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不但没被安抚道,反而哭得更加可怜了……

    周围也传来低低的嗤笑和不屑,嘲讽她不自量力。

    柳兰亭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战五渣?

    要是真的有本事,哪里会被土匪吓得浑身发热,高烧不退?

    姜芃姬扫视一遍,直接将这些贵女内心的话翻译出来。

    她无法反驳,谁叫原主就是个战五渣?

    战五渣,无人权。

    算算时间,估摸着那群土匪也快清理干净了,姜芃姬微微闭眸,思考对策。

    看,这就是武力值不足的不便。

    如果她还是以前的她,哪里还用动脑?

    直接一脚踹了小黑屋的门,碰见一个土匪就徒手撕了,老娘一身武力不是和人讲道理的。

    简陋昏暗的室内充满压抑气氛,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最懵逼的,估计是那位观众了。

    过了一会儿,姜芃姬看到那名观众又忍不住发了第三条弹幕,这次终于不是一连串的问号。

    【偷渡非酋】:额……我能询问一下……主播这是在直播什么内容?

    他一脸懵逼地看了好半天,除了一群身穿古装的人交谈几句话,没有其他收获。

    不过,这一屋子的萝莉真是颜值标杆,长大了肯定能将人迷得死去活来,要死要活的。

    姜芃姬垂着眼,似乎在思考什么。

    系统见状,立刻贴心提醒她,“可以不用直接开口,用意念就能传递你想要说的内容?!?br />
    【主播V】:主线任务是直播如何当皇后,目前的支线是拯救一屋子小萝莉……如果直播失败,你也许能看到所有萝莉,包括我在内……被外头的土匪轮流施暴的实时画面。

    系统:“……”

    哪家主播会这么口无遮拦吓人的!

    那个观众又发了一串的白色省略号,很显然,他也被彪悍黄、暴的姜芃姬吓到了。

    【偷渡非酋】:希望主播能完成支线,而且现在和谐时期,支线失败的画面无法播放。

    这位观众也是尴尬无比,或者说他根本没将姜芃姬说的内容当真。

    姜芃姬挑眉,暗暗戳了一下系统:“如果直播内容过于少儿不宜,会被封?”

    系统傲然道:“这是通过位面渠道直接直播的,那边的手段无法封宿主的直播频道?!?br />
    既然标注是宫斗直播系统,怎么可能少得了少儿不宜的阴暗内容?

    想想宫闱女性为了向上爬,哪个不是使劲浑身解数?哪个不是耗尽心机?哪个不是手段尽出?哪个不是阴狠毒辣?

    系统满脑子的宅斗、宫斗计谋,而姜芃姬想的却是另外一幅画面。

    作为见惯血腥的人,她对血腥的接受程度很高,在她看来寻常的画面,也许会把直播另一头的观众吓哭,说不定还会吓出心理阴影。

    至于系统以为的直播宅斗、宫斗,从妃嫔到皇后……呵呵,她什么时候答应了?

    之前只是答应系统开直播而已,至于直播的内容是什么,并没有详细规定范围。

    姜芃姬崇尚武力不假,但她也不是旁人眼中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只有在第七军团待过,深刻体验过姜芃姬手段的家伙,才会知道——她黑心起来,那真是连自己都能黑!

    正谈着,姜芃姬大老远就听到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

    她暗暗数了一下人数,啧,整个匪寨的匪徒来了一大半。

    其余的人不是在站岗,估计就是在等?等众人享用完,才轮得到他们享用?

    领头推开门的土匪,自然是匪寨大当家,也是领着一群土匪抢掠的头子。

    “哈哈哈……今天大家都尽兴了玩,这些可都是河间最珍贵的美人儿。平时连乞丐看一眼,都会被驱赶的贵人!”虬髯大汉哈哈大笑,随手扯过一名贵女的头发,将她拽到怀里。

    那名贵女双肩缩着,身子抖得像是筛糠。

    因为发髻被抓,头皮被扯得发疼,可她又不敢惊呼,免得遭受更多折辱,只能忍着咬唇,脸色带着惊恐和屈辱。

    那个土匪头子只顾着自己开心,哪里注意到他怀中的贵女眼神的细小变化。

    姜芃姬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视线偏转,又见土匪二三把手也要搂个美人。

    要是她再不出手,估计再过个几分钟,这些人都能当场来一场少儿不宜的画面了。

    眉头一挑,姜芃姬倏地站起来,略显英气的脸庞充满玩味之色,朗声制止。

    “等一下!”

    她的声音不大,但在一片粗糙男声中间,这略显英气的女声就显得格外显眼。

    “什么?”匪寨老大伸出的手顿了顿,循声看去,见到姜芃姬已经起身,只是她的衣衫还是那么凌乱,于是土匪头子不由得轻蔑调戏了句,“难不成……你要代替她陪老子玩玩?”

    此时,被土匪头子挟持强迫的少女已经脸色微青,眼神闪动着痛苦异色。

    姜芃姬将那名老大上下打量一遍,突然语出惊人,“代替?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怀里这个,你再敢动她一下,这辈子就别想知道是哪个小畜牲玩弄害死了你的心上人!”

    此话一出,全体懵逼。

    一些是不明真相的土匪,另一些是暗暗下决心寻死,也不愿被玷污苟活的贵女。

    对于这些贵女来讲,家族利益和名节最为重要,甚至还超越了自己的性命。

    若是被这些盗匪得逞,失了清白不说,还委身这么多人,不仅她们没了颜面,家族也跟着蒙羞。

    她们甚至猜得到,这件丑事若是传出去,族中未嫁之女也会因此受人鄙夷。

    唯有鼓起勇气自裁,保住清白名节,兴许能挽救一二。

    但是,姜芃姬的举动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都忘了要寻死的事情了。

    “这?”几个贵女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姜芃姬葫芦里卖什么药。

    “嘿嘿,你这臭婆娘瞎说什么屁话?咱们大当家英明神武,谁敢动他的女人?”

    一旁不明觉厉的小土匪凑话,贬了姜芃姬,顺便小小拍了一下土匪头子的马屁。

    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一向稳重的大当家,现在竟然像是吃了炸药一样,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