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黛娜调遣苦力,将仰月殿改造成了实验所,大批的材料被运输到殿外的广场上堆积着。

    让杜迪安惊讶的是,这座看似古老的庇护所,科技并不落后,居然有电能。当然,这电能也只掌握在上流权贵手中,应该是从东大陆帝国中带出来的技术。

    当仰月殿改造完后,黛娜全心投入到实验当中,叫来这座庇护所里科研院中的大师当助手。

    杜迪安得到黛娜的命令,不得擅自离开仰月殿,只能无所事事的在大殿周围转悠,想着脱身的办法。

    自从知道黛娜能篡改记忆后,他便一直考虑着该如何防备她篡改自己的记忆,他可不希望自己沦落到那位冷峻青年的地步。

    只是,任凭他如何思考,都感觉有些无解。

    毕竟,从黛娜知道利用电能躲避雷鸟这点就能看出,她不但能查阅记忆,还能掌握你内心的所有想法。

    无论他有什么计划,当被她读取记忆后,都会被一并了解。

    “我的记忆,应该还没有被她篡改,否则我不会想要离开她……”杜迪安坐在殿外的石栏上,望着前方来来回回搬运材料的金甲侍卫,眼中陷入沉思。

    他反复回忆着黛娜先前掌握这座庇护所的所有画面,所有细节,慢慢地,他找到了原因,黛娜篡改记忆时,应该会造成不小的损害,或是抵触。

    这点从冷峻青年记忆被读取后的痛苦表情就能看出一二,他记得自己当时从病床上苏醒时,并没有太大的痛苦,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当时黛娜并没有篡改杜迪安的记忆,毕竟,博罗就在旁边,如果他表现出异样,博罗就会知道她做了手脚。

    而在后面,他也是博罗始终关注的对象,黛娜找不到机会接触他,篡改他的记忆。

    再后面就是一路逃亡,黛娜同样没有机会对他出手。

    不过,当逃到这边东大陆时,黛娜却有机会对付他,只是却迟迟没有出手,不知是何缘故。

    难道是知道他无力脱身,所以有恃无恐?

    杜迪安想不通,或许这里面有更深层的原因,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对他而言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等我的魔痕能力抑制结束后,她应该会对我有所防备,最好的办法,就是篡改我的记忆,必须要事先提防?!倍诺习材妓髯?。

    只是,说来容易,可是要如何提防?

    当黛娜想要篡改他的记忆时,他的想法也会被知晓,包括他此刻的思考,都会被黛娜了解,谈何提防?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悲凉。

    “我刚出生时的记忆,都被她翻了出来,就算我事先制定好计划,然后将计划遗忘,也会被她探知到,该死,我现在的想法,她也会知道,进而更深入的挖掘……”杜迪安忍不住揉着头发,恨不得将脑袋拧下来,实在是太烦心了,太苦恼了。

    想了没用,不去想的话,难道要坐以待毙?

    他感觉比落在博罗手里还要无力,至少那时候自己的思想还是属于自己的,就算心中MMP,博罗也不会知道。

    在他心情烦躁时,忽然间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叫唤声。

    “少主,少主!”

    “少主您在哪?”

    “少主快出来,您可别吓我们?!?br />
    声音并不好听,是一个身材走样的妇女声音。

    杜迪安心情正烦,循声望去,只见这妇女前方不远处的一堆铜板材料前,躲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穿着绸缎华服,打扮显贵,此刻正一脸傻笑,又带着几分得意。

    “少主在这?!迸员咭桓鲈耸浣ú牡慕鸺资涛揽醇倌?,立刻向那妇女叫道。

    妇女大喜,立刻跑了过来。

    少年听到有人告密,怒瞪了金甲侍卫一眼,忽然发疯一样扑了过去,抱住他的手,张口就咬。

    金甲侍卫有些慌张,连忙抱住少年,道:“少主,别磕坏了您的牙?!?br />
    少年不依不饶地挣扎,张牙舞爪地伸手朝他喉咙抓去。

    这时,妇女已经跑了过来,连忙道:“少主,您别伤了身子?!?br />
    少年转头看着她,又看了看面前的金甲侍卫,忽然间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脚乱蹬,哇哇大哭起来,哭得像个孩子,准确的说,像个婴儿。

    妇女似乎早有应对,从口袋里飞快摸出一个糖果和小木偶递给他,哄道:“少爷,您看这是什么?”

