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娜?”杜迪安感觉像一盆冷水浇头,从头冷到了脚,“她没死?”

    “少爷,她是您的敌人?”诺伊斯已经意识到问题,脸上微微变色,他和巴顿当时在场,知道这女人的实力有多么凶悍,如果是敌人的话……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杜迪安呆了许久,短短时日内经历几次大喜大悲,他有种崩溃的感觉。不过,以往锻炼出的强大心智和忍耐力,让他克制住了,心中想要怒吼发飙,但身体却依旧麻木地坐在床上,感觉这一刻是如此的无力。

    房间内的欢喜气氛顿时降到冰谷,巴顿、梅肯、欧若拉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刚从阿米莉部族手中脱离,转眼又要面对一个更恐怖的敌人。

    而且从杜迪安的处境不难看出,那个女人,比杜迪安更强大!

    “少爷,我们要不要马上转移,以少爷您的实力,就算去别的巨壁也能生存,我们愿誓死追随您!”诺伊斯回过神来,立刻出谋划策道,虽然他知道,杜迪安可能心中早有答案。

    杜迪安沉默片刻,摇头道:“我没地方可去,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她这两天待在王宫没有过来找我,只有三种可能,第一是她受伤严重,需要立刻静养。第二是王宫里的入侵荒族中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她,让她顾不上我。第三就是,她知道我的位置,如果我打算逃的话,她会立刻出现?!?br />
    “第一种可能性占百分之三十,第二种可能性占百分之十,第三种可能性最大?!?br />
    诺伊斯和巴顿几人怔了怔,一旁的梅肯奇道:“她怎么会知道你的位置?”

    杜迪安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牵动,道:“我的体内,应该有她安装的定位装置,这两天我昏迷了,没有移动,所以她没有过来?!?br />
    几人面面相觑,没想到杜迪安的处境如此狼狈,跟阶下囚无差别。

    “不管怎样,还是应该试一试,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倍诺习彩掌鹦闹械母好媲樾?,说道:“你们不能暴露,继续按照你们原来的轨迹潜伏,如果我牺牲了,你们也不要找她复仇,能够击败她的,除了她自己外,估计,就只剩下神了……”

    “神?”

    诺伊斯和巴顿几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那个女人如此恐怖,这岂不是无敌了?!

    “如果你们能活的久一点,将来实力强大了,有机会的话,帮我一个忙……”杜迪安抬起头,目光认真地看着几人,“如果我还有尸体留下的话,帮我把我的尸体保存起来,将来找到海利莎的话,把我的尸体交给她,最好是给她吃了……”

    几人心中震动,怔怔地看着他。

    当目光对上杜迪安的眼眸时,几人才发现,这个当初意气风发运筹帷幄掌控一切的少年,如今眼中竟已布满风霜,脸上的稚气也早已褪去,年轻的脸孔十分老成。

    一转眼间,时光过了多久?

    几人有些恍惚,这才忽然发现,时光在他们身上匆匆而过,雕刻了许多的痕迹。

    “迪安,你不要这么说,不管有什么危险,我都跟着你,这是我们当初的约定!”梅肯眼眸微微泛红,握紧了拳,掷地有声地道。

    “少爷……”巴顿微微张口,想要说什么,但不善言辞的他忽然哽住,虽然他这些年已经锻炼出不错的口才,但站在杜迪安面前时,他仿佛又回归了本性,变得像当初在孤儿院中生活的那样老实而耿直。

    杜迪安微微摇头,微微笑着,“这只是最坏的打算,我已经无法逃掉了,但你们还有你们的生活,只可惜,你们跟着我没享福几天,就要过上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的生活?!?br />
    “少爷,没有您的话,我早就死在监狱了!”诺伊斯咬着牙,眼眶中有泪水,他向来很少流泪,只为女人哭泣过,但这一次却感觉无比的难受和心酸。在场的几人中,虽然巴顿是跟杜迪安一个孤儿院的童年伙伴,梅肯是杜迪安儿时并肩作战的好友,而他只是半路跟随的人,但要论陪伴杜迪安的时间之久,他算是几人里面最长的,没有之一。

    而且他陪伴着杜迪安经历过监狱磨难,经历过越狱初期小心翼翼的奋斗,后来转为杜迪安的助理,朝夕相处,他比梅肯和巴顿等人更熟悉,更了解杜迪安。

    这么一个在狱刑下顽强不屈的人,此刻却用请求的口气,希望他们帮忙,这是何等的无奈!

