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后。

    后殿一间实验室中,杜迪安和几个身穿白大褂的老头站在一面玻璃窗外,只见里面正在进行一场严肃的手术,而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一个方脸年青人,全身上了麻醉,已经昏迷。

    在这年青人的背后生长出两对蜻蜓般细长透明的翅膀,翅翼上有黑色翼骨,像脉络般散开,此刻绯月亲自操刀,身边几位白大褂老者从旁协助,将这方脸青年的肚皮完全翻开,在他的腹部忙碌着,不时看见绯月从旁边取出一小段暗黄色的肠子,塞入到年青人的腹内,同时从里面扯出一大段弯弯扭扭的肠子以及内脏。

    他的胃连着一段肠子,被挪到了他的胸膛上,胃微瘪,里面没有多少食物。

    “狩魔家族混合魔物基因,又加入荒神血肉,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如果能在平衡冰火魔痕的同时,还能激发出新的力量,那就太伟大了!”

    “但愿能够成功!”

    “真令人期待,我们将亲眼见证神的诞生!”

    周围几个白大褂老头望着实验室内的情况,激动得小声议论,满脸兴奋,眼中散发着饿狼般的光芒。

    杜迪安微微皱眉,感觉几人的话有些刺耳,扫了几人一眼,凛冽的杀气让几个亢奋中的老头顿时注意到,见杜迪安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们,顿时悻悻然,退到另一旁,不敢跟杜迪安解释和顶撞。毕竟,杜迪安是唯一的珍稀实验品,而他们却是可以替换的,如果杜迪安真的出手杀了他们,绯月也不会替他们报仇。

    等几人退开,杜迪安的目光转到实验室内,心中暗暗祈祷,但愿绯月或其他人出错,导致这场实验失败。

    一旦这场实验成功了,就意味着绯月的造神实验又近了一步,用不了多久,就会将这一套实验用在他的身上。

    很快,他的祈祷居然成功了。

    没有人出错,但当绯月缝合方脸青年的肚皮时,方脸青年忽然从麻醉中苏醒过来,猛地瞪大眼睛,眼珠上布满血丝,几乎要从眼眶中凸出来,发出愤怒狰狞的怒吼,颈脖上青筋凸起,筋的颜色却漆黑无比。

    下一刻,方脸青年的腹部高高鼓起,已经缝合一半的伤口猛地爆裂开来,从里面喷溅出墨绿色的鲜血。绯月反应迅速,扯起身上消毒过的白大褂挡住,白褂上顿时灼烧出数个窟窿,似乎这鲜血是硫酸。

    旁边几个白大褂老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虽然常年钻研实验,但自身的体质并不高,又事出突然,顿时被墨绿色鲜血溅射一身,一个个惨叫哀嚎起来,捂着脸在地上打滚,将周围的手术车撞翻,各种型号的手术刀和镊子、老虎钳等不同需求的道具散落一地。

    嗖!

    在墨绿色鲜血喷溅出来的时候,方脸青年的腹部忽然蹿出几根墨绿色的怪肢,像节肢动物,怪肢上长尖锐的倒钩,胡乱扭动着,将另一个距离稍近的白大褂老头扫中,倒刺钩到了他的侧腰上,将其掀飞出去。

    绯月微微皱眉,眼前寒光一闪,也不见她作势,一道银光从几条怪肢上掠过,怪肢顿时掉落下来,流淌出的墨绿色鲜血将金属地面都腐蚀出坑坑洼洼的痕迹。

    “吱吱!”

    尖锐的叫声从方脸青年的腹部传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淋淋脑袋从里面伸出,头顶有乌龟一样的甲壳,独眼,面貌看上去像人类的脸部构造,鼻子和嘴唇排列在眼睛下面,没有眉毛,鼻子尖锐,嘴巴极大,嘴角裂到了耳根,惨叫时露出尖利的牙齿。

    这东西很快注意到面前的绯月,立刻朝她扑了过去。

    绯月微微皱眉,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金属罐,在这小东西蹿出时,猛地甩手,嘭地一声,将其罩在了金属罐中,迅速盖上封存。

    嘭!嘭!

    小怪物的力量奇大无比,将金属罐撞击得微微凸起,似乎随时会破罐而出。

    绯月凝目望着,只见金属罐内挣扎片刻,数分钟后,便渐渐微弱,恢复了平静,沉寂不动。

    “死了?”杜迪安松了口气。

    绯月皱了皱眉,将金属罐扭开。

    嗖!

    陡然间,一道血影闪烁,从罐内蹿出,像只猴子般跳扑向绯月的脸部。

    绯月迅速抬手,将其捏住塞回到金属罐中,再次封住,然后放到另一张与地面镶嵌的实验台的凹槽中,金属罐刚好嵌入,任凭里面如何挣扎,罐身巍然不动。

    绯月望着地上几个打滚惨叫呻吟的白大褂老头,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道:“都出去,清洗身体,接受治疗?!?br />
    她的话像有一种魔力,让几个惨叫中难以平静的白大褂老头停止了挣扎,几人满头大汗,咬着牙,捂着溃烂的脸部,转身离开了实验室。

    “怎么会失败?”

    “克恩,你没事吧?”

    “快,我带你去治疗?!?br />
    旁边几个等待的老头立刻迎了上去,将几个受伤的老头带走。

    实验室内只剩绯月一人,以及旁边实验台上不再挣扎的金属罐内的小怪物,而那方脸青年,似乎已经死去,身体一动未动。

    杜迪安用透视望去,看见他身上的热源在飞快消散,体内许多血管居然已经萎缩,就像晒干了一样皱巴巴,而他左肩和胸膛上的魔痕嵌入位置,此刻早已不见魔痕的踪影。

    打量片刻,杜迪安便大致猜出了那小怪物的来历,应该就是他体内的魔痕!

    “注射的活性荒神细胞太多,导致吞噬了他自身的身体,反而借此身体当卵巢,以里面的魔痕当补品,孕育出新的生命……”杜迪安眼中充满凝重,创造生命,自古以来这便是“神”才具备的能力,以及权力!

    然而此刻,绯月却做到了,触碰到了那个可望不可即的禁忌区域。

    虽然实验失败了,但单凭这一点,便足以自傲了。

    “这小东西连吃两条魔痕,应该也继承了魔痕的部分能力,刚出生就有这么快的速度,成长力惊人,从生物学科来算的话,或许能列入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而且从它先前的偷袭来看,智商也不低……”杜迪安看了一眼站在方脸青年尸体前静默不语的绯月,目光闪动,接下来,她应该会好好研究一下这小怪物,这样他又得到不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