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内,绯月没有将方脸青年的尸体直接丢弃,而是在沉默片刻后,取出旁边的仪器,将其尸体解剖开来,从里面提取标本化验。

    等各个标本检测结束,记录在实验资料中后,绯月叫人将剩下的“垃圾”处理了,然后便带着关在金属罐里的小怪物去了另一间实验室。

    时间飞逝。

    后殿内的实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每天有实验材料送来,维护壁内正义的审判所,也已成了绯月的部下,全程配合。

    杜迪安一直待在后殿,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不过没有听到诺伊斯和巴顿等人的消息,对他而言,反倒是最好的消息,希望他们能够忍耐住。

    “绯月陛下让您过去检测身体?!鄙倌晟0妥叩蕉诺习脖澈?,低声叫道。

    杜迪安的目光从窗外收回,从前几日的实验进展来看,他就知道这一天快来了,经过大量的实验品反复实验,绯月的造神计划趋于完善,将要落实到他的身上。

    好在,他的准备已经完成了。

    “去吧?!倍诺习沧?,跟着桑巴。

    来到实验室中,桑巴跟之前一样,给杜迪安做身体检测。

    等检测的数据做完后,一个白褂老头过来,叫杜迪安去绯月的办公室。

    “你找我?”杜迪安推开门,看见绯月坐在高高一叠实验资料前,随手关上了房门。

    绯月头也不抬地道:“准备好了么?”

    “要开始了么?”杜迪安眯眼。

    绯月的目光从手里的报告上抬起,看了杜迪安两眼,忽地一笑,“倒很平静,看来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br />
    “换做任何人,这么久了,也早麻木了?!倍诺习驳坏?。

    绯月轻轻一笑,道:“别人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一旦成功,你将是活着的神!”

    “但愿如此?!倍诺习膊恢每煞?。

    绯月将手里的报告快速翻完,随手丢在厚厚实验资料上面,起身道:“坐这边?!?br />
    杜迪安眼眸深处微微闪动了一下,依言坐在她办公桌前的沙发上。

    “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在想什么?!辩吃旅娲⑿?,十分自然地坐在杜迪安身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兰香,飘入杜迪安鼻尖,沁入心脾。

    望着她雪白的纤手伸来,杜迪安没有反抗,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

    绯月的小手非常凉,也非常软,触摸在了杜迪安的额头上,刹那间,一阵轻微的刺痛传来,紧接着,杜迪安感觉视线被忽然拉入黑暗中,身体无限下坠,然后便陷入一片恒久的黑暗中。

    剧烈的疼痛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涌来,他竭力忍耐,但很快这疼痛便超过了他的忍耐极限,登时昏迷了过去。

    “嗯?”绯月微微皱眉,睁开了眼,望着昏倒在沙发上的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很快又闭上了眼睛,过了数分钟后,便再次睁开,脸上有几分惊讶,随即抿嘴一笑,“果然是让人不能有片刻放松警惕的人呐,反抗的意志力真顽强,在这么绝望的心情下,居然还能有这样的奇思妙想,想催眠我?可惜,你念头一起,想法便会被我洞悉,还好我没有打乱顺序从后面直接观看,否则真有可能中招!”

    她赞叹地看着这个青年,越是了解,她便越佩服杜迪安,她自认换做是自己,在这样绝望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想到如此奇异的反抗方法。

    而且,这方法并非完全无效!

    如果她大意了,直接从后面随机观看杜迪安的记忆,一下子看到催眠的那一段,反而真有可能被催眠,到时将会被杜迪安反制!

    这一招,险些便让杜迪安从俘虏变成主人!

    她实在没想到,自己读取记忆的能力,居然也会被杜迪安找到破绽,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感叹之余,她心中也不禁有几分忌惮,这个男人实在是不能让人有一点放松,再大的逆境,都有可能被他找到空隙钻出来!

    只有永绝后患了……她目光闪动,缓缓闭上了眼。

    片刻后,她收回了手,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回到沙发上静静喝着,额头已有轻微的热汗。

    疼痛从黑暗中褪去,杜迪安感觉身体有些暖暖的,他慢慢苏醒过来,睁开了眼,便看到绯月坐在身边喝茶,他眼中顿时露出几分惊喜和温柔,一把揽住绯月。

    绯月毫不意外,任由杜迪安将她抱在怀里,轻笑道:“才离开这么一会儿,就这么舍不得??!”

    杜迪安将头埋在她的颈脖上,深深吸气,闻着少女身上的体香,温柔地道:“哪怕是一分钟,我也不愿意!”

    绯月笑了笑,将他轻轻推开,道:“别这样,我们还有事要忙呢,明天就要做实验了,你今晚要好好休息,不许胡思乱想!”

    杜迪安咧嘴一笑,“我只想你!”

    绯月脸颊微红,虽然知道这是修改记忆后的结果,但她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对待,而且从杜迪安的眼神,语气,表情中都能看出,他是发自肺腑的真挚。

    她忽然有些嫉妒那已经化作尸王的海利莎了,同样都是实验后的产物,凭什么她能得到这样的爱?!

    不过,这嫉妒来得快去的也快,她懒得跟一具行尸再去计较什么。

    “等实验成功了,这世界就是我们的?!辩吃屡跗鸲诺习驳牧臣?,望着这张英俊秀气的脸,想到这个男人从小到大经历的种种,她心跳微微怦动,温柔地道:“等我们征服了世界,我就陪你去最高的山上,看最美的夕阳?!?br />
    杜迪安同样温柔地看着她,“我们都将不朽!”

    绯月微微一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他们寿命悠长的浪漫岁月,轻声道:“以后不管再制造出多少个实验品,你都是我的唯一,无可替代!”

    “你也是?!倍诺习采钋榈乜醋潘?。

    绯月被他的目光看得身体微微发热,忽地低头,在他嘴唇上轻轻一吻,然后像蜻蜓点水般退开。等杜迪安回过神来时,她已站在了办公桌后面,像天真无邪的花季少女,面色娇俏,带着一抹羞涩的绯红,“你先出去吧!”

    杜迪安怔怔地摸着自己的嘴唇,似乎在回味,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笑了笑,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关门前关心地道:“别熬夜,一切有我,我会将状态调整到最好,帮你完成你的实验?!?br />
    绯月轻轻嗯了一声。

    等门关上后,绯月脸上的娇红才慢慢退去,陷入了沉思中,过了许久,才微微摇头,不再多想,继续翻阅先前的实验资料。

    杜迪安出来后,去吃了晚餐,然后便回到自己睡觉的地方,此刻天色已晚,他望着漫天的繁星,耳边听着忙碌的实验人员在进行今晚最后的仪器检测。

    星光倒映在窗台上,他静静地看着,有些出神。

    次日一早,所有实验人员全都到场,整个后殿内的气氛比先前明显不同,格外严肃。

    所有实验人员都无比郑重,当杜迪安起床后,立刻有人带他去清洗,等洗完澡,换上消毒过的防菌服后,来到了后殿中最大的实验室里。

    此刻后殿内的各个实验室全都停止了工作,所有的人员都等候在了这间实验室外面,随时听从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