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杜迪安望着脚下飞快经过的红荒区域,能清楚看见以往的希尔维亚战士开垦的痕迹,心情不免复杂,出来时他虽然还是个主宰,但手里已经掌握着希尔维亚的统治权,然而回来时虽是深渊,却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掌握,得与失,总是难以说清。

    嘭!嘭!

    地面上蹿出一头体积高约两层楼的巨兽,全身披着黑色铁甲,像犀牛,冲撞间声势骇人。

    杜迪安瞧了一眼,便看出是捕猎等级八十三的嗜骨犀,战斗力媲美内荒高手,破坏力强大,不过身体笨拙,短板明显,容易针对。

    不过,它皮糙肉厚,没点胆量的内荒战士,一般不敢单独猎杀。

    很快,杜迪安便看见这一路冲撞的嗜骨犀后方,四道热源身影飞速追赶,但他们的速度与全力奔跑的嗜骨犀差距明显,一旦嗜骨犀撒开腿狂奔,除非是极擅于速度的内荒高手,否则就只有达到主宰级别,才有可能追得上。

    杜迪安看见那四道热源身影,心中一动,身体忽然间降落下去。

    嗖!

    从天而降,在离地三米时停住,望着快速逼近的嗜骨犀,有种迎面被火车撞开的感觉。

    他微微吸气,抬手。

    吼!

    嗜骨犀看见有拦路者,非但没有减速,反而低吼着加速冲来。

    下一刻,它的脑袋撞在了杜迪安抬起的手掌上,嗖,杜迪安的身体被推动得向后飞速倒退,退出二三十米有余,才渐渐停下。

    只见嗜骨犀奔跑的蹄下,摩擦出两道深沟。

    吼!

    嗜骨犀愤怒咆哮,踏着蹄子,准备再次冲撞。

    杜迪安微微一笑,腋下忽然蹿出两道魔化利刃,嗖地一声,仿佛切豆腐般,刺入到嗜骨犀的面部,惨叫声顿时响起,但很快便又止住,两层楼高的巨大身体微微摇晃,轰然倒地。

    嘭,地面尘土飞扬。

    杜迪安松开了手,魔化利刃也收缩了回来,这嗜骨犀的表皮极硬,但在割裂利刃面前,依然毫无抵抗能力。

    嗖!

    后面追击的四道热源身影快速追赶上来,身影也显露在杜迪安的视线中。

    杜迪安微微眯眼望去,便看见几人身上的制式战甲,以及肩铠上的刻痕,是龙族!

    这时,那四人似乎也注意到杜迪安,以及倒下的嗜骨犀,纷纷减速,停了下来,彼此对视一眼,低声交流片刻,不一会儿,其中飞出一人,慢慢地来到杜迪安面前。

    当看清杜迪安的模样时,这人立刻呆住,满脸震惊,“你,你是叛……壁主?”

    杜迪安淡淡地看着他,“认识我?这里应该算是红荒深处吧,你们不是驻守防线附近就行了么,怎么会深入追杀这头魔物?”

    这人怔了片刻,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换了一副表情,谦逊恭敬地道:“龙族奥力参见壁主,听说您外出了,您有所不知,如今我们的防线已经挪移到红荒深处了,外荒区域已经被清扫成狩猎区域,我们奉命清扫红荒深处,将这里开拓成外荒?!?br />
    杜迪安目光微动,“奉命?谁的命令?”

    奥力脸色微变,刚要开口,忽然间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正是黛娜。

    “过来?!摈炷壬裆?,抬起纤细手掌。

    奥力微怔,这才注意到这个身材娇小美丽动人的少女,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是杜迪安的女伴,当即不敢违命,恭敬道:“是?!?br />
    等他飞近,黛娜的手掌迅速捏在了他的脸上,一根手指魔化成黑色尖刺,射入他的额头。奥力刚要挣扎的双眼顿时呆滞,变得无神,过了几分钟后,才慢慢恢复清醒,但眼中一片茫然。

    “原来如此?!摈炷热粲兴?,缓缓提升高度,向杜迪安道:“走了?!?br />
    杜迪安微微苦笑,读取记忆就是好,又靠谱,又迅速。

    嗖!

