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了?!辩吃麓邮笛槭抑凶叱?,今天的她一身纯白大褂,戴着防菌口罩,仅是口罩上露出的眼眸,便能让人感受到她的美丽。

    杜迪安看到她时明显眼眸一亮,原本有些紧张的身体也很快放松了下来。

    “准备好了么?”绯月温柔地看着他,眼中有丝丝柔情。

    杜迪安深吸了口气,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道:“准备好了,我相信你,你可以做到的!”

    绯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一定会的!”

    实验室里十分空旷,仪器数量不多,但都较为复杂,在实验室中间是一张金属平台,周围有扫描仪,透析镜等设备。杜迪安看了一眼,心中有些感叹,虽然有超级芯片里的知识教导,但能在短短时日内制造出这些东西,也是非常不容易了。

    不过,这也是如今希尔维亚的整体工业技术上升的缘故,在他担任壁主的两年里,电能已经普及,在电力带动的工业发展下,进步十分迅速,这才让绯月有资本在短短时间内冶炼出合适的材料制造出这些东西,而且这里面投入的人力,估计超出他的想象。

    在绯月的指导下,杜迪安躺在了金属平台上。

    绯月再次戴上口罩,表情肃然,跟杜迪安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信任。

    “别紧张,加油!”杜迪安轻声安慰。

    绯月微微点头,深吸了口气,向周围的五个跟随她学习多天老头吩咐道:“准备开始!”

    五人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他们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这可是见证伟大奇迹的时刻,而他们便是奇迹的铸就者!

    同样的实验,他们已经进行过许多次,所有的程序和过程早已倒背如流,只是今天换了一个对象罢了,而这个对象,是最后的实验品,也是最宝贵的实验品,不容失败。

    尽管亢奋,五人却表现的比以往更慎重。

    “上麻醉!”

    “切骨刀!”

    绯月将杜迪安身上的防菌服解开,露出白皙而强劲的胸膛,即便是躺着,也能看见六块腹肌的轮廓,杜迪安没有刻意健身追求完美身材,但在长期战斗中,身材却自然健美起来。

    五个老头担任助手,闻言给绯月递去各类手术刀。

    打麻醉,剖开肚皮,用支架撑起,将内脏挪移……

    绯月动作熟练,目光冷静专注,对面前血淋淋的画面习以为常,没过多久,她便完成了手术的前序,在杜迪安的身体内部构造出一个新的魔痕卵巢。

    “取魂虫!”绯月吩咐。

    一个白褂老头立刻从旁边递来一个封存魂虫的透明罐,里面蜷缩着一只精神不佳的魂虫,像一枚鳞片,呈矩形,身体近乎透明,只有几道火焰般的红丝缠绕在身体上。

    这是从东大陆带过来的魂虫,除了魂虫本身附带的能力外,自身还属于烈焰属性。

    不过,如果只是单独殖入这魂虫的话,它附带的烈焰属性基本等同于无,属于隐性属性,只有当与神罗帝国的魂虫共存一体时,烈焰属性才会变成显性,产生冲突。

    杜迪安感觉颈脖以下的部位已经失去知觉,麻醉正慢慢延伸到大脑,他的思绪转得有些慢,脑袋不时有一阵眩晕,时不时眼前发黑,供血不足,他用余光扫见这透明鳞片状的魂虫,能看见它身上有许多细密的小须,像无数的细足,他问过绯月这只魂虫的来历。

    太阳兽……

    东大陆暗藏魂虫的赐名魔物,并非以“者”字为名,而这只魂虫取自“太阳兽”体内,主要作用与光和热有关,按照绯月的说法,太阳兽是极其罕见的魔物,实力极强,尤其擅长远程攻击,不过近战能力也恐怖至极,几乎没有缺陷,唯一的缺点就是怕黑。

    到了晚上,太阳兽的实力会一落千丈。

    在绯月收集的诸多东大陆魂虫中,这太阳兽魂虫算是里面的顶尖了。

    杜迪安看得出来,绯月对这次的实验毫无保留,虽然算不上孤注一掷,但也是倾尽了所有。

    很快,太阳兽魂虫被绯月送入到杜迪安腹部,似乎闻到血腥味,这只精神不振的魂虫顿时恢复了活力,迅速钻入到杜迪安腹部的魔痕卵巢中。很快,血管鼓动,大量鲜血像抽水一样汩汩涌来,汇入魔巢中。

