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纠结片刻,杜迪安最终还是选择承认,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黛娜嘴角微翘,“这「禁魔药剂」的效力最多维持半个月,算算时日,也差不多了?!?br />
    原来如此……杜迪安恍然,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撒谎。他注视着黛娜,道:“你打算怎样,继续禁锢我的魔痕力量么?”

    “别紧张?!摈炷鹊灰恍?,“有那东西桎梏你,我不需要给你‘禁魔’,而且回去的路上,你如果没有魔痕力量的话,反而是累赘,要是遇上雷鸟群,我未必能?;つ愕闹苋?,不过你也不要想借此机会逃跑,一旦越过战神壁,我还没有看到你的身影,你体内的东西就会夺走你的小命,不需要我亲自出手?!?br />
    杜迪安知道她是在警告自己,他的确有这样的心思,不过她的话,且不论是真是假,他都不会冒然尝试,毕竟性命就一次,选错就没了。

    “我知道?!彼舻统?,表现出愠怒的态度。

    黛娜眸光微闪,脸上却是毫不在意,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准备启程吧,今天刚好天气晴朗,又是白天,就直接飞渡过去吧!”

    “飞过去会不会遇上烈焰鸟?”杜迪安连忙问道。

    黛娜瞥了他一眼,“这样的天气,烈焰鸟都飞到云层上空去享受阳光了,只要我们别飞得太高就行?!?br />
    杜迪安知道她兴许考虑的比自己还周全,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黛娜体内黑色黏液涌出,在背上凸出四片薄弱蝉翼的翅膀,其余器官依然保持人类模样,只是半魔身形态,身体缓缓升起。

    杜迪安也没再隐藏,黑上同样涌出黑色黏液,两道如大斩刀一样的黑色翅翼生长而出,像两把巨大利刃。他的狩魔器没有丢失,而是像黛娜和博罗他们一样,将狩魔器寄居到身体中,需要时随时能分解进入魔身。

    自从与第二位黛娜战斗后,杜迪安对魔痕力量的运用便有了新的领悟,在后来看到博罗出手时,这种感受更深。除了迁徙时遇见烈焰鸟群外,博罗从未进入过全魔身状态,杜迪安甚至觉得,那十二翼魔身姿态,都未必是博罗的魔身全型,毕竟,那十二翼魔身看上去,除了肤色改变和多出的翅翼,其余地方几乎与人类无异,这与其他高阶深度融合的奇形怪状的魔身有极大差异。

    大多数深渊的魔身融合度接近百分百,一旦魔化,几乎便是怪物形态,看不出多少人类姿态。

    而在平日实验时,博罗只是身体部分魔化,有时甚至只是一根手指进行魔化,这种部分魔化的掌握很需要技巧,作用也很明显,在持久战中能大幅度节省体能,运用的好的话,甚至能发挥出比全魔身还强的战斗力。

    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和感悟,杜迪安也逐渐掌握了半魔身的技巧,此刻只是魔化出背上的割裂者翅翼,而身体依然是人类姿态。

    看见杜迪安的变化,黛娜淡然一笑,对杜迪安观察到半魔身的事,她早在上次读取记忆时就知晓,只是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就完成了观察思考到实施,旧时代的人果然聪明。

    杜迪安揽住披着战甲的黛娜,起飞,追随在黛娜身后。

    黛娜飞向大海,身体逐渐拔高,渐渐离海面有三四百米高度,并且依旧持续上升。

    杜迪安紧随其后,感觉晒在身上的阳光有种灼烧感,透过遍布核子落尘的云雾,散射出强烈的炽热辐射。

    飞过浅海,一路向前。

    杜迪安体内魔痕力量运动,瞳孔中浮现出一圈一圈淡金色光环,像是昆虫的眼睛,极为骇人。在他的视线中,世界也发生了极大变化,能看见无数极细小的尘埃,在这些尘埃上,似乎还有细小如苍蝇般的虫子趴在上面,时不时振翅飞出。然而,单凭普通视觉,是无法看见这一幕的。

    谁都不会想到,这看似纯净透明的空气中,居然会有这么多细小的尘埃,以及微小飞虫。

    如果是普通人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吸入大量微小飞虫,要不了多久,身体就会垮掉,各种疾病出现。

