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化验……”

    “脂肪率覆盖百分之十二……”

    “魔痕活性鉴别……”

    杜迪安躺着任由少年在身上进行检测,他闭着眼,心中构思着自己的事情。

    当需要的标本都采集完后,少年将杜迪安搀扶起来,有些紧张地道:“您可以到旁边去休息一会儿?!?br />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叫什么?”

    少年脸色微变,低头道:“我叫桑巴?!?br />
    “桑巴……”杜迪安念了一声,微微点头,起身从床上爬起,膝盖断肢处凝聚出魔化利刃,立在地上,将地板刺出一道道裂缝,朝着后殿另一侧的休息区走去。

    午餐时,有婢女送来餐点,七分熟的牛排,一杯牛奶。

    杜迪安吃完便躺在沙发上继续闭眼休息。

    绯月一直待在小房间里,聚精会神地学习着超级芯片里的知识,其他从修道院和魔物研究所调过来的大师则忙碌着绯月交给他们的实验任务。

    到了下午,杜迪安看见有三个衣衫褴褛看上去七八岁大的小女孩,被一个金甲荒卫领到后殿中。

    “大人,您要的实验品到了?!苯鸺谆奈拦Ь吹氐?。

    一个白褂戴着单片眼镜的老头上前,很快便皱起眉头,捏住了鼻子,“臭死了,都是从哪找来的?”

    “从贫民窟找来的,没有户籍?!苯鸺谆奈拦Ь吹?。

    老头皱了皱眉,挥手道:“带出去洗洗,以后这么脏的东西别送过来,别玷污了这里!”

    金甲荒卫吓得一跳,忙道:“是,这就带她们去清洗?!彼低?,将三个懵懵懂懂打量着四周的小女孩抓住,飞快离开了后殿。

    杜迪安躺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睁开一条眼缝望着这一幕,等金甲荒卫离开后,老头似乎察觉到什么,偏头朝杜迪安看了过来,目光对视上,老头嘴角露出一抹浓郁的笑容,舔了舔嘴唇,像饥饿的猎物在欣赏美味的晚餐。

    杜迪安闭上了眼,没有理会。

    晚上,三个洗干净的小女孩送到了殿内,戴着单片眼镜的老头上前领到另一处隔开的实验房中,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小女孩惨叫的声音,以及哭泣声。

    声音来得突兀,结束的也很快。

    杜迪安微微皱眉,转了个身子,继续闭眼养神。

    “你倒是挺老实的,今天怎么没出去逛逛?”绯月不知何时来到杜迪安身边,笑吟吟地道。

    杜迪安睁开一只眼,瞥着她,“你学完了?”

    绯月伸了个懒腰,娇俏的少女纤细身材展露无遗,“看累了,休息一会儿,旧时代的人果然有可取之处,也许我们将来能制造核武,平定地球,再次夺回人类的绝对统治权地位!”

    杜迪安懒得搭话,这些对他来说太遥远。

    绯月眼眸中闪烁着光芒,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见杜迪安没有理睬,她也没再多说,哼着一段旧时代的经典小曲转身离开了。

    次日,杜迪安的首次身体检查报告出来了。

    报告直接送到了绯月的小房间办公桌上,杜迪安没有机会过目,而是配合着桑巴,继续第二次的标本采集。

    时光飞快。

    杜迪安在后殿已经待了半个月,每天都要完成一次标本采集,每天身体数据的变化,都会送到绯月手里,俨然像一只关在笼中被注射的小白鼠。

    在这半个月中,金甲荒卫又陆续送来一些“实验品”,大多数是来自贫民窟中没有户籍的“贱民”,死了也没人知晓,不容易被追究,偶尔也会送来一些体格壮硕的狩猎者。而最早送来的那三个小女孩,在第三天便化作一堆隆起的怪肉,被拖了出去。

    怪肉中卷着她们的脑袋,如同干尸,作嘶吼状,似乎深陷泥潭一般绝望。

    杜迪安默默地看着一批批实验品送来,又化作一堆堆失败的材料送了出去,头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魔物研究所的恐怖,这样的实验,他们早已秘密做了不知多少年…

    生命在这里就只剩下一串数据,除此以外没有任何附加意义。

    “看来,博罗给你体内殖入的那半段荒神的小肠,已经开始起作用了?!辩吃陆诺习步械剿男》考浒旃抑?,手里是一叠4A纸大小记录的实验资料,上面全是杜迪安的身体数据。她抬头瞧着杜迪安,饶有兴趣地道:“这几天有没有感觉吃的东西味道怪怪的?!?br />
    杜迪安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只被审问的小白鼠,他没有挣扎,木然地道:“感觉味道有点恶心?!?br />
    绯月轻轻一笑,道:“等会儿晚餐可以给你吃一顿美味的?!?br />
    杜迪安不在意吃喝这些事,皱眉道:“什么时候给我做实验?”

    “急什么,我都不急?!辩吃虑嵝Φ溃骸跋裙鄄旒父鲈略偎?,顺便用别的实验素材试验一下,这阿米莉的部族中别的没有,极冰虫却有不少,足够强化这些实验素材了?!?br />
    杜迪安脸色微沉,没有说话。

    绯月见他心情不佳,也没再跟他开玩笑,挥手让其退下,然后取出超级芯片,继续学习。

    晚上,杜迪安便见到了绯月说的“美味”,一块血淋淋的生牛排!

    看见的第一眼,他便皱起了眉头,但下一刻,他却忽然发现,这牛排上新鲜的血液,看上去竟像以往看到熟牛排边的黄油汁一样诱人,忍不住口舌生津。

    从牛排上飘散过来的血腥味,让他有种莫名的冲动,食欲大动。

    他坐到了餐桌上,望着盘子里不断飘来的血腥味,鼻子被刺激得发痒,他吞了下口水,想到绯月的话,心中凛然,“这就是荒神小肠带来的变化?难道说,荒神都是吃生肉?”

    想到那容颜俊美如天神般的荒神,嘴里撕咬生肉的画面,杜迪安便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犹豫片刻,杜迪安最终还是举起刀叉,将生牛排切开一片片吃了下去,只觉每一片都美味无比,嚼时鲜血从牛肉中挤压出来的感觉让他沉醉。

    吃完后,杜迪安抹掉了嘴角的鲜血,望着空空如也的盘子,轻叹了口气,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将心思集中起来,继续构思心中未完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