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杜迪安气愤,随即满脸绝望。

    看见杜迪安的表情,黛娜轻轻一笑,转身离开。

    周围两位鬓发灰白的老者含笑跟上,充分表现出助手的乖顺。

    等病床边的人都离开后,杜迪安脸上的绝望之色渐渐消失,漆黑的目光如深潭般看不见底,在黛娜说要给他安装点东西时,他就想到了这一点,因此没有任何意外。

    而且,对他而言,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破解黛娜读取记忆的办法,从她身边离开。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就算他体内隐藏着随时会爆裂的炸弹,他都没有心情去顾及。

    不过,黛娜此举,倒是让他小小心安许多,这说明黛娜暂时没有再读取他记忆的打算,所以他才故意露出悲愤绝望的表情,显得自己彻底死心。

    只是,究竟该怎么破解她的记忆读???

    想到此处,杜迪安心中真的有些无力和绝望,无论他想到什么,在记忆被读取时,他的想法都会被黛娜窥探,从而破解,毫无意义。

    这就像一个时空饽论,没有任何解答。

    冥思苦想一夜,杜迪安依然毫无头绪。

    次日,黛娜一早便来到实验室,看见躺在床上浅睡的杜迪安,上前拍了拍他的脸,将其唤醒,“起来,今天陪我一起制作电衣和蓄电池?!?br />
    杜迪安睁开眼,知道她打算返回神罗帝国了。

    没有反抗,没有询问,杜迪安死气沉沉地爬起,眼眸中毫无生机的样子,像一具傀儡,行尸走肉,默默起床,默默洗漱,默默吃完准备好的早餐,默默地跟随着一个老头来到黛娜制作电衣的实验室中,里面堆积着早已大量已经加工冶炼好的材料。

    这些材料是倾尽整座城池内各个工坊连夜赶制而出,集整个城池的工业力量和人力,进展迅速。

    “除了电衣,我们还需要一套战甲,穿在外面,防御雷鸟的利爪攻击,这个交给他们去打造,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制作电衣和蓄电池,以及电球?!摈炷瓤醇诺习驳嚼?,立刻跟他说起自己的想法和计划。

    杜迪安默默听完,说道:“绝缘电衣的材料不能用铝线组,虽然这算是比较不错的绝缘材料,但在较高的电压下,容易融化,塑料也是一样?!?br />
    黛娜点头,道:“我知道,这里的铝有另外的作用,我们先制作电衣吧,你来给我打副手?!?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他的记忆被黛娜读取,他所懂的那些知识,黛娜也懂,而他不懂的,黛娜同样懂,知道的比他还多,所以他也没什么可卖弄的,只能老老实实地给他当下手。

    在实验中,时间过得浑然不觉。

    两天后,两套绝缘电衣被制出,经过不同电压的测试,最终被杜迪安和黛娜选定,虽然这两套绝缘电衣的绝缘性依然无法抵抗过高的电压,但已经是目前能够制造出的最好的一套电衣了。

    而且考虑到绝缘材料的局限性,黛娜还在电衣上安装了导电装置,当电压过高,电衣便会吸收一部分电压,储存到电衣后面连接的蓄电池中。

    每件电衣后面有八块长条蓄电池,此外,而且制作的绝缘材料背囊里还储存了近八十多块蓄电池,当电衣内的蓄电池全都充满后,便可替换。

    此外,黛娜还突发奇想,制作出电球,以及电极棒。电球开启后的三秒,就会释放电流,电极棒则是两根短小的棒子,相互撞击,就会产生电流,原理十分简单。

    之所以制作这两样东西,便是考虑到雷鸟栖息在云端,以雷电为食,当遭遇成群的雷鸟时,兴许能用电流引开它们,给自己争取逃命的时间。

    当一切准备妥当后,又过一日,黛娜整装待发,召集杜迪安和海利莎,一同离开了这座古城。

    想到刚抵达东大陆,就要再次返回神罗帝国,杜迪安心中不免有些遗憾,感觉自己如今就像随波逐流的浮萍,生死不由自己。

    “这里面是什么?”杜迪安看见黛娜明显多了一个背包,有些好奇问道。

    黛娜也没隐藏,大大方方地道:“是东大陆的一些传奇烈焰魂虫,等回到希尔维亚找到你的超级芯片后,我们就可以继续进行博罗的实验。这实验我大概知道一些,你放心,我有把握,如果在超级芯片里得到一些有用的知识的话,把握就更大了,你很快就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第一个长生不死的神!”

    杜迪安嘴角微微牵动,自己的命运果然没有被改变,他嘲弄地道:“就算是神,也要听从你的命令,不是么?”

    黛娜顿时露出笑容,似乎这句话戳中了她心中的痒处,格外舒服,心情很好的拍着杜迪安的肩膀说道:“别这么沮丧,只要实验的方法是对的,在你成神后,我也会成为不朽的神,而且我们能制造出大批的神,统治这个世界,那时候,你就是我的头号大将,我不会亏待你的,甚至,可以给你自由!”

    杜迪安眼眸一亮,“自由?”

    黛娜笑得更开心,“没错,自由!”

    杜迪安微微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眼中不再是先前一片死灰的木然状态。

    看见杜迪安的变化,黛娜轻轻一笑,向前抬手一挥,颇有君临天下的姿态,“这个世界,很快就会是我们的了!”

    “但愿如此?!倍诺习菜档?,他想了一下,望着她道:“你能够改变那个人的记忆,应该也能改变我的记忆吧,为什么你不这么做呢?”

    黛娜微微抿嘴,轻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告诉你也无妨,改变记忆对我来说虽然不难,但对受害者的影响却不小,那人的大脑神经应该已经损伤了不少,短时间内还看不出什么,等日子一长,就会渐渐出问题,比如失忆,反应迟钝等等,严重的话,甚至会痴呆?!?br />
    杜迪安怔住,没想到还有这么大风险,难怪黛娜没有对他实施,大概是不想伤害他这个“实验体”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微微苦笑。

    “偷渡回去的时候,要是遇上雷鸟群的话,你可不要不听话哟?!摈炷茸繁鹩猩钜獾乜醋潘?,“你也不想让她跟你一起埋葬吧!”

    杜迪安知道她的意思,担心自己遇上雷鸟群的时候,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跟她鱼死网破。

    “我不会干蠢事的?!倍诺习菜档?。

    “那就行?!摈炷鹊阃?。

    半日后,在黛娜的带领下,几人回到了海岸边。

    此刻正值中午,烈阳高照。

    黛娜看了看天色,转过头,目光忽然注视着杜迪安的双眼,“你的魔痕能力,应该恢复了吧?”

    杜迪安心中一惊,毛孔不自禁地收缩,本能地想要否认,但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忍住。没错,这几天陪着黛娜做实验时,他便感觉自己的体能在逐渐恢复,视野也变得越来越辽阔,力量在迅速增长,魔痕的力量再次回归身体,全身都充斥着强大的感觉。

    不过,他一直小心隐藏,在实验中也尽量表现得跟以往一样,没想到还是没能瞒过黛娜。

    否认?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会不会读取自己的记忆?

    毕竟读取记忆而不修改的话,对自己没什么损伤,她肯定不介意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