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知道她说的没错,只是……

    “你能从海里活下来?”杜迪安望着眼前的黑暗,虽然看不见黛娜,但能感受到她的呼吸,知道她就在自己面前,她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说明多少有些把握。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毙珊斐づ埙炷鹊蜕?。

    杜迪安心中微凛,没想到她真有这样的本事,他轻轻细嗅,闻到了海利莎的气味,心中稍微放松几分,从先前进入大海时看见她带上海利莎一起,就知道她不会半路将其抛下,心中不免有些感激。

    不过,她知道他带上自己,应该有她的目的。

    “我们能从这海洋魔物的肚子里出去么?”杜迪安问道。

    猩红长袍黛娜低声道:“不能,现在出去的话,外面全是其它海洋魔物,我们会被撕碎,这里是我暂时的庇护所?!?br />
    “庇护所?”杜迪安心中一动,“你是有意让这只魔物吞下我们的?”

    “嗯?!?br />
    “你为什么要背叛你爸爸?”杜迪安瞧着眼前的黑暗,他知道黛娜肯定能看见他的表情,所以没有掩饰自己的怀疑。

    空气陷入短暂的沉寂,过了几分钟后,黛娜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嘲弄的口气,“爸爸?呵,从你们人类的角度来说,他孕育了我们,的确算是我们的爸爸,但你也看见了,我们在他眼里,不过是他实验的工具罢了,你知道他叫我什么吗?”

    “什么?”杜迪安微愣,不是都叫黛娜吗?

    黛娜似乎看见杜迪安的表情,轻笑一声,带着几分讥讽的意味,“我们都有两个名字,一个叫黛娜,这是跟他一对一周围没有别人时,他才会用的称呼,但在有其他‘黛娜’在的时候,他会用另一个名字来区分我们,比如我的名字,叫「六十七号」!”

    “六十七号?”杜迪安一怔,随即瞳孔微缩,“这是他培育你们的生产序列号?!”

    “生产……”黛娜听到这个词,嘴角微微牵动,“说的很形象,的确是生产,实际上,我不是最后一个生产出来的,在我后面还有很多,很多,但是,你也看见了,如今能够活下来的,却并不多,而其他的‘黛娜’,全都死在了他的手里,成为他的实验品?!?br />
    杜迪安虽然有所预料,但还是感到一阵心悸,以及莫名的唏嘘。

    先前博罗抱起被他折磨的黛娜时,那轻柔的动作和极尽温柔的目光,让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任谁都会认为对方是一个慈爱的父亲,谁能料到后者却亲手埋葬了多少个“心爱”的黛娜。

    “你也许不会知道,亲手将那些被实验解剖,埋葬的‘黛娜’送入火炉中的感受,对我来说,她们就是我,我就是她们?!摈炷鹊纳舸偶阜制嗳?,并不像先前表现出的女王般的孤傲,反而惹人怜惜,“我只是幸运一点,侥幸成功了,所以能够活下来?!?br />
    杜迪安微微默然,过了片刻才说道,“他给你们统一起名‘黛娜’,这个名字应该对他很重要吧?”

    “那又有什么用?我们毕竟不是真正的‘黛娜’,我们只是实验品,一个替代品,一个抚慰他孤独心灵的木偶,仅此而已?!摈炷任⑽⒗湫σ簧?。

    杜迪安想到那个感染病毒的黛娜,以及博罗对其冷漠的态度,知道她说的没错,这些克隆体,说起来都只是博罗制造出来的实验品,一种可悲的存在。

    “另外两个似乎对他忠心耿耿?!倍诺习埠鋈幌氲较惹凹复稳攵运值陌滓瞒炷?,后者对博罗的忠诚显而易见,并不像伪装。

    “当然?!摈炷鹊挠锲鋈坏吕?,“如果不够忠诚,他也不敢将我们留在身边,曾经就有一个准备背叛他,逃离那魔窟,但被他及时察觉给回炉了?!?br />
    “这么说来,你隐藏的倒是很好?!倍诺习灿锲崴傻氐?。

    黛娜不置可否,没再搭话。

    黑暗中又陷入寂静。

    杜迪安感觉周围的肉壁微微挤压过来,在轻微摇晃,似乎这只海洋魔物在极速游动,他不禁问道:“我们就一直待在它的肚子里么,万一它跑到深海里去了怎么办?”