    见这人工构建的魔巢稳住了魂虫,绯月松了口气,到这里基本实验已经成功了三分之一。

    “神血!”绯月开口。

    旁边一老头迅速递过去手指粗长的一小瓶黑血。

    绯月用注射器吸入,从杜迪安的心脏旁注入了进去,很快,黑色血液顺着血管流入到杜迪安的心脏中,将红彤彤的心脏染得泛黑,然后在心脏贲张中,飞快扩散至全身,所有的血管颜色都变得黯淡,包括杜迪安的嘴唇,也顷刻间发青,而且颜色逐渐加深,变得发黑!

    杜迪安看不见自身的变化,但忽然感觉大脑一阵胀痛,身体“感到”无比的燥热,他已经被麻醉失去知觉,但这一刻似乎又恢复了身体的掌控,巨热的高温让他头皮发麻,但很快,这高温中有一股极冷的寒意涌出,以右臂为起始,飞快爬满全身,将燥热压了下去。

    不过,这燥热的感觉也不甘示弱,很快又升腾起来。

    寒冷与沸热迅速交替,杜迪安感觉脑子发胀到无法思考,脑仁发痛,他的视线已经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感觉身体似乎掉落到一个黑暗的漩涡中,不断地下沉,下沉……

    “荒神之血好像流入到他的大脑中了!”一个老头低声惊呼,抬手撑起杜迪安已经闭上的眼眸,却见眼珠毫无反应。

    绯月手里正在杜迪安腹部忙碌着,闻言头也不抬地道:“不用担心,他颈脖上的铀环能阻挡神血,流入他大脑的,只是被神血感染的变异血液,不具备自我吞噬的攻击特性?!?br />
    老头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听到绯月再次叫道:“不行,快,准备寒晶!”

    几人望去,顿时看见诡异一幕,杜迪安的身体一半结冰,一半肤色赤红如火,两股不同的温度在杜迪安的身上各占一半,在这两种极端温度的中间缝处,皮肤已经开始溃烂,在冰和火的争斗下,又是冷冻又是高温,基因链已经接近崩溃,身体无法承受。

    “怎么会……”几人难以置信,睁大了眼睛,他们先前实验时,虽然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他们改良过了,利用神血可以稳定住这种状态,为什么现在失效了?

    这时,绯月抓起递来的寒晶,迅速切开,将里面的寒液吸入注射器中,注入到杜迪安体温炽热的左半边身体中,很快,这左边身体的温度渐渐降低了几分,不过很快又再次炽热起来,而且比先前更加滚烫。

    绯月脸色难看,“魔痕的等级不匹配,太阳兽魂虫想要吞掉割裂者,该死!”

    她先前也遇到过魂虫与实验体魂虫不匹配的情况,但在神血的稳定中,两者很快被压制,可是这次的情况却明显不同,她忽然意识到,先前之所以情况能依靠神血压制,是因为先前实验的魂虫太普通了,而太阳兽魂虫和割裂者魂虫,都是顶尖的魂虫。

    尤其是太阳兽魂虫,比起她的「育梦者」魂虫也只是稍逊半分,比割裂者魂虫强太多了。

    原本按正常的情况,割裂者魂虫根本没有一战之力,无法构成平衡,但她知道,杜迪安的割裂者魂虫是吞噬了同类后的强化版魂虫,并且又吞噬了荒神因子,属于真正的神化加强割裂者魂虫!而这神化的特性,足以让割裂者变得更加极端,按帝国的五星魂虫分级制度的话,神化割裂者完全能列入五星级别!

    虽然不能在五星里排到名列前茅的位置,但也算是顶尖魂虫之一了!

    只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是不能压制太阳兽魂虫。

    很快,绯月醒悟了过来,太阳兽魂虫极有可能吸食了神血,完成了神化,所以在原本就高于割裂者的品质上,再次提升,已经属于五星魂虫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了。

    “他的身体快承受不住了?!庇腥丝吹蕉诺习驳纳硖逯屑淅淙确指畲?,表皮已经破裂腐烂,不禁焦急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