    “我帮过你们,你们也帮过我,早已平等,过往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这次要不是你跟巴顿,我已经没命了?!倍诺习参⑿ψ排牧伺呐狄了沟募绨?。

    诺伊斯和巴顿咬着牙,没有搭话。

    杜迪安扫了几人一眼,问道:“吉妮丝呢?”

    旁边的欧若拉轻哼一声,道:“她已经死了!”

    “死了?”杜迪安微怔,心中顿时有些遗憾。

    诺伊斯解释道:“在少爷您离开后,吉妮丝执意要返回审判所,她当初出身于那里,后来依靠特权,回到那里当了审判所长,准备依靠手里的权柄,彻查内外壁各个阴暗角落的老鼠?!?br />
    “结果查到最后,贵族、魔物研究所等各大势力暗地里都有一些令人咋舌的卑劣事迹。她一怒之下,斩杀了大批贵族,惹得天怒人怨,壁内人心惶惶。没过多久,上任壁主回来了,她准备隐藏身份,却没有势力给她提供庇护,后来有一个贵族假意庇护,却暗中阴了她。她的身份暴露后,被亚里士多德给斩杀,游街示众了整整一个星期,直到尸体都发臭了,才取消了游街示威?!?br />
    杜迪安怔了怔,没想到吉妮丝的下场如此悲惨,不过看诺伊斯和欧若拉、梅肯等人,脸上并没有多大气愤。他略微一想,便明白了过来,毕竟要说最大的黑势力所在,应该算在他们头上,吉妮丝要追究这些黑势力,难免会跟他们产生摩擦,甚至彼此反目成仇。

    所以最后吉妮丝只能投靠到贵族手下寻求庇护,而不是借助他们的力量。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脑海中浮现出吉妮丝的模样,刚从监狱里出来时的她,追随自己征战的她,敢于谏言的她……从很早以前,吉妮丝就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对一些卑劣行径的厌恶,从小在审判所中学习的她,骨子里的观念并不会因自己受到冤枉入狱就会改变。

    “她是一个好人,可惜了?!倍诺习侧?。

    几人默然不语。

    沉寂了片刻后,杜迪安思绪收回,不再提起这个人,以及关于她的事,“这里有图书馆么,带我去看看?!?br />
    “您要去看书?”诺伊斯惊讶,梅肯和巴顿等人也有些吃惊,眼下关头不是该抓紧时间逃跑么?

    杜迪安微微一笑,“书中自有黄金屋?!?br />
    诺伊斯知道杜迪安素来不会做无用的事,没有多问,说道:“有,您身体恢复的话,我随时可以带你去?!?br />
    “那就现在?!?br />
    三天后。

    一位金甲荒卫带着一封信笺送到了黑暗堡垒中,由下面的人传递到诺伊斯手里,诺伊斯看完后,骤然变色,拿着信笺匆忙来到黑暗壁垒深处的图书馆中,找到里面盘腿坐在书架下面翻书的青年。

    “少爷,王宫来信!”诺伊斯快步上前叫道。

    杜迪安的目光从书籍上抬起,扫了一眼他手里的信笺,抬手接过拆开,信里的话只有一句,十分简单:“玩够没,需不需要我亲自去请你过来?”