    “不会?!摈炷鹊?。

    杜迪安听到她笃定的语气,愕然道:“为什么?”

    “因为我在控制它?!?br />
    黛娜的回答让杜迪安目瞪口呆,刚要说点什么,忽然想到这位黛娜的魔痕能力,能够翻阅记忆,而翻阅记忆的前提,显然是需要连接他的大脑,难道说……她还能连接上魔物的大脑?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这个能力实在是牛逼到逆天!

    为什么自己没那么好的运气,遇上这么强悍的传奇魔物?

    否则的话,他感觉自己的人生会轻松许多,早就能够统一希尔维亚,甚至依靠这魔痕读取的正确路线,提前到达神罗帝国中,并且依靠这能力混上深渊之主的层次,还能刺探到无数帝国机密。

    思绪持续跑偏了一段时间,随着周围一阵剧烈颠簸,杜迪安才惊觉回神,“怎么了?”

    黛娜没有说话,黑暗中似乎只剩下他一人。

    好在微弱的鼻息声告诉他黛娜仍在。

    过了几分钟后,杜迪安感觉周围扭动的肉壁又恢复了松弛,这时才听见黛娜的声音传来,“刚遇到一只猎食魔物,差点出事,还好我们运气不错,入海时就遇见一只厉害的海洋魔物?!?br />
    杜迪安松了口气,随即苦笑,“这应该算是倒霉吧?说起来我们刚一入海就被吞了,那是什么魔物,被杀了么?”

    刚问完,就听见黛娜没好气的声音说道:“那是我,白痴!”

    杜迪安:“……”

    “是我的第二魔身?!摈炷确烁霭籽?,解释了一句。

    杜迪安这才醒悟过来,想到黛娜入海前的身体变化,知道她所言非虚,这么看来,她吞下自己,应该是要给自己提供氧气,同时隐藏自己的气味。

    想到那记忆犹新的狰狞怪嘴,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这魔身得多大,才能够将他一口吞下?

    “既然你有这魔身,博罗为什么不让你入??刂埔恢荒?,然后带我们夜晚赶路?”杜迪安又想到一事,立刻问道。

    过了一会儿后,才听到黛娜淡然的语气说道:“这是我的秘密,他可不知道?!?br />
    “秘密?”杜迪安更惊讶了,“你的魔痕不是他给你殖入的么?”

    黛娜却没回答杜迪安,显然是不想把这个秘密说给杜迪安。

    杜迪安却觉得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他感觉以博罗的谨慎个性,要说这位黛娜隐藏了叛逆之心无法察觉,是她演技够高,可身体上的秘密,居然也能隐瞒住,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你为什么要带上我们?”杜迪安换了一个问题。

    沉默片刻后,黛娜才再次开口,说的话却让杜迪安全身忽然一阵发冷,“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差不多吧?!?br />
    “差不多?什么差不多?”杜迪安身体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黛娜的声音缓缓传来,“我看过你的所有记忆,你跟我一样,也是举目无亲,我们都算是孤儿吧,呵呵,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想让这个世界看看,它能够遗弃我,我就能毁灭它!”

    杜迪安怔了怔,心情有些复杂,纠正道:“遗弃你的是博罗,跟这个世界无关?!?br />
    “不!”黛娜声音铿锵有力,决然无比,“他只是这个肮脏世界的一部分,是这个世界让他变得更加肮脏,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净化这个世界!”

    杜迪安微微张口,却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她的思想居然隐藏着这么偏激的想法,简直就像是走火入魔一样,从一个人身上得到的恶,转而憎恨了整个世界。

    “你难道不厌恶这个世界?”黛娜似乎看穿杜迪安的想法,语气有些冷酷,“我知道,你虽然不说,但你骨子里是跟我一样的人,你真正喜欢的是你童年时的那个旧时代,那个干净又美好的世界,而不是苏醒后长大的这个世界,所以你学会了杀人,越杀越多,而且心里毫无愧疚,对你来说,他们就像另一个世界的动物,甚至不能称之是「同类」,人在猎杀异类时,心中从来不会有慈悲?!?br />
    “所以,对这个世界来说,你才是真正的恶魔!”