    黛娜身影如风,向前极速掠去。

    杜迪安紧随其后,很快便来到远处那停留的三人面前,但黛娜没有减速,完全无视了这三人,径直飞去。

    这三人先前派奥力过来打探情况,见黛娜和杜迪安冲来时,刚准备逃跑,却见对方似乎完全没有理睬他们的意思,等转头望去时,却见杜迪安和黛娜的身影已然化作黑点,快要消失在视野中。

    片刻后,奥力回到三人面前。

    “刚才那是?”三人连忙询问。

    奥力苦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那位叛逆上位的外壁区贱民壁主,没想到我也会有跟贱民低头的那一天?!?br />
    “是他?”三人惊讶,他们都听说过杜迪安的传奇事迹,从一个贱民爬到内壁区的至高位置,凌驾众多身份尊贵的贵族,巨商头上,即便是他们这些资质古老的狩魔家族,也要仰其鼻息。

    “听说他当初以主宰级的实力,离开了巨壁,前往神国,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去神国往返一次,不是要好几年么?”

    “他的速度好快,应该不只是主宰级吧?”

    几人面面相觑,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撼,不是主宰,便是深渊了!

    “刚才……他搂着的那个人,好像是咱们以前的圣女,海利莎殿下吧?”忽然,其中一人疑惑地问道。

    “是她,我刚用鹰眼看清了,不过她似乎跟传言中一样,被感染成了行尸,眼球完全是黑的?!绷硪桓錾聿逆鼓让盥呐犹鞠⒌?。

    “他这个时候回来,不知道壁内会掀起怎样的风暴,估计又有一场屠杀要开始了……”奥力喃喃自语道。

    ……

    ……

    “看到了什么,壁内的情况怎样?”飞行途中,杜迪安向黛娜问道。

    黛娜淡淡道:“当初你遇上的那个阿米莉部落,已经迁徙到神壁中了,而且,已经掌控了神壁?!?br />
    杜迪安恍然,却没有太过惊讶,阿米莉部落当时已经弹尽粮绝,必须找到新的庇护所,否则只能慢慢衰亡,虽然他给出的地图不被信任,但只要有一丝可能,换做是他的话,都会去尝试。

    以阿米莉部落的力量,壁内难以抵挡,毕竟经过入侵者袭击,以及他的统治,壁内的高端力量大受损失,再无龙母那一级别的战斗力。

    “你运气不错?!摈炷绕沉艘谎叟员呓ソプ飞喜⑿械亩诺习?,“在你离开没多久,那位壁主亚里士多德就回来了,你的那些所谓的朋友,都被通缉了,也不知是生是死,不过好在阿米莉部族迁徙过来后,已经替你报仇了?!?br />
    杜迪安一怔,“他被杀了?”

    “生死不明,没有被斩杀的消息,应该是被抓捕囚禁了?!摈炷鹊灰恍?,“你似乎并不担心你的朋友们?!?br />
    杜迪安平静道:“没什么可担心的,我离开前已经做好了准备,也给他们嘱托过,生死由命,他们能否活下来,全看他们自己的运气和智慧?!?br />
    “你倒看得开?!摈炷任⑽⑵沧?。

    “看得多了,自然就看得开?!倍诺习菜始?。

    “那个未必,越是看多了,反而越在意,这就像看过太多肮脏的东西,人就会有洁癖,听过太多的鬼故事,就会害怕,胆子变小?!摈炷鹊坏?。

    杜迪安没有反驳,忽然间心思转动了一下,鬼故事?

    嗖!

    二人一路穿梭,没多久便离开了红荒区域,来到了外缘。

    沿途二人不时看见魔物在地面奔跑,或是啃噬捕杀的猎物,也看到拓荒者小队在包围魔物。

    杜迪安发现,这里的拓荒者数量,明显比他离开时增多了。

    这就是阿米莉部族管理的效果么?

    “找到超级芯片后,你打算怎么做,掌管巨壁?”杜迪安问道。

    黛娜淡然道:“区区一座小小巨壁有什么可管,要是神国的话,我倒还勉强接受?!?br />
    杜迪安有些无语,这口气大到没边儿。

    “不过,那阿米莉部族的飞船,我倒是挺想看看,就用来当作我们的实验室吧?!摈炷嚷杂行巳さ厮档?。

    杜迪安耸肩,表示随意。

    二人一边飞一边说,已经将壁内的情况定了下来。

    没多久,希尔维亚巨壁慢慢浮现在二人的视线前,巍峨的巨壁看上去依然震撼人心,令人惊叹这宏伟的工程。

    二人飞在巨壁上空,远远便看见巨壁上竟有战士巡逻。

    嗖!