    杜迪安目光平静,脑海中浮现出写着话时黛娜淡漠的表情,他偏头望着诺伊斯,“看来我不需要用逃跑去测试她有没有在我身上安装定位装置了?!?br />
    诺伊斯苦笑,“看来她已经掌握了王宫里的阿米莉部族,借助少爷您身上的定位装置,知道了我们这秘密基地,否则的话,她的信不会直接送到这里来,那金甲荒卫直言说要送到少爷您手上?!?br />
    “不用担心,她对这里的权利没有兴趣,只是拿来随意玩玩,等事办妥后就会离去?!倍诺习舱酒鹕砝?,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等她离开后,荒族应该会受到重创,你们可以伺机发动进攻,这段时间好好准备,如果到时我还活着的话,会助你们一臂之力,灭了荒族?!?br />
    “少爷……”诺伊斯眼中满是担忧,对秘密基地暴露的事,他根本不在意。

    杜迪安拍了拍他的肩膀,“神国使者死在这里,神国应该会派人过来调查,在神国强者如云,通往王座的路高不可攀,太过艰辛,如果可以的话,你带着他们去别的地方找一座巨壁,在里面过过小日子吧,那样也许会更快乐?!?br />
    听到杜迪安像在诉说遗憾,诺伊斯感觉鼻头发酸,咬着牙,“少爷,如果你出了事,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用我的余生!”

    杜迪安微微摇头,“不值得,我可不希望我把你从监狱中解救出来,你又自己把自己绑在了我这座监狱上面,你有你的生活,找一个人少的村庄,好好过日子吧?!?br />
    ……

    ……

    “绯月陛下,您请的人到了?!币幻鸺谆奈拦Ь此档?。

    王宫大殿上方,一个身披猩红烈焰长袍的纤细身影坐在王座上,居高临下,大殿两侧是众多势力领袖,有十二城的伯爵,魔物研究所的几位院长,狩魔家族的族长等等。

    “带进来?!钡纳舸油踝洗?,盖过整个大殿,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杜迪安站在殿外便听到了黛娜的声音,心中暗叹,跟着金甲荒卫走了进去,很快便看见狩魔翼族的族长,以及岩族的族长,此外还有修道院的院长,魔物研究所的几位学术研究杰出的院士,以及几位曾拍过他马屁的伯爵贵族。

    在最上方的王座两侧,还看到了阿米莉,以及那位大神祀。

    “都是熟面孔呢……”杜迪安轻笑一声,有几分自嘲。

    “绯月陛下,杜迪安已带到?!苯鸺谆奈劳O?,低头恭敬道。

    王座上的黛娜微微点头,向杜迪安道:“这几天玩的舒服么?”

    “没有你在,怎么能玩的舒服?”杜迪安轻笑道。

    黛娜眉头微挑,眼中冷光一闪,似乎想到什么,嘴唇勾起一抹弧度,“是么,等会儿陪你好好‘玩玩’!”

    杜迪安听到她故意暧昧的口气,知道她已经动怒,耸肩道:“希望几天不见,你的技术没有退步!”

    黛娜嘴角的弧度顿时不减了,她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跟一个男人玩调戏,她远远不是对手。

    二人的对话虽短,殿内两侧的众人却听得吃惊不已。

    这几天他们已经从自己的情报渠道打听到了王位更换的内幕,自然也知晓了黛娜的实力,而杜迪安对他们来说,也算是老面孔了,以往的传奇人物,不过跟黛娜这样的深渊强者相比,杜迪安明显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只是没想到,杜迪安居然跟这样的人物“搞”上了关系。

    想到这些,不少人看向杜迪安的目光中,既是羡慕又是嫉妒,还有几分感叹。

    “今天叫各位前来,原因无他,就是跟大家说一声,以前你们是怎么当手下的,现在就继续怎么当,不要暗地给我搞小动作?!摈炷让辉倮砘岫诺习?,而是向殿内众人说道。

    众人早已知晓黛娜召集他们过来的目的,是想要正式通知他们王位交替的事,只是没想到说的如此直白而简单,显得毫无城府。

    “我说的话,没人听到么?”黛娜见众人不答,淡漠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是,扎乌家族永远效忠绯月陛下!”

    “狩魔翼族愿效忠绯月陛下!”

    众人立刻表态,不敢在这时出头。

    黛娜招手叫来旁边的阿米莉,跟她说了几句,便起身向杜迪安道:“你跟我来?!?br />
    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先前见阿米莉召集这么多壁内大佬过来,还以为她真有管理巨壁的心思,好在她没说几句就不耐烦,根本不想在这上面动心思。

    “大家怎么叫你绯月陛下?”进入后殿,杜迪安望着前面拖着长袍的黛娜,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