    杜迪安微怔,过了片刻,缓缓摇头,“你说的不对?!?br />
    “不对?”黛娜声音泛冷,有一丝不悦。

    杜迪安却没有惧意,说道:“我一开始从未想过杀人,但却已感受过死亡的威胁,当我感受到别人想要杀我,甚至能够不付出多大代价就能杀死我时,我才真正清醒过来,我第一次杀人,杀的是位年迈的炼金术士,失手误杀,也正是那一次,让我体会到了杀人的感觉?!?br />
    “很多东西就是这样,当你开了头,就无法再收住尾?!?br />
    “尤其是越来越多的人,让我觉得该杀,该死,甚至杀死他们,都不足以当作惩罚!”

    “只可惜,死亡已是最大的处罚底线?!?br />
    “你难道没有恨过?”黛娜冷冷质问,语气中充满不信的态度。

    杜迪安知道否认她也不信,但他并未想否认,“在最绝望时,我憎恨过,但那种绝望的态度不是永久的,当从那种心态中摆脱出来时,我就不恨了,我知道我的敌人是谁,我该杀谁?!?br />
    黛娜嗤笑一声,“愚蠢?!?br />
    杜迪安却没生气,他感觉说出这些话后,自己的心灵变得更纯粹,就像受过洗礼一样,更认清了自己的目标,自己的信念。

    只是……

    他心中始终有一个忧虑,就像一块心病。

    “也许有一天,当我彻底绝望时,也许真的会变得跟你一样,想要毁灭一切?!彼壑杏屑阜帚?,喃喃自语道。

    黛娜微微冷笑,却没说什么。

    在漫长的寂静后,杜迪安听到一声吼叫从外面传来,他心中一凛,下一刻感觉身体猛地被撞击到了一样,甩到了另一边的肉壁上。

    “该死!”黛娜低声咒骂一句。

    这时,杜迪安感觉周围软绵绵的肉壁绷劲,转眼间化作钢板一样坚硬,身体随之左右摇晃起来,似乎这海洋魔物的身体在飞速向前游蹿。

    嘭!

    嘭!

    撞击声不时传来。

    这海洋魔物的身体疯狂扭动翻转,而杜迪安的身体也随之翻滚,甩得七荤八素。

    过了十来分钟后,外面的战斗才结束,再次回归平静。

    杜迪安见这只海洋魔物还活着,心中松了口气,向黛娜道:“还能坚持到上岸么?”先前战斗那么激烈,估计这海洋魔物已经受了不少的伤。

    “看运气?!摈炷然亓巳鲎?。

    杜迪安微微默然,在这无边的大海中,魔物数不胜数,的确只能看运气了。

    “这个世界,真的很糟糕啊……”他心中轻轻一叹,想着万一运气差,这只海洋魔物遇上更恐怖的魔物被撕碎了,他们免不了要葬身鱼腹,或许,自己最终的结局就是如此吧。

    想到这里,心中不免遗憾。

    忽然,他想到一事,问道:“这大海上空有什么怪物么,为什么晚上不能飞过去?”

    黛娜冷哼一声,道:“你知道海的对面是什么吗?”

    “不是东大陆吗?”杜迪安当然记得。

    “那你知道东大陆上有什么吗?”

    “什么?”

    “另一个帝国?!?br />
    黛娜的话让杜迪安心中狠狠一跳,先前的猜测,再次证实了。

    东大陆上,果然有幸存者。

    “跟神罗帝国一样的帝国?”杜迪安不禁问道。

    “不然怎么叫帝国?”黛娜反问。

    杜迪安噎了一下,随即问道:“可这跟晚上不能飞跃大海有什么关系?”

    “白痴!”黛娜没好气道:“神罗帝国的上空有雷鸟,东大陆帝国的上空自然也有防御,就是我们先前遇见的那些烈焰鸟!这烈焰鸟栖息在云端上,据说以日光为食,所以不能飞太高,容易惊动到它们。如果飞太低的话,会引起海洋里一些恐怖魔物的注意,这些魔物居住于深海,有的视力极差,近乎于瞎子,有的视力却很好,已经适应了深海的黑暗环境,而那些视力极差的深海魔物,对海里游的魔物反而视而不见,对半空中飞的东西,却会当成猎物?!?br />
    “就算当成猎物,难道它们还能飞起来不成?”杜迪安脸色古怪,道:“而且,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