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匪寨,满地尸体,杀人的人手段干净利落且凶残……屋内有个少女说自己夫君即将归来……这是暗示她口中的夫君就是杀光匪寨的人……

    换而言之,他竟然被个丫头威胁了?

    想了想,风郎君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也不便为难夫人。只是夜路难走,我们一行人在林中迷路已有两日,丢了商货不说,还损了好几个家丁打手,现在再上路……”

    魏静娴暗暗咬牙,对方这是赖着不打算走了?

    不过现在拖延时间要紧,兰亭说不定已经在来的路上,暂时先稳住他们。

    眼珠子一转,她有了决定,捏着嗓子道,“既然如此,公子请便?!?br />
    虽然是个躺满尸体的匪寨,不过好歹比直接露宿在森林里面好得多。

    护卫也不见外,直接抱起木柴就要生火,然而他们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情,没引火的东西。

    打火石丢光了,火折子在水里泡了一圈……难不成要钻木取火么?

    扭头一看纸窗映出的亮光,借个火,总不会还被拒绝吧?

    “夫人,能否冒昧借个火?”

    魏静娴抿住唇,这又是贼心不死?

    若是身边有护卫,她应下也无妨,但现在只有一窝的弱女子。

    她们被白日的匪徒吓得见到任何异性都会下意识恐惧,怎么会给陌生男性开门?

    好不容易脱离虎口,为了安危和名声清白,他们就算闯,也断然不能开门!

    “小妇人的夫君快回来了,要不公子再稍等片刻?不然的话,夫君追究,小妇人恐怕难做?!?br />
    魏静娴紧张地闭紧了眼,怎么还没回来?

    这时候,风郎君双手拦胸,含笑地问道,“未嫁之女,口中喊着男子夫君,不怕坏名声?”

    魏静娴下意识倒吸一口冷气,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双手捂嘴,暗道不好,被诈了!

    风郎君凤眸微眯,手一摆,护卫心神领会,想要强闯。

    另一处,姜芃姬带着猎物归来,不过脸上的轻松没有维持多久,很快被凝重取代。

    系统:“……怎么了宿主?”

    “有陌生人的脚步,脚印还新,不是之前那些匪徒留下的……那一行人都往匪寨的方向去了,地上的是人血,他们有人受伤,不过伤势应该都不重??唇庞〉纳钋?,想来这些人状态不怎么好……脚印有六双,应该有七个人……静儿她们还在匪寨,糟糕,我要快一些回去?!?br />
    姜芃姬眼眸一凝,脑海中迅速冒出一连串的信息,赶紧加快回去的步伐。

    【兰摧玉不折】:主播,你没有说错么,六双脚印,七个人?

    “其中有一双脚印大小中等,判断不像是胖子,但鞋印却是最深的,所以应该还有一个人被他背着。我想,有两个人的伤势应该在手臂部位,另外一人腿部受伤……”

    【乌江榨菜也】:只有我一人觉得这样的主播好萌么?但是,大晚上,周围乌漆嘛黑的……我知道你夜视力很好,之前半个小时证明了……可你才看了一眼,怎么判断出这些东西的?

    【偷渡非酋】:这个主播一张嘴神了,说什么就是什么……楼上哥们儿相信我没错

    “显而易见的东西,没什么可吹嘘的?!?br />
    姜芃姬足下生风般快速赶回,抽空回了一句。

    接近匪寨,果然看到一行七人在那间篝火明亮的屋外,姜芃姬边跑边弯弓搭箭。

    咻——

    “如果我是你们,可不会这么鲁莽,不想死的话,都给我离开那间屋子!”

    护卫还未接近门,一道破空之声响起,几乎擦着他的鼻尖钉在门柱上。

    风郎君表情一僵,姜芃姬已经搭上第二支箭,冷笑道,“要是再不照做,下一箭,对准的可是你们背上那个娇贵郎君了。现在,立刻照做,离开那间屋子!”

    那些类似打手的站位暴露了一切,最重要的就是被背着的家伙以及那个瘦竹竿了。

    不同于屋外那一行人,屋内的贵女们都要喜极而泣了,之前那段时间可真难熬。

    “静儿,你们在屋里怎么样?这一伙家伙可还算规矩?”

    魏静娴之前捏着嗓子说话,现在还有些痒,咳嗽之后调整声音,努力大声回应。

    “兰亭,屋外的公子并无冒犯举动,只是刚才想进来借个火,我还没来得及应下?!?br />
    姜芃姬哼得冷笑,没有应还有人敢上前,看样子是想欺负她们一群丫头,直接强闯了。

    听到魏静娴的回话,风公子的脑仁儿就有些疼。

    这告状可真隐晦。

    他对着姜芃姬的方向拱手,歉然道,“刚才实属误会,我们一行人并没有任何冒犯贵夫人的意思。只是更深露重,想要借个火,希望屋内的夫人行个方便,不想被夫人误会?!?br />
    虚伪!

    深更半夜敲人门,还是一群衣着古怪抄着刀的家伙,换谁,谁不会警惕防备?

    “不过是借个火而已,其他屋子里兴许有打火石一类的东西,自己去找就是了。几个大男人何必在屋外吓我夫人?”姜芃姬也不要脸地顺着杆子往上爬,顺便嘲讽了一番。

    姜芃姬一手握着弓箭,另一手扛着猎物,一串卷起来的死蛇套在那只野猪的蹄子上。

    风公子借着火光看清她的造型,清澈的眉眼闪过一丝疑惑,旋即一挑眉,“夫君?”

    姜芃姬也将对方打量个遍,瞬间就得出一个结论——

    有点脑子,战斗力和柳兰亭不相上下的战五渣。

    一个除了的脑子,其他部位根本没有威胁性的废柴白斩鸡。

    只是……姜芃姬暗暗蹙眉,知道对方已经看出她性别端倪,还借此揶揄?

    想到这里,姜芃姬勾唇一笑,看向少年的眼神似乎有些轻浮,反唇相讥。

    “公子容颜绝盛,秀色可餐不假,可……七日未曾洗漱,遭人千里追杀,想来这几日也是过得战战兢兢,顾不得体面……这身上的熏香虽然珍贵,但这味道也的确是,颇为熏人……哪怕小公子迫不及待自荐枕席,也请焚香沐浴,清洗干净了再来?!?br />
    风公子:“……”

    不是说河间郡人杰地灵,孕养无数温婉娴静的大家闺秀?

    跟母大虫一样的大家闺秀?

    见郎君被一个少年当面调戏,忠心耿耿的护卫忍不住拔出刀,却被风郎君抬手制止。

    “不得无礼,全部退下?!?br />
    看她的衣裳就知道不是什么农家猎户,只是为何深夜出现在这里,身手还这么好,倒是有待商榷。总不会是昨日三月三,一群士族贵女跑出来,来了一场别样踏春吧?

    姜芃姬对他的行为没什么兴趣,靠近门边敲了敲。

    “静儿,是我,你去篝火堆取个火把过来,开了门递给我?!?br />
    风公子拱手谢道,“多谢……”

    姜芃姬有些恶劣地笑了笑,“谢得太早,我要火把是为了烧水处理这些食物而已?!?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