人的容貌。

    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哪怕见惯美女的姜芃姬,此时眼中也有一缕惊艳闪过。

    蝶夫人的容貌并不是这个时代追捧的大家闺秀类型,却是姜芃姬最为欣赏的。

    妖而不媚,艳而不俗,浑身上下乃至骨子里都透露着一种名为成熟的气质和风情,令人觉得受到致命诱惑的同时,又因为那股子说不出的攻击性而不得不保持一定距离。

    她的眉梢又带着些许英气,将整张脸都提了几分精神气,右眼眼角下方缀着一颗泪痣,眼眸微阖,那小扇子半浓密修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翘动,仿佛要挠痒谁的心……

    总而言之,这是位妩媚成熟,又天生带着御姐的美丽女人,那种美可不是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装扮出来的,天然的风情、涵养和气度,都需要岁月沉淀,才能塑造如此尤物。

    对于美,不管是哪个时代,都是没有任何代沟的,蝶夫人能让姜芃姬倍感惊艳,自然也能迷倒诸位观众。

    【永远的天空】:啊啊啊——好美的御姐,prprprpr,麻麻问我手机屏幕为何那么湿QAQ

    【木蕊花开】:(*/ω╲*)美炸了,宝宝又有新的屏保了,美人儿的辨识度好高

    【别抢我二楼】:主播,看到你老爸小老婆的第一时间,我决定了,交了你这个朋友!

    【用户3216】:美炸御姐,我已经舔坏一部手机,一台电脑了#色

    【用户Rey11】:我感谢那个楼主的安利贴,弄得我也想安利了,这个直播频道好多美女,治好宝宝多年不愈的脸盲症

    屏幕上的弹幕像是喷泉爆发一样,无数的prprprpr几乎要淹没整个屏幕

    姜芃姬没有多看,可依照她的记忆力,哪怕只有一瞬,扫上一眼,她也能记住最细小的细节。

    系统不用刻意去感受,也能发现姜芃姬此时内心的愉悦和轻松,这个发现让它有点方。

    系统:“你撩妹子我不管,但是BG宫斗不支持宿主打出GL支线,不然宝宝要哭麦了!”

    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系统有时候还是安静比较可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就这么一个小爱好。是谁给你的错觉,觉得我可能喜欢妹子?”

    姜芃姬暗中跟系统扯淡的时候,上方传来蝶夫人略略低哑的惑人声音。

    “二郎在看哪里?”

    事实上,看似慵懒的蝶夫人,刚才也有一瞬的失神。

    当然,蝶夫人失神,并非是因为觉得姜芃姬如何好看,仅仅是因为透着半透不透的屏风,看到姜芃姬缓步走来的模糊影子,恍然间竟有种故人归来的错觉,让她险些失了神。

    不过她很快就掩藏起来,正巧姜芃姬那时候也错开视线,故而没有被其他人发现这点。

    姜芃姬温和笑着,仿佛一块剔透温润的绝世暖玉,“自然是在看许久未见的蝶姨娘?!?br />
    众人听了却惊疑不定。

    她现在可是府中“嫡子”,这种类似调戏庶母的话是什么鬼?

    可姜芃姬敢讲,自然不是无的放矢,根据她的观察,蝶夫人也知道柳兰亭的女儿身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