    少年睁眼望去,看见糖果和木偶,立刻止住了哭声,一把抓住,嘻嘻傻笑。

    妇女和金甲侍卫都松了口气,金甲侍卫朝妇女略一拱手,便匆匆离开,生怕再惹祸上身。妇女则牵起少年,拍打干净他身上的灰尘,哄着他道:“少爷听话,我们回去,糖果国王在等你,再不回去它们就要出征了?!?br />
    少年听到她的话,立刻紧张起来,抓住她的手向前飞跑。

    “少爷,您慢点……”妇女忙叫。

    望着他们的背影渐渐远去,杜迪安翻了个白眼,为这一段插曲赶到无聊,刚要起身返回大殿,忽然,他脑海中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怔在当场。

    “弱智……傻子……”他喃喃自语。

    “傻子……”

    “傻子……”

    他自语念叨,迷惘的眼眸却渐渐的越来越明亮,他忽然想到一个存在——精神??!

    精神病是什么?

    杜迪安并没有认真去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所以他的理解跟大多数人差不多,在他看来,精神病是难以理解的人,神经兮兮,有着无法理解的想法。

    没错,就是无法理解!

    一个正常的人,怎么可能会理解精神???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笑,就像在绝境中忽然间看见一道曙光。

    “原来,她的这个魔痕能力,也不是无懈可击的!”杜迪安感觉自己居然意外找到了黛娜能力的破绽,读取记忆固然能翻阅别人的所有记忆,并且了解别人的想法,可是,在这个过程中,黛娜自身难道不会被干扰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杜迪安想到黛娜读取完冷峻青年的记忆后,转眼间对冷峻青年发号施令时的孤傲姿态,仿佛久坐王位的君主,这种气质的变化非常明显,他之前没有注意,但这段时间反复回想这些细节时,却还是被他留意到了。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黛娜本身就具备这样的气质,毕竟最开始她表现出来的姿态,便有一股女王般的威仪,只是如今更加明显了。

    这个发现,并不能作为强有力的证据,但杜迪安还坚信另一个观点:当你凝望黑暗久了,你的双眼便会适应黑暗。

    通俗来讲,看得越多,变化越多,就仿佛一个人成长的阅历。

    人会因见的东西多了而成熟,也会因不同的环境生成不同的性格,而每个人的记忆,都是每个人自身的环境,当黛娜读取记忆时,也等同于经历了一遍这样的环境,性格难免会有些改变,被添加点什么。

    如果她看到的是一个精神病的记忆呢?

    她是否也会变成精神???或是变得神经质?

    不过,杜迪安自然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精神病,但他可以试着让自己的想法变得类似于精神病一样复杂,怪异,构思出各种奇怪的念头。

    当黛娜读取他的记忆时,这些念头也会涌入黛娜的脑海,与她自身的世界观撞击。

    想到这里,杜迪安渐渐兴奋起来,这是一个绝地反击的神点子!

    他开始冥思苦想,思索着具体的实施过程,以及诸多会对黛娜的思想造成冲击的奇怪想法。

    时间不知不觉间过去,天暗了下来。

    当一个侍从过来通知杜迪安吃晚餐时,杜迪安才惊醒过来,这才发现天色竟昏黑了下来,他居然在这里坐了一整个下午!

