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人家长得漂亮,娇气一些又怎么了?驾!”

    说着,另一架马车上的车夫对着马屁股一鞭子抽了过去。

    “粗人一个,不懂怜惜。小娘子哭两声,那也漂亮。要换成他哭,还不俩巴掌招呼过去!”

    说白了,这也是个看脸的世界。好看的美人儿怎么哭,那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美景。

    要是没颜值,例如一个七尺壮汉还矫揉造作地抹着泪嘤嘤嘤,谁看了不想一巴掌糊过去?

    让你瞎瘠薄哭!

    “大当家,这么一说也是。之前不是有那谁说了,要是能左拥右抱,做鬼也风流……”

    腰间别着大刀的粗犷壮汉哈哈一笑,声音大得都能清楚传到姜芃姬耳朵里。

    他说,“咱们兄弟不用死了做鬼,活着照样能左拥右抱,日夜风流!”

    此话一出,山道刹那间充满了几人大嗓门笑声,其中带着说不出的快意和淫、邪。

    这一伙七个大汉都是河间郡附近深山的土匪,落草为寇,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听到有人说一群仙女带着丫鬟婆子出来踏青寻春,身边也没多少护卫好手,这难道不是天上垂帘他们夜晚空虚寂寞,特地送了一群仙女过来暖床?

    当然,更加令他们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这些仙女儿,竟然都是金尊玉贵的士族贵女。

    看到车架上面的族徽,这些土匪心中有些打颤,美色虽然吸引人,但也得有命享受。

    可一想到高高在上的贵女们都要苍白着脸,在他们身下婉转承欢,哪个不恶向胆边生?

    美色当前,利益动人,一伙凶神恶煞的匪徒当下就举起手中的大刀,最后大获丰收。

    “大当家,里面那个病怏怏的要不就杀了丢出去得了,要是病死在半路,也忒晦气……”

    说话的是一个跛脚土匪,他指了指车厢,说道,“瞧着像个小子,比那些小娇娘丑多了?!?br />
    车厢内坐了三名容颜娇俏,穿绫罗绸缎的少女,每个年纪都不大,真正的美人胚子。

    马车内还蜷缩着一个青衫少年,束发的玉冠不知去哪里了,一头乌黑长发散落一地。

    正蜷缩着躺在马车里,全身烫得不省人事。

    仔细一瞧,只见他眉眼英气,松散的领口露出鹅黄肚兜的一角,胸前还有些不明显的鼓起。

    这分明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少女。

    留着络腮胡须的大当家哈哈一笑,“好歹是个母的,留着好了,寨子里还有兄弟,那么点儿女人哪里够分?咱们以前可是连只母蚊子都少见……除了老四,谁家有暖炕的娘们儿?”

    姜芃姬听着车厢外的谈话,内心狠狠一震。

    “静娴姐姐……呜呜,兰亭哥哥一直不醒来……我们怎么办……”

    耳边传来少女的哭泣声,姜芃姬对这声音明明陌生得很,可脑子里却自动冒出对方的信息。

    “你都是泥菩萨过江了,还顾得上别人?”魏静娴抿紧了苍白的唇,双手抓紧了帕子,指节白得发红,没好气道,“管好你自己!”

    被如此呵斥,那个双眼通红,好似猫儿般的少女吓得低头,不敢直视魏静娴的眼睛。

    河间郡无人不知,魏家嫡长女和柳家嫡次子是打小就结了娃娃亲的。

    但是,一朝竹马变青梅,还是和自己一个性别的,一向骄傲的魏静娴怎能维持镇定?

    要不是这次风波,她是不是要等大婚当日,才能知道自己嫁了个女儿身的丈夫?

    对于魏静娴来讲,假丈夫带给她的屈辱,恐怕还超过外头那些肆无忌惮狂笑的土匪。

    又是一个陌生的少女声音,脑海中却依旧冒出对方的名字。

    姜芃姬迷迷糊糊地想……魏静娴……原来是她的未婚妻啊……

    等等!

    脑中一个激灵,她几乎要吓得跳起来,未婚妻什么鬼?

    姜芃姬几乎要被自己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信息吓得诈尸,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未婚妻?

    这么想着,姜芃姬开始有意识去梳理,最后发现脑海中多了一段陌生人的记忆。

    记忆的主人是一位少年,或者说是女扮男装的少女,名为柳兰亭。

    这怎么回事?自己脑海中怎么会多了一段不相干的陌生人记忆?

    这时候,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身下似乎要散架的摇晃马车终于停下颠簸。

    “吁——停,里面的臭娘们儿都出来,别让老子请你们!”

    车印太明显,丢了这么多士族贵女,说句难听的,这会儿河间郡说不定已经炸窝了。

    衙役和家丁顺着马车车印就能一路找过来,他们想要多活一些,连脚印都不能留下。

    所以,势必要换一个交通工具。

    “大当家,要不……咱们兄弟先享用两个?”

    看着光鲜靓丽的贵女像是鹌鹑似得从马车内一个一个爬下来,几个土匪都看直了眼睛,其中一人舔了舔嘴巴,用口水****干燥的唇瓣,一副色中饿狼的模样,两眼放光。

    跟其中一位美女旷天野地来一场,想想都热火难耐。

    被他盯上的少女一副羞愤欲死的模样,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最好谁也找不到她。

    土匪头子脚步倏地一顿,然后抬起蒲扇般的大掌拍了一下小弟,笑骂道,“想什么呢,回去一个一个慢慢来。现在玩有什么用,说不定你裤腰带还没提起来,抓你的人已经到了?!?br />
    说完,土匪头子眼神狠厉地舔了舔嘴角的血,看向贵女的眼神带着浓浓的不善。

    虽然抢得轻松,但他们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来的时候二十几个兄弟,回去就七个。

    老大都发话了,那些土匪只好选择忍耐,但推搡之间占个便宜还是可以的。

    这时候,那个坡脚的土匪将马车内昏迷的姜芃姬抗了出来,一边抗一边骂骂咧咧。

    谁也不知道,看似快要烧坏脑子的“柳兰亭”,正悄悄睁开了一条缝儿,旋即又缓缓合上。

    系统!

    姜芃姬在心中默念一声,“眼前”出现一面干净简洁的透明面板。

    【姓名:姜芃姬(柳羲,字兰亭,又名柳兰婷,基础武力5点,融合武力+30)】

    【性别:女(伪装男性,取代已故嫡兄柳兰亭)】

    【年龄:41(12),生于天舞三年花朝节】

    【出身:河间柳家嫡次子(嫡长女),未婚妻河间魏家嫡次女魏静娴】

    【特长:君子六艺(入门),搏斗(大家),推理分析(暂定),其他能力(暂定)】

    【属性:魅力值(隐藏21点),容貌颜值(75点)】

    【频道:直播(积分已够,未开启),主播等级1】

    作为一名来自信息爆炸时代的未来女性,哪怕姜芃姬对娱乐不关注,但也明白自己脑子里似乎多了个了不得的东西。

    于是在内心试着问道,“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