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并非为了自己才选择答应系统。

    见惯战场血腥,她已经将生死看得淡了。

    本该死掉的人还能在这里和系统扯淡,对她而言,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赚的。

    她不介意生死,但看着那些娇滴滴的美人受辱……她有能力却不救,如何舍得(*/ω╲*)

    系统:“签订主播合约……正式搜索可联通位面……确定坐标……直播开启!”

    只见刚才的透明面板发出滋滋声,中间的loading转了好几遍,猛地出现全视角直播画面。

    通过画面,她看到自己现在这具身体被一个粗犷大汉扛着,然后砰地一声丢在地上。

    所有被俘虏的贵女都被关在这间散发着霉臭的小屋,爬了一段山路,这些娇滴滴的贵女可是吃足了苦头。现在一个一个沉默低着头,听屋外传来土匪带着淫、邪的笑声。

    谁都知道,等这些土匪收拾好了,她们全都逃脱不掉被污的结局。

    姜芃姬静悄悄等着,一分一秒,直到屏幕飘过一行打着问号的白字——终于来一个观众了!

    “系统!”

    暗暗咬紧白皙的牙,敢摔她?

    呵呵,不给点儿颜色瞧瞧,还真以为她姜芃姬是任人搓揉捏扁的?

    系统很讲诚信,获得一点人气的时候,它立刻帮助姜芃姬加速适应这具身体。

    其余的,它只能说无能力为。

    说白了,目前可用人气太少,系统能做的也很少,要是姜芃姬无法自救,结局还是一样的。

    当然,系统对姜芃姬很有信心,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那串【融合武力+30】的属性。

    所谓融合武力,其实就是将魂魄生前的武力数据化,融合到如今这具身体,这也是宿主的优势之一——赢在起跑线。

    它悄悄看了眼姜芃姬的融合度,只有低得可怜的0.3%。

    ——但是,敲黑板,这里有个重点!

    最终增加的融合武力却有30点!

    才0.3%的比例,却能带来30点武力值加成。

    看看这具身体的原主柳兰亭吧,武力值才5点……名副其实的战五渣!

    由此,系统默默一算,基本能算出姜芃姬前世的武力值,高得它不敢看(*/ω╲*)

    身体基础武力值加上融合武力值,最终属性也才35点,基本等同于这个时代普通的成年男子。

    要是这么说,好像姜芃姬十分危险,人数一多,她说不定要跪。

    实际不然,姜芃姬赢面很大。

    前世能有那么凶残武力值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会打架?

    亲们呐,有丰富格斗经验的35点武力值碰上杂乱无章的成年男子,还不是随意吊打?

    虽然直播第一场就是血腥还不淑女的画风,但……画风清奇一些,说不定更能吸引观众?

    系统琢磨着,要不要培养出一名画风与众不同的皇后来……

    它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姜芃姬没多久就感觉肢体的僵硬感减少大半,尽管灵活度依旧堪忧……不过这是别人的身体,要求不能太高。

    她稍微活动一下,结果喜人,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那些土匪为了减少麻烦,赶这些贵女下马车的时候,将她们全部反手捆绑起来,就连昏迷发烧的姜芃姬也不例外。

    她睁开眼,从地上坐起来,蹙着眉头活动手腕。

    之前的兔子少女第一个注意姜芃姬的举动,话中是掩不住的欣喜和哭腔,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几乎要落泪,“兰亭哥……姐姐……你、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姜芃姬循声望去,根据插件加载的柳兰亭记忆,面前这个少女和她关系很好。

    “嗯,我醒了?!卑哺У爻迳倥恍?,对于美人,她一向不吝啬表情。

    然而,和谐的气氛却插进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魏静娴坐在墙角,双手被反手束缚在背后,她冷哼一声,语气带着些尖刻,又有些说不出的气急败坏,“这种时候,你还醒来做什么?醒来也是个累赘……”

    要是一直昏迷着,说不定那些匪徒会觉得倒胃口,暂时放过她……说不定能等来援救。

    魏静娴倔强地抿着唇,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可下一秒,她对上姜芃姬似笑非笑的注目,俏脸不由得微红。

    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脸色又是一白。

    哼了一声,干脆转身背对墙面,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姜芃姬见魏静娴这种表现,眼中带着些许兴味。

    呦,竟然是个有些傲娇属性的古典小美人儿,完全戳中她的萌点。

    她生平没啥别的爱好,唯独一点怎么也舍不得改——她颜控,而且只控美女!

    这时候,屏幕又飞过一条带着一串问号的白字。

    还是第一个观众发的,对方似乎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也许是一屋子萝莉的颜值太高,最后将这位观众留下了。

    兔子少女犹豫地看了看姜芃姬,又看看一副生闷气,不理人的魏静娴,一时两难。

    这时候,姜芃姬又试着扭了扭手腕,兔子少女见到她的举动,十分沮丧地说道,“兰亭哥哥……虽然你是姐姐,但我还是习惯这么喊你……那些歹人捆得很紧,根本解不开……”

    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

    要是连这种简单的捆绑都挣脱不了,第七军团头一把交椅怎么可能轮得到她坐?

    只是再简单不过的挣脱训练课程,刚上学的小孩儿都能解开。

    不过,她并没有立刻松开,而是选择维持“原状”,“婉儿别怕,哥哥在这儿呢?!?br />
    说完这话,屋子里响起些许闷笑,似乎在嘲讽姜芃姬不自量力,而且……还自称哥哥?

    对于这股恶意,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作为明面上待宰的羔羊之一,她刚才那些话的确惹人发笑。

    然而年仅十一岁的上官婉,在她看来也只是刚刚断奶的崽儿,需要细心安抚。

    “可是……我还是怕……呜呜……我怕……”

    上官婉是个有点臭美的小丫头,她是上官嫡幼女,家族掌中宝。

    自小被娇养长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为了这次踏青诗会,她特地弄了个可爱的双环髻,如今发丝凌乱,看着好不可怜。

    姜芃姬坐到上官婉旁边,笑着问道,“那……哥哥帮你把这些坏家伙都打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