    在杜迪安眼中,前方的黛娜身体渐渐被渗透,视线穿透了战甲,甚至看见战甲内部的金属材料锻造的纹痕脉络,然后便看见战甲内的电衣。当视线继续渗透,一具洁白的酮体出现在他眼中,但很快,这雪白酮体也快速掠过,进入更深层的画面。

    毛孔在放大,视线变得血红,吸附在表皮组织下错综复杂的毛细血管,深层的静脉、血管,以及骨骼等等。

    黛娜的身体仿佛抽丝剥茧般在杜迪安视线中呈现,毫无秘密可研,也让他完全看清了她体内的构造。

    “这,这身体……”杜迪安瞳孔微微收缩,眼中闪过一丝惊骇,要不是他控制力强,差点就要吓出声音。

    他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一只怪物!

    但视线瞬间退出时,眼前的身影依然是黛娜妙曼的身姿。

    他脸色变幻,心中既是震撼,又是唏嘘,同时还感到几分别样的惊悚。

    如他先前所料,黛娜的体内的确有三道魔痕,其中两道魔痕在身体胸膛的两处丰满下面,而第三道魔痕则在她的后颈处,嵌在颈椎的脊梁骨顶端,隐藏极深。

    那处脊梁骨内部被掏空,垫了一个肉囊,而魔痕便栖息在这肉囊中。肉囊渗出的软组织内混合着极微细的血管,像头发丝一样顺着脊椎骨的间隙飘散出来,与脊椎外面的血肉相连,汲取身体的血液,与全身的血循环共同运转,同时也能将肉囊里的魔痕力量传到出去。

    不得不说,这种级别的实验,简直是一种华丽的艺术,精细得令人咋舌。

    他怀疑,这第三魔痕应该就是黛娜自己殖入的,手法与另外两道魔痕完全不同,更加精致!

    除了这三道魔痕外,最让杜迪安震撼的,却是黛娜体内的各个器官,实在太诡异了,比如说她的胃,那绝不是一个人类的胃,看上去是一团紫黑色的水囊,表面却有一道道两寸左右的软触,牢牢吸附在周围的血肉上,无法撼动。此外,她的肠子就更恐怖了,大肠只有很短的一段,但肠内却遍布利齿。而小肠却像毒蛇一样,有明显的一节一节的凹凸痕,表面有着非同寻常的光滑,肠内壁沾着厚厚的黄油。

    此外,她的骨骼也很奇怪,并非完整的一具,而像是东拼西凑的不同骨骼搭建出的一副骨架。

    “博罗究竟在她身上,做了多少实验……”杜迪安感觉脑海中已经浮现出阴暗实验室中,博罗在实验床前反复解剖一具少女的身体,殖入一个个取自丑陋怪物身上的组织,那感觉太疯狂!

    “看够了么?”黛娜的声音忽然传来。

    杜迪安一惊,瞳孔内一圈一圈的淡金色立刻隐没,恢复漆黑的瞳孔,茫然道:“什么?”

    黛娜偏头瞧来,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淡淡笑意,“你的魔痕能力不是可以透视么,看到我的身体了么?”她吐气如兰,隐隐带着一丝**的感觉。

    杜迪安却没有半分心动,实际上在看到她这美丽身体下面的构造时,他已然提不起半分兴趣,即便她脱光站在自己面前,也只会让他感到恶心,同时也对博罗的心狠程度有了一个新的认知,他摇头道:“我没看,说起来,我们飞过去,会不会遇见博罗,或是那几位王者?”

    见杜迪安生硬的岔开话题,黛娜嘴角一撇,但她已经知晓答案,也懒得追求,随意地道:“我特意绕了一段路,与之前来的地点相隔三百多公里,要是还遇到了他,那就只能算我们倒霉了,不过,我这人向来幸运?!?br />
    杜迪安微微苦笑,可我一向倒霉啊……