    他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跟着侍卫回到殿内,餐桌上留着他的那份晚餐,黛娜坐在上位,吃着中式特色的晚餐。

    杜迪安看见这久违的熟悉餐点,顿时感觉一阵怀念,来到桌上坐下。

    “这么大人了,吃饭还要人叫?”黛娜等他入座后,瞥了他一眼说道。

    这一眼似乎带着深意,洞悉一切。

    杜迪安心中一凛,表面却神色如常,淡淡地回了一句,“这不是怕打扰你工作么?”说着,低头吃饭。

    黛娜没再说什么,吃完自己的那份后,伸了个懒腰,道:“中式餐食的确不错,比以前吃的那些有味道多了?!?br />
    “至少丰富点?!倍诺习菜婵诖盍司?。

    黛娜吃完便起身离开了。杜迪安望着她的背影,心中的兴奋却忽然渐渐熄灭,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一个明显的漏洞。

    让黛娜读取精神病的记忆,的确能改变她的思维,但,也仅仅只是改变。

    也许这种改变,会让她变得更暴戾,更疯狂。

    而他的结局,却不会就此改变。

    何况,他无法做到变成一个真正的精神病,那就意味着他先一步自我毁灭了。

    当黛娜读取他的记忆时,他设立的诸多想法,都会被黛娜掌握,包括这些想法的原因、目的等等,全都会被她了解。

    所以,他一下午的冥思苦想,只是白费了。

    他心中的激动再一次被浇熄,感觉晚餐也变得索然无味,如同嚼蜡。

    在极缓慢的吃完晚餐后,杜迪安慢慢从失落和绝望的心情中平复下来,收拾心情,觉得至少能够再尝试下,或是想想别的办法。

    只要不放弃,也许还有出路。

    在自我安慰下,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边继续思索,一边慢慢进入了梦乡。

    又过两天。

    杜迪安被黛娜叫到了仰月殿一处被单独隔离出的实验室中,这实验室的模样,竟跟博罗地下基地中的实验室相差不多,看得杜迪安心中一沉。

    黛娜,果然继承了博罗的想法,不但将他当成了实验品,还想要在他身上完成博罗的实验!

    “不用紧张,只是给你安装个小东西?!摈炷韧帕成醭恋亩诺习?,表情显得十分淡然,从旁边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手里接过一个调剂好的注射器。

    杜迪安望着注射器里的液体,知道是麻醉剂,他神色木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

    当麻醉剂注入后,杜迪安感觉身体渐渐麻痹,失去知觉,他被黛娜摆弄到病床上,锁住了手脚。

    “好好睡一觉吧……”黛娜又接过一个注射器,里面的液体是蓝色液体。

    她将其注射到了杜迪安的颈脖静脉上,很快,一阵困意袭来。

    杜迪安勉强睁眼,却发现极其吃力,眼皮似有千斤重,他咬破舌尖,微弱的疼痛刺激下,稍微清醒一些,但也就几秒钟的功夫,无尽的困意再次袭来。

    杜迪安终于坚持不住,视线黑暗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杜迪安感觉脑仁一阵疼痛酸胀,他心中倏然一惊,浑噩的意识瞬间惊醒,难道说,在自己昏睡的这段时间,记忆被她篡改了?!

    很快,他紧绷的肌肉便又放松了下来,他感觉到自己对黛娜仍抱有敌意,单凭这一点,就能确定自己的记忆应该还是完整的。

    下一刻,他便感觉到颈脖处传来微热的灼烧感和撕痛,慢慢转动眼珠看去,一阵柔和的白色光线照耀在脸上,周围是几个年迈的身影走来走去,手里拿着奇怪的材料。

    这时杜迪安才注意到,这实验室里的许多东西,与电能并无多大关联,黛娜似乎并不是在制作绝缘电衣的实验。

    其中一个年迈老者看见杜迪安醒来,立刻转身匆匆离去,不一会儿,黛娜的身影出现在病床边,俯身望着杜迪安,颈脖处露出鼓起的胸膛沟壑,伸出白嫩柔软的小手摸在杜迪安额头上,感受一会儿,点头道:“烧退了,不错,你感觉怎么样?”

    杜迪安想到她之前说的话,微微张嘴,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自己都听不出,“你,给我的安装了什么?”

    黛娜嘴角勾起,轻轻一笑,“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把博罗准备给你安装的东西,提前给你安装了,以后你如果想要背叛我的话,这东西立刻会取你性命!”

    说到这里,她眼睛一眨,“不管你变得多强,都会要你小命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