    一道信号弹骤然弹射升空,显然巨壁上的战士也看见了杜迪安和黛娜。

    等二人飞到相距三百米不到时,巨壁上传来洪亮的声音,“站??!”

    黛娜没有减速,反而加速冲去。

    巨壁上的战士顿时从警戒状态转变成御敌阵型,只见十几位驻守战士拔出一把亮银色的长管枪,瞄准黛娜射了过来。

    嗖!

    子弹比步枪子弹还快,达到五倍音速。

    黛娜微微偏头,子弹从颈脖边掠过,差之毫厘。

    这对她来说不是惊险,而是没必要特意避得太开。

    她的身影如幻影蝴蝶,飘然转动,空中似乎出现了**个黛娜,朝巨壁迅速接近,子弹如流光般掠过,无一发命中。

    当黛娜靠近后,驻守的战士迅速舍弃枪械,拔出战刀冲了上来。

    噗!

    黛娜全身燃烧出火焰,这火焰骤然扩散,像一个火圈,速度极快。

    周围迎上来的战士刚进入魔身,便被火圈扫中,身体顿时被斩断,伤口处的血肉被火焰灼烧不熄。

    杜迪安飘然飞来,看着地上死去的战士,从盔甲上的刻痕来看,是狩魔家族翼族。

    “这枪械……”杜迪安捡起一把枪,发现这枪的构造比他当初在壁内制作出的简陋火枪要高明多了,比旧时代的步枪还好。

    黛娜向前继续飞去,对斩杀的十几人毫不在意。

    等进入壁内,飞了不久,杜迪安便看见了外壁区,还是离开时那样没有变化,叹息之壁依然牢牢阻挡着内壁与外壁,分割着地位与财富。

    黛娜身影飘然飞去,越过外壁区,以及叹息之壁。

    叹息之壁上驻守的战士看见从高空中经过的二人,立刻发出信号,但见二人视若无睹,很快便又发射出另外一颗曲线更长的信号。

    等进入内壁区后,黛娜飞到一处郊外僻静处,这里有一处瀑布,周围附近没有村镇,全是平原,杂草较少,不适合魔物栖息躲避,也没小猎物。

    黛娜飞入瀑布中,过了没多久,便又返回,手里拎着一个铜制的小箱子。

    杜迪安脸上微微变化,沉默不语。

    黛娜打开箱子,取出里面一个小盒,跟钻戒盒大小相似,上面有密码。

    她拨动密码后,小盒打开,里面是一枚芯片。

    “藏的地方不错?!摈炷瓤湓蘖艘痪?。

    杜迪安嘴角微微牵动,没有说话。

    “走吧,去找王宫看看?!摈炷任⑽⒁恍?,心情很好,虽然她从杜迪安的记忆中知道超级芯片的储藏位置,但这么久过去了,谁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丢失了。

    杜迪安默默跟上。

    不一会儿,二人便飞过一座座伯爵城市,来到了王城中。

    此刻王城上却已然是全副武装,大白天人流量正多的时候,城门却紧闭,连吊桥都被提起,护城河水中暗影晃动,是一只只嗜血魔物。

    “看来已经准备好迎接咱们了?!摈炷惹嵝ψ潘盗艘痪?,全身燃烧出火焰,径直朝城门上空飞了过去。

    嗖!

    立刻有炮弹从城内弹射出来。

    没有任何喊话,直接开打。

    黛娜望着飞过来的黑色炮弹,眸光一闪,手掌间的火焰收敛,纤细白手伸出,面对声势凶猛的炮弹,却极轻柔地接住,身体同时一阵旋转,带动炮弹转出一个弧线,反手又抛了出去。

    炮弹砸中城楼,轰然爆炸。

    杜迪安见她这一手柔劲已经出神入化,心中暗暗叹息。

    他远远地跟在后面,没有出手,心中慢慢地思考起另外的事情,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在下一次被读取记忆前想好……

    黛娜也没有让杜迪安出手的打算,对她来说,这些攻击比搔痒还轻,随手便能化解。她的身体没有停止,向前飞去,沿途不停有炮弹飞来,以及有飞行能力的拓荒者。

    这些拓荒者腾空而起,刚喝问出一句“来者何人”,便被黛娜弹射出的火焰击穿了身体,飞快掉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