    或许这次杜迪安真的沾了黛娜的光,从大海上飞渡而过,一路竟相安无事,既没遇上高空中的烈焰鸟,也没遇见来自海洋中的袭击。

    平安抵达孤地后,杜迪安和黛娜同时长出了口气,黛娜笑着道:“我就说,我的运气不错吧?!?br />
    杜迪安苦笑。

    “走吧!”黛娜步入前方的森林中,继续赶路。

    杜迪安紧随其后,一路直行十几个小时左右,已然是夜晚凌成两三点时分,二人终于遥望到了视野尽头屹立在天地间的战神壁。

    三千多米高的战神壁,仿佛一片连绵的巨山,带来无尽的压迫感。

    “休息一晚,明天中午再出发?!摈炷仁栈啬抗?,向旁边的杜迪安淡淡说道。

    杜迪安点头,晚上偷渡引起雷鸟注意的话,雷电闪动,容易引起帝国边防军的注意,白天稍好一点。

    二人在树林里各自挑选一颗大树,睡在了树杆上。

    周围游蹿过来的森林毒蛇,还未靠近二人,便身体自动断裂,掉落了下去,断成两截的身体痛苦的扭动。

    “你的感知能力好像不错?!倍诺习部吭谑魃?,眺望着夜空,跟黛娜搭话道。

    黛娜淡然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一些么,跟你想的一样,我的第一魔痕就是「育梦者」?!?br />
    杜迪安脸色微变,他的确将她读取记忆的魔痕联想到了「育梦者」,没想到真是如此,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育梦者」的种种信息,奈何,希尔维亚的魔物图册上对「育梦者」的描述极少,只知道此物能够通过毒素,将人拉入幻境中,在战斗时能让人不知不觉陷入幻境。

    从黛娜表现的能力来看,育梦者的能力显然不止于此。

    这应该是最顶尖的五星传奇魔物!

    嗖!

    黛娜忽然身体一动,跳到树下草丛中,抓起一只像兔又像猎豹的魔物,这魔物全身豹纹,但体积却只有兔子大小,头顶还长了两只尖耳朵,不过利齿较长,像剑齿虎的牙。

    杜迪安转头望去,只见她手指魔化,指甲化作一根黑色尖针,刺入到这小魔物的额头中。

    不一会儿,黛娜手指的魔化恢复,她随手将小腿不停抽搐的小魔物抛开,然后跳到了杜迪安躺着的树杆上。

    “怎么?”杜迪安有种不好预感。

    “没什么,看看你这段时间想了什么?!摈炷鹊坏?。

    杜迪安脸色一变,本能地想要抬手反抗,但却从黛娜眼眸深处看见了一缕意味深长的光芒,他忽然想到安装在自己体内的未知东西,一下子沉默下来。

    黛娜身影一晃,瞬间贴近杜迪安,手掌触摸在了他的额头上。

    杜迪安感觉视线一黑,无数画面在眼前翻动,这次的速度比上次更快,大概也就过了几天的时间,他眼睛睁开,却见仍是黑夜,而黛娜已然退开,站在树枝前,饶有兴趣地瞧着他。

    杜迪安知道这些天的想法已经完全暴露,他的脸色完全阴沉下去,不过想到自己对黛娜仍有敌意,他又有些高兴,这代表他的记忆没有被修改。

    “你果然是个威胁?!摈炷让娲⑿Φ厮档?。

    杜迪安听得全身发寒,勉强笑道:“我已经死心了?!?br />
    “我知道?!摈炷任⑽⑿ψ?,“不过,能想到用精神病的方式来干扰我读取记忆,甚至是反过来修改我的记忆,也算是别出心裁了,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br />
    杜迪安露出苦笑。

    “既然你已经死心了,就老老实实跟着我混吧?!摈炷却战诺习?,用手托起他的下巴,轻轻吹出一口香气,带着几分媚惑又不失霸气的说道。

    杜迪安感觉她越来越有男性倾向了,果然是读取了那冷峻青年和自己的记忆,对她也有一定影响。

    “我会的?!倍诺习仓笔幼潘娉系氐?。

    黛娜凝视着他的双眼,忽地一笑,退回到另一颗树上,声音传来,“我可不会再相信你,谁知道你脑子里还会不会想出点什么,睡吧,明天兴许有一场硬战呢?!?br />
    杜迪安嘴角微微牵动,暗叹了口气,这些天的伪装都成了徒劳。

    他知道黛娜为什么会忽然读取自己的记忆,绝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担心偷渡时出现意外。

    面对如此谨慎的敌人,他感觉像肾虚看见美女——力不从心。他就这么躺着,透过树叶间隙,望着漫天星斗。

    星光璀璨,宇宙浩瀚……

    星空永远是那么神秘,美丽。

    杜迪安望着望着,忽然间,他脑海中像被电光击中,陡然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