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过,当然知道?!摈炷鹊幕叭枚诺习参薹ǚ床?,他忽然觉得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博罗既然知晓东大陆,自然是曾经去过。

    “第一次经过这里时,我们就险些被一只会飞的海怪袭击,这片海域对东大陆来说,就像环陆的海域防线,只能白天横渡,或是乘坐东大陆的隐形飞艇?!摈炷雀诺习步步獾溃骸暗前滋旌岫傻幕?,也有很大风险,虽然日光照射能避免海域怪物袭击,但烈焰鸟在白天活动频繁,偶尔也会到低空猎食其它飞行异类?!?br />
    杜迪安恍然,心中却对她提到的“隐形飞艇”有些好奇,看来东大陆帝国的科技水平,并不弱于神罗帝国。

    “你们去过,为什么又要回到这荒凉的地方?”杜迪安问道,他不信以博罗的实力,在东大陆找不到藏身之所。

    “这荒凉孤地离战神壁近,方便我们观察战神壁的情况?!摈炷鹊溃骸岸以诙舐骄幼?,没有你想象的舒服,尤其是他,他早先初次光临东大陆时,意外暴露了身份,引起了东大陆的警戒,一旦在东大陆再次暴露的话,后果非常危险!”

    杜迪安微怔,很快明白了过来。

    这东大陆帝国对神罗帝国王者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大秘密,但东大陆帝国能够屹立不倒,没有被攻陷,显然也有王者级别的存在。

    这时,杜迪安再次感觉到海怪身体一阵摇晃,他的身体也随之倾斜,有点像坐过山车的感觉,他没有再跟黛娜交流,以免让她分心。

    半小时后,经历过数次战斗的海怪渐渐慢速了下来,杜迪安明显感觉到摇摆的感觉轻缓了下来,没过多久,黛娜开口道:“到了,准备上岸?!?br />
    杜迪安心中一松,这时,忽然看见一缕微光从上方照耀下来。

    借助这缕微光,杜迪安勉强看清了眼前站着一个狰狞怪异的怪影,像只巨型蜘蛛,吓他一跳,但很快便想起这是黛娜魔身的形态,只见她的蛛腿刺入四周的肉壁中,深陷进去,似乎跟这海怪合为一体,就像长在上面的一颗毒瘤。

    “走!”黛娜喝道。

    杜迪安目光扫向一旁,看到另一个俏生生站着的倩影,当即一把抓住她的手,纵身向上方微光照来的通道处跃去,短短数米的距离,很快便跳了上来。

    海浪声从四周拍打过来,腥味的海水湿气弥漫在四周,杜迪安看见自己站在了一条漆黑的鱼背上面,背后是黑乎乎的大海,无边无际,令人心中生畏。

    而在前方数百米外,是一片浅滩。

    脚下这海怪的身体厚度太高,无法游入这片浅滩。

    也不知是不是天色缘故,浅滩中的海水看上去依然漆黑无比,能看见嶙峋的礁石凸起,他不敢直接跳下水游过去,虽然是浅滩,但里面多半也有不少小型海怪,其中也不乏一些剧毒系海怪。

    他想要展开翅翼飞过去,忽然想起自己魔痕能力仍被抑制消除,只能将目光转向身边的海利莎身上,吹起口哨。

    海利莎很快进入魔身状态,杜迪安抱住她的身体,让她带着自己飞了过去。

    在他飞起后,下方的海怪忽然低吼一声,发出海牛般的低沉嚎叫声,带着几分痛苦。下一刻,一道黑影从鱼背中间的通道里飞射而出,身体在半空中变化,背部展开了蝙蝠般的翅翼,极速追来。

    杜迪安望着追随上来的黛娜,目光微微闪动,这是一个难得的逃命机会!

    他念头刚起,但很快便又凉了下去,如今他想要逃命,唯一的依靠就是海利莎,但海利莎的指令,黛娜全都知晓,只怕还不等他让海利莎发动袭击,或是逃离,黛娜就会反应过来,用指令限制海利莎,并将他擒住。

    “再等等……”杜迪安心中默默道,机会总还会有的。

    这时,海利莎带着他落在沙发上,黛娜也随之降落,收起了魔身形态。

    杜迪安也让海利莎恢复到人类模样,抬头望着沙发外的远方,有稀疏的巨树,在更远处似乎是一片平原。

    “现在去哪?”杜迪安问。

    黛娜打量了四周一眼,眉头微蹙,过了片刻,目光望向杜迪安,道:“让她进入魔身,带我们离开,省得留下足迹?!?br />
    杜迪安微微皱眉,虽然有点不舒服,但知道她说的没错,当即让海利莎再次进入魔身,然后从侧面抱住。这时,黛娜也从另一侧抱了过来。

    杜迪安怔道:“你不是能飞么?”

    “我要节约体力?!摈炷绕沉怂谎?,虽然表情淡漠,但眉宇间隐隐有一丝疲倦。

    杜迪安想到先前她控制那偌大的海怪,应该对体力和心神都消耗很大,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朝那边?!摈炷戎缸欧较?。

    杜迪安让海利莎顺着她的手指方向飞去。

    转眼飞了两个多小时,沿途的风景单调而枯燥,大多是平原和连绵起伏的山丘,偶尔也有森林,但几分钟便飞过。

    “等等!”黛娜忽然叫道,“快降落!”

    杜迪安一惊,立刻让海利莎降落下去。

    “收敛气息,有火龙异族!”黛娜低声道。

    杜迪安脸色微变,一边收缩毛孔隐藏气味,一边低声道:“这火龙异族难道是东大陆帝国的魔物?怎么会出现在海对面的荒凉孤地,它们能飞?”

    “谁告诉你他们是魔物的?”黛娜目光紧盯着远方一处,头也不回地说道。

    杜迪安怔住,愣道:“那是什么?”

    黛娜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过了片刻,杜迪安的视线中也远远地看见一抹微弱的红光,在极远的地方掠过,转眼间便沿着前方直线跑去,消失在视野中。

    黛娜站起身来,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道:“走吧?!?br />
    海利莎带着杜迪安和黛娜再次起飞,一路上顺着黛娜指的方向,歪歪扭扭的曲线飞行,沿途尽是荒地,以及成群的魔物。

    杜迪安发现,这里的魔物似乎普遍实力不高,一路上遇到的魔物数不胜数,但最强的也只是勉强在深渊水准,比神罗帝国内清扫过的荒地还要“安全”。

    “到了?!焙鋈?,黛娜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