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现在这个‘无限世界’我就交给你了。我这就回宇宙之中给你喊‘666’去,再见、告辞、别不送!”

    嗡——

    仿佛是亿万生灵,无尽祷告声,在这方寸之地悠悠震动了无数次。

    下一瞬,这尊本应该是被赵奇以【恐惧·黄光】所具现出来,完全受他控制的伟岸,在这一刻仿佛根本已经挣脱了赵奇的掌握。

    转瞬间那构成这门扉的无尽朦胧迷离泡泡就已经是在一层层的湮灭无极,而那正中间仿佛有万面万象一切概念具现之物的“钻石”,更就像是要被人衔尾追杀,被迫逃难一样转刹就以消失不见。

    当真是弃“无限世界”如同蔽履,连多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噫~~我一生坑人无数,这是被我自己给坑了?”

    赵奇宽大的幽黄色连帽长袍之下,两眼眸微微眨了眨,再是摸了摸已然落在自己手上的那一枚“阿赖耶宝珠”,旋即感觉自己似乎是被“自己”给坑了……

    虽然带到这个世界的赵奇,只不过借助“岱晗”这个躯体与概念而存在的一抹幽影,本身在这个世界里,也并没有他的位置,自然也不会与这个世界产生多少互动联系。

    但借着岱晗的躯壳,赵奇虽说在这个世界里只是游走了小半个晚上,但不得不说使用“黄灯戒指”的异能进行飞腾转挪,实在是迅捷无比,实际上他早已经将这个地球世界大致的摸索了一遍,甚至还抽空往太阳系之外的宇宙中转了一圈。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其中的水之深之沉,叫他也为之惊彻恐惧!

    之前他对那位“赵奇”所说,这整个世界都不知道被多少人设下了“后门”,他自己更是在不知不觉间沦为那些垂钓者勾鱼上钩的饵食,也并非是空穴来风。

    想要用一只鱼饵,吊起一只鲲。

    然后,没有然后了。

    毕竟人家谢广鲲不是易与之鲲,可他他赵奇更不会胡乱操作就能进化成各种各样乱七八糟鲲类的……

    但他做这一切可不是为了自己入驻这个世界的!

    之前赵奇就说过,这个世界的水深的可怕,根本不知有多少人往这里面做了手脚。自己眼巴巴的望着往在里面跳进去,一点都不符合他的人设。

    他所想的就是将这位“太上”直接推上最前台,接下他曾经主体所有的因果。

    而自己隐身在幕后,以岱晗的肉身与自己的意识,在“无限世界”之中进行双层表里的操纵。

    几大防火墙下来,赵奇相信就算是实力再怎么高深的黑客,他们也得乖乖跪在地上唱征服!

    而且如果再不行的话,事情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赵奇也可以直接将“无限世界”与自己的联系剥开,以金蝉脱壳的方式,将所有的残余因果尽数压在“无限世界”中,然后拿着那太上顶缸,这岂不是美滋滋?

    可谁想,事到临头,这“太上”竟然缩卵了……一招顺水推舟,直接把赵奇他自己给推出去顶了缸!

    这还有天理么!

    明明大家就是同一条高维时间上分裂而来的同一个个体,相差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种动不动就喜欢挖坑卖别人,然后拿别人来顶缸,一点都不符合,也不像是他赵奇的脾性嘛!

    “喂……这个世界,明明是你自己作死搞出来的一大堆收拾不过来的烂摊子的,我能把你重新带回这个世界,已经算得上是了却你我之间的因果了。你怎么能再叫我来为你背锅?这口黑锅,明明应该是你自己背上才是嘛!”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主神啊…一切都是交给你了,就这样吧,么么哒……”虚空之外,隐隐传出几声声响,旋即就是彻底的消失不见。

    “这算什么。不知道我降临到这个世界里的只有一丝念头么,啧啧啧…也是一点都不体谅我这样的老弱病残?!?br />
    赵奇心中吐槽不已,但事到临头,他自然也有自己的决断。

    下一瞬,他心头微微一动,正在他手中的那一枚,被整个地球世界无数生灵以自我精神力,生生祭炼了几十年的“阿赖耶宝珠”之中,有一缕缕梦幻光辉瞬息万变,犹如一卷罗森万象的万花筒,不断在演绎着无边恢弘神魔美景。

    赵奇自然知晓,这个时空之中的“无限世界”的根基,原本就与他的一般无二。

    皆是以这枚“阿赖耶宝珠”为初始点所演绎而出的。

    不过相比较起,赵琪那个在无限2.0时代就已经彻底将其抛之身后的“无限世界”而言。这个世界从始至终都是以这枚宝珠,吸纳众生灵魂意志,以幻象罗生的方式玩出了种种花样。

    所以说,如果赵奇的“无限世界”最终的成就是炼假成,是将一切演绎成为现实。

    那么这个世界就是在【真虚】的道路一路飙车了。其以芸芸众生,以及苍苍众神之力,合力施为的【无限·天罗地网】,其走路姿势之风骚,更是甩的众人连后尾灯都看不见。

    当然所谓的天罗地网,就赵奇看来简直就是场笑话。

    毕竟就赵奇在这世界里的所见所闻,天都不知道,有多少存在在这张罗网里面动了手脚,掺了沙子。

    说是天罗地网,但其实漏得和张筛子没什么两样了。

    而这被无限·天罗地网所笼罩,如同囚牢一般的地球,更是犹如窑子似的,仿佛是个人就能往这世界里走上一遭。

    更可气的是,“无限世界”对此一点矜持节操都没有,还真是来者不拒。

    而且时至今日,这枚“阿赖耶宝珠”也依旧没有点出【真实覆盖虚幻】,亦或者是【虚幻吞纳真实】的手段,依旧是这样不上不下,犹如半瓶水一样的干吊着。

    “所以,我若是想要入驻“无限世界”出,首先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将他的补丁都打上。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更是要将一切推倒重来!”赵奇心中呢喃,转瞬间就已经是有无数的思绪火花在悠悠昂扬。

    而他手中的那枚宝珠,有无尽光辉微微颤动,却已然在不知不觉间将一切推向另一种幽幽色彩。

    “世界上的诸位喲,无限世界要升级了??赡忝恰急负昧寺??”

    ……

    “嗯?这废弃的试验场,又开始运转了吗?真还是期待啊?!?br />
    某一个高维时空维度虚空上,一声冷静到冷漠的话语在这不大的实验室里飘动,旋即就已有一只修长稳健的右手轻轻将自己手边的一卷论文报告翻开。

    其中论文的题目,《论高维多元虚海,多层次重叠异化同位素合流·实验数据报告—外道魔染·畸变心相·高维神代·人造虚数蠕虫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