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联邦上将,性别女,前任第七军团统摄军团长。

    为何有一个“前任”的前缀?

    因为她已经战死了。

    她清楚记得,那场死亡来得十分突然,甚至令她措手不及。

    不过这也有好处,至少在她还没来得及感受死亡的痛苦之前,她的意识已经从身体抽离。

    耳边轰鸣巨响,仿佛要震破耳膜,世界被渲染成一片红光。

    下一瞬,眼前的景物又化为寂静的黑暗,有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席卷了她的灵魂。

    虽然就这么死了,有些小小的遗憾。

    不过对于很多战士来讲,能这么毫无痛苦地死去,也是一种幸事。

    只是,作为一名无神论者,一向推崇科学的她,从未想过人死之后竟然还能有感觉。

    令她哭笑不得的是,她死前没经历的痛苦,死后竟然结结实实尝了一遍。

    全身各处都传来难以言喻的剧痛,平时受伤都不曾皱眉的她,竟然险些忍不住嚎叫出来。

    疼,还是那种眼冒金星的疼。

    这种痛觉给她留下刻骨的印象,仿佛被强硬塞进一只小箱子,有人不停用外力向内压缩,减小箱子内的空间。并且,这个过程仿佛没有尽头,不将她压缩成巴掌大小就不甘心似的。

    蓦地,刻骨的剧痛似乎超越了某个极点,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撞到她脑袋上。

    疼!

    姜芃姬忍不住想要蜷缩身子,脑海中传来的剧痛甚至强势盖过四肢传来的痛,让她没有丝毫的理智和时间去思考其他东西。仿佛除了炸裂的痛和撕裂的痛,就没有其他多余存在。

    热!

    不知道这个炸脑一般的剧痛维持了多久,她甚至都怀疑自己已经习惯了,一股说不出的灼热又将她完全包围,整个人像是掉进了无边无际的火海,身体内的水分好似要蒸发殆尽。

    我在哪里?

    大脑冒出这个指令的同时,她迫切想要睁开眼看看周遭环境。

    难不成,她掉到了地狱?

    然而事与愿违,那双眼皮竟像是灌了万斤的铅水,无论她怎么努力,连一条缝儿都睁不开。

    迷迷糊糊,意识飘散之时,耳旁隐约传来缥缈的电子声音。

    【?!分辈ハ低吃俅渭煅樗拗?,开启检验扫描程序,扫描进度百分之一……】

    冷硬的电子合成声音距她越来越近,姜芃姬下意识想要支起耳朵,以便能听歌清楚。

    【……扫描进度百分之二十三……二十七……三十六……四十二……五十一……】

    这是什么……东西?

    姜芃姬努力想要聚?;辽⒌囊馐?,想弄清楚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不过对方似乎并不想理会它,依旧径自播报什么东西。

    【滴——宿主身体扫描完毕,确认绑定……】

    【绑定进行中……进一步核实宿主身份,请稍等……核实进行中……核实完毕……】

    【叮!】

    一声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姜芃姬蓦地冒出一身冷汗。

    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像是被人塞进一团黑雾,想要思考,却又想不起来什么。

    那个古怪的电子合成声音还在不紧不慢地播报。

    【姓名:姜芃姬】

    【性别:女】

    【年龄:41】

    【出身:未知(暂定)】

    【特长:搏斗(暂定),推理分析(暂定),其他能力(暂定)】

    【属性:未知(暂定)】

    听到自己的名字和年纪,姜芃姬的意识又清醒很多,耳边的声音也没有那么缥缈不实际了。

    【开始融合魂魄,融合度0.1%……滴,宿主积分不足,融合暂时终止,最终融合0.3%】

    【系统:宫斗直播服务员007为您(姜芃姬→柳兰亭)服务】

    至此之后,那个声音又沉寂起来,安安静静,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未等她进一步思考,一阵风似的东西拂过脸颊,涣散的感官又在向她聚拢。

    隐隐约约,她觉得地面好像在晃动,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震动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吱呀吱呀吱呀——一阵木头摩擦的声音传入耳畔,随之而来的还有压抑的啜泣声。

    有人?

    她费力想要睁开眼睛,眼前由一片黑暗慢慢化为模糊不清的景色。

    只是她这个举动太耗费气力了,所以没有维持多久,眼皮子一沉,又重新闭了回去。

    “兰亭哥哥……兰亭哥哥……你醒醒……醒来看看婉儿……”

    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呼唤,姜芃姬以为和自己无关,却没想到声音的主人一边哭泣,一边摇晃着她的肩膀,弄得本就昏沉疲倦的脑子几近炸裂……

    她有气无力地道,“别、别晃我……头晕……好难受……”

    也许是她声若蚊呐,轻得只有她自己能听到,那个边哭边摇晃她的人并没有停止恶劣行径。

    最后,姜芃姬抬手想要拂去那双罪恶的手,然而双臂重若千金,哪怕动一下手指头,也耗费了全身的气力。最后,她干脆放弃这个举动,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忍受耳畔聒噪的啜泣。

    不能阻止,不能反抗,那就默默忍受吧,等她习惯了,说不定就不会觉得那么难受了。

    很显然,这里不止姜芃姬一人觉得哭声很烦,对方还将这种厌恶表现出来。

    “这些臭娘们儿只会哭哭啼啼,听了人就心烦……呸!”

    啐了口唾沫,赶车的粗犷男子举着马鞭用力抽打马匹。

    山路崎岖,马车颠簸得都要散架了。

    他的咒骂并没有让马车内的哭声制止,反而因为恐惧更加大声了。

    心烦之下,那个粗犷男子扬起马鞭,狠狠抽了几下车厢帘子,抽得一串珠子铃铛乱响,吓得里面的贵女花容失色,“再给老子哭两声,一鞭子抽死你们!”

    在山道上奔驰的马车不止一辆,另外还有两辆马车在后头跑着,彼此间的距离并不远。

    若是在陌生山道上,这么胡乱驾驶马车,最大的可能就是车毁人亡。

    不过这些车夫驾轻就熟,对山道更是了若指掌,加上赶时间,愣是将三辆精致豪华的马车开出了飙车的味道。

    “别那么凶,这可都是我们废了大力气才抢来的。里面这些个小娘子,哪个不是河间郡鼎鼎有名的美人儿?别说这么一群,就算只见到一个,那也是上辈子积累的福气?!?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